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津药业连嗨11涨停:股东纷纷套现 这家游资大赚3000万

龙津药业连嗨11涨停:股东纷纷套现 这家游资大赚3000万

2019年04月03日 19:18:55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紫枫

流程编辑| 安安

龙津药业股价在2018年将近拦腰斩,而接着“工业大麻”的概念,却在2019年连续大涨,“嗨出”8连板,3月份的涨幅高达112%,而同期中小盘指数的涨幅为9.75%。

分析后发现,龙津药业在本轮大涨前似乎已有投资者“潜伏”其中。

这背后是怎么一回事?

请老铁们调整好坐姿,细细品味这场“工业大麻狂想曲”的演绎。

一、销售费用激增

龙津药业自2015年3月上市,拳头产品是注射用灯盏花素冻干粉针剂,实控人是樊献俄。

常理而言,企业的营业收入与其净利润应该呈同向波动趋势,但颇为蹊跷的是,自2012年以来,龙津药业的营收与扣非净利润呈现明显的反向变动趋势。

请看下图:

(注:折线图为历年扣非净利润)

从上图得知,龙津药业的营业收入呈上升趋势,从2012年的1.81亿上涨至2018年的3.36亿,复合增长率为10.74%,但同期扣非净利润呈下降趋势,从2012年的7720万下降至2018年的295万,下降幅度高达96.18%。其中,2016年至2018年是营收和扣非净利润发生背离最严重的年份。

值得注意的是,龙津药业2018年归母净利润为1387.01万,包含了利息收入1032.22万和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821.8万。也就是说,如果剔除这两部分的收入,龙津药业2018年的主营业务收入为负数,是亏损的。

与此同时,这两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从2016年的1.04亿下滑至2018年的3169万,下跌幅度达69.6%。

龙津药业在2017年至2018年经历了什么,以致业绩如此“变脸”?

根据上市公司在问询函的解释,2017年《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版)》落地执行,该目录中的49个中药注射剂有38个品种限重症、限病种,且几乎限制了所有中药注射剂在基层医疗机构的医保支付。

随后,龙津药业生产的冻干粉针剂未能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 年版)》,致使其在市场竞争中相比进入该目录的同类药品处于劣势地位。

因此,受“两票制”等医改政策的影响,龙津药业的收入来源注射用灯盏花素冻干粉针剂的销量自2017年以来出现严重下滑。

下图是该冻干粉针剂最近5年的产销量:

从上图得知,龙津药业冻干粉针剂的产销量分别从2016年的3000.15万和3569.66万瓶下滑至2018年的1779.08万和1998.42万瓶,跌幅高达50.57%和44%。

为应对政策调控的影响,从2017年起,龙津药业的营销模式从原来的代理商负责市场推广、渠道管理等工作转变成由上市公司直接负责管理、开发渠道等工作。

由于不需要给代理商让利,上市公司以更高的产品价格直接销售给客户,因此造成了产品销量下滑但营业收入反而增长的状况。

然而,该营销模式的推行也直接导致上市公司的销售费用激增,从2015年的1463万飙升至2018年的2.43亿,增幅高达16.58倍,2017年和2018年营销费用占营收比例分别高达60.04%和72.31%,蚕食了上市公司大部分净利润。

其中,2018年市场费用高达2.01亿,占营销费用的82.86%。

那么,72.31%的销售费用率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处于什么水平?

风云君从医药制造板块选取2018年销售费用率大于40%的上市公司作为参照,如下表:

(数据来源:Choice,数据截止至2019年4月1日)

从上表得知,自2017年起,龙津药业的销售费用率处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极高水平,且截止2019年3月31日,2018年的销售费用率冠绝同行业上市公司。

这不禁让风云君追问一句,上市公司调整营销模式的步伐是否过快,营销费用的开支是否过大?

此外,赛升药业、昂利康等4家企业同样出现了销售费用率暴涨的情况,其中昂利康的销售费用率从3.43%猛增至51.53%,查阅其年报发现,该公司采用与龙津药业相似的销售模式,即“深度分销+学术推广”模式。

然而,在某些时候,A股市场参与者似乎更看重上市公司的概念是否有足够的想象空间,经营数据反而不太重要,工业大麻概念股的炒作就是典型的例子。

这个概念为什么能炒起来?

请继续往下看!

准备嗨起来!

二、工业大麻全球合法化助推相关股票暴涨

工业大麻概念股是最近A股市场相当炙手可热的概念,顺灏股份、龙津药业和诚志股份等概念股近期出现连续涨停板走势,股价迅速翻番。

工业大麻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有如此大的魅力,吸引市场众多参与者合力炒作其概念股?

