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业绩腰斩 境外子公司基金投资巨亏成祸首

广发证券业绩腰斩 境外子公司基金投资巨亏成祸首

2019年04月01日 10:42:54
来源:第一财经网

[ 广发证券旗下广发投资(香港)在开曼注册成立的“Pandion基金”2018年度亏损1.39亿美元,使得公司2018年合并净利润减少9.19亿元人民币,已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

[ 花旗集团此前曾对媒体表示,向一家亚洲对冲基金提供的贷款损害了第四季度固定收益业绩。为此花旗集团计提了1亿~2亿美元的贷款相关损失。 ]

今年2月,因受到证监会的问询,“广发证券(000776.SZ)旗下广发投资(香港)(下称‘广发投资’)因一家相关联的对冲基金外汇交易出现损失,导致向其发放贷款的花旗面临高达1.8亿美元的损失”的消息不胫而走。

这家对冲基金是谁?如何导致了花旗的巨亏?广发证券受到的影响又有多大?在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这些问题的答案一直藏在重重迷雾之中。

就在3月26日晚间,广发证券一口气发布了包括2018年度业绩报告在内的27则公告,将该基金的相关细节展现在市场面前。

迷雾被揭开

该1.8亿美亏损被曝出时,香港多位市场人士猜测,这家与花旗银行合作的亚洲对冲基金就是广发控股的对冲基金。但是该基金是借广发控股的通道对接花旗银行资金,或者本身就是广发旗下较为激进的基金未被“实锤”,被交易的资金来源是花旗自有资金、花旗客户资金或广发控股请花旗托管的资金也未获证实。

26日晚间广发证券发布的年报清晰显示,广发证券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52.70亿元,同比下降29.43%;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39.03亿元,同比下降53.25%,而营收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正是该公司旗下基金亏损。

据公告披露,广发投资在开曼注册成立了一只以衍生品对冲策略为主的多元策略基金GTEC Pandion Multi-Strategy Fund SP(下称“Pandion基金”)。该基金于2018年 12月31日的净值-0.44亿美元,2018年度亏损1.39亿美元,使得公司2018年合并净利润减少9.19亿元人民币,已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同时,广发控股香港有关子公司后续存在潜在诉讼或潜在被诉讼的可能性,相关诉讼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Pandion基金成立以来,广发投资香港对其共有三次自有资金投资行为,从初始的5000万美元陆续增资,截至2018年12月31 日,广发投资香港以自有资金累计投入 9006.77万美元,占该基金权益 99.9%。

同时,Pandion 基金收到主经纪商追加保证金的通知,2018 年 12 月 31 日该金额为 1.29 亿美元(含初始保证金 0.30 亿美元)。根据开曼律师事务所Campbells 的法律意见,该基金的投资人以其在该基金的投资金额为限承担有限责任;广发控股香港有关子公司后续存在潜在诉讼或潜在被诉讼的可能性,相关诉讼结果具有不确定性。

早在数月前,就有媒体报道中国证监会已经就广发控股香港相关损失进行问询。广发证券去年底向中证监报告了相关交易出现损失的事项,随后与中证监就更多细节进行了多次沟通,中证监追究广发在交易中是否存在风险控制问题等,并在春节后继续要求广发证券就该交易提供更多报告。

3月25日,广发证券收到广东证监局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决定书指出。公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广发证券表示,目前,公司正全面核查评估相关情况及其影响,并积极督促广发控股香港及其有关子公司采取各项措施,稳妥化解风险,切实维护公司利益。对于广东证监局的监管决定,公司高度重视,将切实进行整改,采取措施建立并持续完善覆盖境外机构的合规管理、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体系。

花旗的损失

广发证券在年报中并未披露有关花旗集团受损的消息。不过,但从花旗集团的财报来看,收入确实也低于预期。

财报显示,花旗集团四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71亿美元,低于数据机构Refinitiv调查的分析师平均预期的176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12月初,花旗就曾提醒,由于市场交易环境的恶化,公司交易收入可能较上年同期下降,特别是固定收益部门,受到汇率和利率波动较大的影响。实际上,公司的固定收益业务收入确实比上一年同期减少21%至19.4亿美元,明显低于市场预期的约23亿美元。

花旗集团此前曾对媒体表示,虽然向一家亚洲对冲基金提供的贷款损害了第四季度固定收益业绩,但其员工在这笔贷款上并没有突破该行的风险限制。为此花旗集团计提了1亿~2亿美元的贷款相关损失。

花旗首席财务官John Gerspach称损失还不是实际性的,部分计提可能会被撤销。这也印证了关于合约尚未结束,在册仅为浮亏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