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宿科技无惧减持解禁异动一周 赌巨头入驻成算几何?
财经

网宿科技无惧减持解禁异动一周 赌巨头入驻成算几何?

2019年03月18日 13:32:53
来源:投资时报


随着BAT介入CDN市场进而发动价格战,网宿科技不仅三费大涨销售净利率下降,不到24亿的账面资金似也不足以与新入局者火拼

《投资时报》研究员 习羽

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此刻,无论看多还是看空者都开始狐疑。

2019年3月14日,沪指失守3000点大关,温氏股份(300498.SZ)带动创业板继续走低,而两市近百股跌停。然而,偏偏有人反其道行之,当周集高管减持及限售股解禁为一身的网宿科技(300017.SZ),股价毅然逆势翻红。截至收盘,其股价上涨1.28%至14.20元/股。

确实出乎意料。3月11日晚间,网宿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陈宝珍和三位高管将在未来90天内合计减持不超过6.42%股权。与此同时,公司披露了非公开发行限售股上市公告,将有2.43亿股限售股份于3月14日解禁,占总股本的10%。据悉,本次实际可上市流通的股份数量合计2.37亿股,占总股本的9.72%。这也是该周解禁市值最大的A股上市公司。

按惯常情况,下挫乃至跌停当为题中之义。然而,3月12日,网宿科技不仅没有跌停,盘中竟然一度翻红,全天成交金额则达到79.1亿元,甚至创出历史天量。市场同时注意到,早在3月4日至8日该股连续5个涨停之初,著名“牛散”章敬平曾大举扫货2.37亿元。此后,这位全面做多的游资大户又在大市调整之际再次买入7.2亿元。据悉,目前章氏手中持有该公司仓位仍达8亿元。

有人力撑就确定要反常到底吗?3月15日,头顶光环的网宿科技大幅下跌8.45%至13元/股,全天成交46.46亿元。而这一数字不仅位居两市成交第五,更大概率将周内入局筹码悉数套牢。

“妖股里你涨幅最少,调整里你跌幅最多” ,一位感叹自身“执念太深”的投资者无奈总结过去一周的痛苦经历。至于曾在乐视网(300104.SZ)上折戟的章敬平会否重蹈覆辙,目前尚难定论。

场子来了巨人级对手

网宿科技始创于 2000 年,主要提供互联网内容分发与加速(CDN)、云计算、云安全、全球分布式数据中心(IDC) 等服务。该公司的鼎盛时期在2011年后的三年间。基于高速发展的互联网对带宽的强烈刚需,彼时的网宿科技如日中天。

花无百日红。自2015年开始,以BAT为代表的新兴CDN服务商争相涌入这一市场,进而引发激烈的价格战,CDN服务价格持续下滑,身为先导者的网宿科技业绩增速逐步放缓。

据财报显示,自2015年开始,该公司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明显放缓,特别是2017年其净利润计8.3亿元,同比下降33.59%。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同期网宿的产品销售净利率也大幅下滑。据Wind数据显示,网宿科技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28.3%、28.07%、15.20%。经过梳理不难发现,拖累公司盈利能力的本源主要在于其过高的营销及管理方面费用。Choice数据表明,2017年网宿科技的销售费用、财务费用、管理费分别同比上升47.83%、65.08%、48.28%。

当舞池中突然涌进多位巨人,所有的舞者都会顿感场地逼仄。但更麻烦的是,优雅的华尔兹音乐骤停,取而代之的是激烈的牛仔曲调。2017年年末到2018年,阿里云和腾讯相继宣布降价,CDN市场再度出现价格白刃战,这也为网宿科技众股东此后割肉减持买下了伏笔。

不过,随着5G概念持续发酵,被定义为边缘计算概念股网宿科技重新成为市场焦点。所谓边缘计算,是指在靠近物或数据源头的一侧,采用网络、计算、存储、应用核心能力为一体的开放平台,就近提供最近端服务。

边缘计算作为5G和高清时代核心网下沉的一种方式,主要价值在于减少超大流量对的网络消耗。相比于传统集中部署的云计算,边缘计算在靠近数据源和用户的地方提供计算和存储等基础设施,将高宽带、低时延、本地化的业务下沉到网络边缘,解决了时延过长、汇聚流量过大等问题。

一旦介入边缘计算业务,企业前期需要投入巨额资金。但据网宿科技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公司资产总额117亿元左右,账面现金——23.96亿元。显然,相较于港股、美股挂牌的几位“不差钱”的对手,网宿科技有些“囊中羞涩”。

针对投资者普遍关切的“公司后续有何资本扩张计划”的问题,《投资时报》研究员日前试图联络网宿科技相关部门,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外部资本或窥伺

2019年3月以来,因边缘计算概念爆发,网宿科技一度在五天之内连续涨停,而陈宝珍在此时大幅减持自然。尽管遭到投资者所谓逢高套现的诟病,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减持似乎增加了网宿科技未来实控人的不确定性。

据公开资料显示,陈宝珍、刘成彦是网宿科技的两位元老级人物。尤其是陈宝珍,堪称该公司的奠基人。近年来,由于年事已高,陈宝珍已逐渐退居幕后。故此,网宿科技目前的领头人实际上是刘成彦。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之前为解决网宿科技股权过于分散的问题,陈宝珍与刘成彦曾结为一致行动人,共同作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过,网宿科技于去年7月16日发布公告称,陈宝珍与刘成彦于2015年7月17日续签的《一致行动人协议》已然到期,且双方决定《一致行动人协议》到期后即自动终止、不再续签,陈刘就此解除一致行动关系。而网宿科技也曾公开表示,本次一致行动关系解除后,公司任何股东均无法单独通过可实际支配的公司股份表决权决定公司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以及其他重大事项,公司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数据显示,目前刘成彦在网宿科技的持股比例为10.79%,陈宝珍则为16.30%。而待本次完成减持计划后,后者的持股比例将下探至10.30%,即从第一大股东退至第二大股东席位。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陈宝珍、刘成彦解除一致行动关系且陈宝珍减持后,正处于边缘计算概念风口的网宿科技收购成本大大降低。在此背景之下,网宿科技很可能会成为各路资本竞逐的上佳标的。据了解,此前市场已有传闻,称有巨头曾有意入股网宿科技。而这亦是该股近期出现异动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网宿科技的宿命究竟是什么?仅靠边缘计算恐得不出正确答案。3月18日,该公司以微幅上涨0.77%至13.1元/股开盘,至上午十时,成交额接近9.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