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控股创上市20年来最大亏损 董秘这次躲不开处分了

海航控股创上市20年来最大亏损 董秘这次躲不开处分了

2019年03月26日 23:06:17
来源:董秘学苑

3月26日晚间,海航控股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从原先的预计净利润-5亿元至5亿元修正为-30亿元至-40亿元,海航控股的投资者可能是踩到了最后一个业绩大雷了。巨亏30亿,这也是海航控股上市2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亏损,虽然不知道亏损这么多对于公司361亿的市值来说会打折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公司及公司相关责任人将难以免于上交所的纪律处分。

null

据海航控股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

null

对于此次业绩变脸,公司解释了4个原因:

1. 资产减值:

公司原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股权的价值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未及时、完整观测到公允价值相对于成本的跌价已经超过投资成本的50%或者于2018年12月31日的公允价值低于初始投资成本的时间已经超过12个月,且预计该部分股权投资的股价将上涨,目前该部分股权股价虽有上涨但仍低于初始投资成本,需将公允价值与初始投资成本的差异计提减值准备;此外,公司针对部分非上市公司股权投资执行评估程序,初步评估结果显示该类股权投资的公允价值低于账面价值,亦需计提相关减值准备。

null

null

从海航控股半年报可以看到,公司截至到2018年上半年时,对外股权投资401.3亿元,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210.76亿元,对联营企业投资190.55亿元。

此次资产减值,主要就是减值的这部分内容,不过,公司并没有具体列出这部分资产减值的具体数值是多少。

2、飞机购机权转让资本化利息:

公司根据与租赁公司的谈判结果,在飞机购机权益转让过程中,原预计可向租赁公司收回的飞机引进对应的资本化利息部分租赁公司不予承担,将确认为当期资产处置相关损失。

也就是说,谈判话语权失利了,导致成本增加,不知道这个谈判的具体日期是什么时候。监管层也可以问询公司,为什么不对此做风险提示。

3、补贴收入:

公司原根据补贴政策计提的部分航线及其他补贴未能按照预期到账,故公司将冲销已计提但未收到的补贴收入。 

4、投资收益:

公司原根据联营企业的管理层预估报表测算公司投资收益,现根据联营企业的决算报表调减公司原确认的投资收益。

(联营企业的问题,影响了公司的判断。)

海航控股1999年11月就登陆上交所,上市时的简称为海南航空,公司历史最高市值是2015年6月24日创下的832亿元。此次巨亏超30亿元,也是公司上市以来亏损最大的一次,海航控股上一次的最大亏损还是2008年年报净利润亏损14.14亿元。

本来按照规则,主板上市公司,业绩变动幅度超出已预告变动范围,且与原预告变动范围的上限或下限相比差异达到±50%以上就要做出业绩预告修正,并且年度业绩预告修正时间不得晚于1月31日。

显然海航控股这次3月26日才来更正已经严重滞后了,并且严重影响了投资者的合理预期。

上交所在对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修正滞后影响投资者预期这块的监管风格还是比较明确的。

2018年11月,*ST狮头董秘郝瑛就跟着一起被上交所给予通报批评处分,违规原因就是,公司于2018年4月14日才以对子公司商誉计提减值增加为由修正业绩,从预计盈利630万,变为预计亏损5100万。

null

上交所认为公司行为严重影响了投资者的预期,可能对投资者投资决策产生误导。

类似情况的上交所上市公司,2018年还可见*ST蓝科、游久游戏、盛和资源、福鞍股份等。

所以,2018年已经有了如此多的案例,海航控股董秘周志远也将大概率躲不开被通报批评了。

周志远本来是个幸运的董秘,因为其此前曾“侥幸”避开过一次处分。

资料显示,周志远,男,1980年8月出生,籍贯浙江乐清,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金融信息分析专业。2001年加盟海航,历任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事务主管;海航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证券业务部企业融资高级主管;海南海岛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投资证券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副总裁;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证券业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海航旅业集团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等职。

周志远曾在海岛建设担任董秘、副总裁,海岛建设就是现在的海航基础。周志远在海航基础担任董秘时间并不短,任期从2009年9月14日一直到2014年12月29日,周志远辞去海航基础董秘职位后,接替他的则是董秘骞军法,骞军法则在上任后不久就出现了违规,并在近段时间被上交所给予了通报批评处分。

null

海航基础的违规原因为,公司为关联方担保金额超过关联方担保金额的30%,超出授权金额达79.34亿元,占公司2016年净资产的23.32%。但公司未就超出授权部分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亦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公司为关联方提供的实际担保金额为30.58亿元,关联方为公司提供担保金额为89.48亿元,公司为关联方提供担保金额占关联方为公司提供担保金额的34.18%,超过股东大会授权的互保协议约定范围。公司也未就超出授权部分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当然,也有可能周志远如果继续留任,可以帮助公司避免这次处分,但是终究是避免了一次被通报批评。只是可能避开了上一次的雷,又遇到了这一次的雷,避无可避。

董秘动态速递

【董秘聘任】恺英网络聘任骞军法为公司董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