【原创】交易所发函“急急如律令” 东方金钰终止控制权转让
财经

【原创】交易所发函“急急如律令” 东方金钰终止控制权转让

2019年02月28日 00:40:29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研究员 黄晴缨)强监管下,东方金钰最终放弃向中国蓝田转让控制权。

2月27日晚,东方金钰公告称,因中国蓝田仍未就相关事项提供充分有效的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宁审慎决定终止本次收购事项。

财联社发现,自2月1日晚东方金钰宣布将易主中国蓝田后,短短17天时间,上交所对其连续发布两份问询函和一份监管工作函,然而东方金钰至今都未能给予回复。

如今,控制权转让已确定终止,这意味着这宗交易案背后的重重疑点或许将变成未解谜团。万幸的是,上交所在2月12日下发的监管工作函中曾表态,后续如发现东方金钰及相关方存在信息披露违规情形,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将启动纪律处分程序,严肃追责,并提请中国证监会核查。

易主“罗生门”

2月1日晚间公告,东方金钰公告表示,公司实控人赵宁及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据东方金钰的公告显示,中国蓝田于1989年3月6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是农业农村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前身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法定代表人是瞿兆玉,注册资本4亿元。

巧合的是,瞿兆玉还是蓝田股份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除此之外,蓝田股份在2000年的年报中称,与关联方中国蓝田于1999年12月28日签定委托代销协议,委托其作为公司的代销商,代理销售本公司产品。

这一层关系将接盘方中国蓝田与曾发生财务造假并已退市的蓝田股份关联到了一起,上交所于2月10日发函要求东方金钰说明,瞿兆玉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其是否存在被列为失信人或其他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中国蓝田是否存在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

2月11日晚间,东方金钰发布关于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称因中国蓝田目前未能提供针对《问询函》回复的相关材料,公司将延期至2月17日前完成上交所问询函回复工作并及时披露。

东方金钰的延期,让上交所直接下发一份监管工作函。

2月12日,上交所在官网公布对东方金钰下发监管工作函,上交所表示,鉴于本次控制权转让事项受到市场和投资者的高度关注,涉及诸多疑点,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赵宁及拟受让方中国蓝田在全面核实并充分披露相关事项前,应当审慎考虑是否继续推进本次交易,稳定市场预期,切实维护公司和中小投资者利益。

当晚,东方金钰就发布公告称,拟暂时终止控制权转让事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据证券日报2月13日报道称,对收购东方金钰股东兴龙实业一事,中国蓝田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瞿兆玉在接受其采访时表示:“这个事情我不知道,没签字、没授权、没批准”,并且出示中国蓝田于2月11日向上市公司出具的《关于否决中国蓝田总公司收购兴龙实业股权事项的函》,称收购事项无效,中国蓝田暂无意向收购兴龙实业股权,将立即终止全部谈判并否决全部决议。

突如其来的剧情反转,令这次易主交易瞬间变成一场罗生门。

对此,上交所于2月18日再度对东方金钰下发问询函,要求东方金钰说明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是否收到瞿兆玉相关函件、是否与其主动核实本次转让协议情况、是否向本次转让事项实际商谈人员核实确认其身份资格。

而东方金钰的回应依然是:鉴于交易对手方中国蓝田总公司针对《问询函》及《工作函》回复的相关材料目前未能提供,暂时无法回复问询函。

游资炒作

控制权转让案疑云密布,但这却丝毫不影响东方金钰在二级市场的表现。

自2月11日(易主公告发布后的首个交易日)至2月26日,东方金钰上涨行情便开始启动,12个交易日内共夺得7个涨停板,累计涨幅为97.21%。随后,由于东方通信等前期强势股的回落,东方金钰也没有逃过回撤。

龙虎榜数据显示,炒作东方金钰的席位均为游资。东方金钰能被游资选中,也是由于它的“小市值+热门题材”。

但若看东方金钰基本面,可以说是“劣迹斑斑”:亏损、欠债、债券等级下调、被证监会调查等等。

1月22日,联合评级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B”,将其发行的“17金钰债”的债项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B”,并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展望调整为“负面”。

1月31日,东方金钰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称,“公司业绩预计亏损9亿元到11亿元”,”另根据15日公告披露内容 ,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已与10家金融单位之间的借款构成债务逾期,涉及本金接近17亿元。

随着控制权转让一事“告吹”,中国蓝田也借壳梦碎,游资对于东方金钰的炒作或许也将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