根据公开信心显示,工业大麻是指THC含量低于0.3%,被认为不具备毒品利用价值的大麻属植物及其制品,国内称之为汉麻,可广泛应用于食品、饮料、化妆品和药品等行业,但我国目前未批准其用于药物和食品加工。

有趣的是,我国是工业大麻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占全世界的种植面积将近一半;近年来,工业大麻的种植面积从2012年的5280公顷快速上升至2016年的1.58万公顷,产量从1.45万吨飙升至7.7万吨。

照此看来,工业大麻在国内不算是新鲜事物,为什么突然被市场疯狂炒作呢?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相关报道显示,截止2019年1月,已有超过50个国家宣布CBD合法化。其中,2018年10月17日,加拿大宣布放开休闲类大麻;2018年11月1日起,英国允许出售相关处方药;2018年11月26日,韩国宣布医疗大麻合法化;2018年12月20日,特朗普将含量低于0.3%THC的大麻从“受控物质法”中删除。

或许受这一系列利好消息刺激,加拿大的大麻生产商Tilray在2018年7月美股上市后被疯狂炒作,股价在短短的两个月内暴涨8.28倍。(见《海外风云| Tilray:疯狂的大麻股》)

多重因素叠加,当顺灏股份在2019年1月17日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云南绿新收到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和取得加工大麻花叶项目的批复后,股价出现连续7个涨停板,自此掀起A股市场炒作大麻概念股的热潮。

那么龙津药业的炒作全程是怎样呢?

三、龙津药业暴涨前的“蛛丝马迹”

事后复盘分析,龙津药业的主力志存高远,疑似从2017年12月起开始吸筹工作,随后通过长时间的长上、下影线等常见的洗盘手段反复倒腾筹码,让身处其中的散户惶恐不安,纷纷卖股离场。

具体的操盘手段究竟如何?

感兴趣的老铁们可不要错过接下来的精彩内容了!

(一)十大流通股东相继“入局”

经过研究后发现,龙津药业的十大流通股东内藏玄机,多位上市公司实控人及高管似乎早已“潜伏”其中。

请看下图:

结合仓位在线及Choice数据,可以发现:

1、第四大流通股东陈庆华自2016年四季度首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当前持股占比为0.52%;该股东疑似是上市公司威帝股份实控人陈振华的弟弟,目前持有威帝股份10.44%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2、第五大流通股东李占江自2018年一季度首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当前持股占比为0.3%;该股东疑似是上市公司越博动力的大股东,目前持有越博动力28.36%股份; 3、第七大流通股东王勇的持股时间较长,自2015年三季度首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当前持股占比为0.24%;其应该是较为活跃的牛散,自2015年来虽然每个季度均有大幅调仓换股的记录,但始终持有龙津药业; 4、自然人股东杨世港和胡锦奎分别在2017年三季度和2018年一季度首次出现在十大流通股东列表上,且持股数量相当巧合地仅相差2000股。

威帝股份实控人的弟弟,越博动力的大股东和活跃A股市场多年的牛散“齐聚”龙津药业,难道是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那么主力是如何悄悄完成吸筹洗盘的工作呢?

(二)上涨前的主力吸筹洗盘动作

事后复盘分析,龙津药业控股股东在2017年12月发布的增持计划疑似吹响了主力吸筹的“集结号”。

请看下图:

2017年12月1日,公司实控人樊献俄宣布已增持龙津药业0.28%股份,随后在2018年2月2日公告累计增持1%股份,并承诺在2019年2月8日以前不减持股份。

樊董事长宣布增持后,龙津药业的股价走势呈以下5个特征:

1、自2017年11月中旬以来,龙津药业的股东户数呈逐步下降趋势。

请看下图:

(数据来源:Choice)

从上图得知,从2017年11月15日至2019年2月28日,股东户数2.92万户减少至2.16万户,降幅为26.03%;户均持股数从1.37万股增长至1.86万股,增幅为35.77%。按照2019年2月28日的收盘价7.96元/股测算,户均持股市值为14.8万元。

2、自2018年2月至5月,龙津药业的股价出现企稳回升,其中出现5次当天涨幅大于7%,随即出现大跌,把散户套牢在区间高位,表明主力疑似在此处反复倒腾筹码,让追涨的散户苦不堪言。

请看下图:

3、2018年5月30日至6月21日,龙津药业的股价出现破位下跌走势,区间跌幅为28.18%,同期中小盘指数跌幅为12.44%。常理而言,股价在出现企稳上涨后的再次破位下跌往往会引发散户恐慌地出逃,继而出现成交量放大的情况。

而该轮下跌出现成交量相对前期反而更低的情况,16个交易日的累计换手率仅为10%,难道本轮暴跌其实只是主力营造的“假象”?

4、区间股价走势,尤其在2018年10月,即大盘明显回暖后频繁出现长上、下影线的K线,主力疑似在此区间进行日内洗盘工作。

以2019年1月16日至22日的分时图举例:

从上图得知,1月21日突然出现脉冲式上涨,股价推升至涨停价附近,引诱激进的小散们追高,随后迅速下滑,随后8个交易日大跌12.88%,使小散们的持仓迅速亏损,让其以为主力已离场而只能憋屈地割肉。

5、在龙津药业出现连续涨停板前,从2月22日至28日,龙津药业出现股价逐日上涨的走势,伴随成交量温和放量,似乎表明在龙津药业3月1日宣布获得牧亚科技控股权前,有“消息灵通”的主力可能已经做好持股待涨的准备。

龙津药业的主力疑似从1年多以前就开始筹备的炒作盛宴,到底如何拉开帷幕呢?

接下来更精彩!

四、11个涨停板背后的营业部

3月1日,龙津药业发布公告,称拟增资1500万元获得云南牧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牧亚科技”)51%股份。

牧亚科技的主要业务是种植工业大麻,从2017年至2018年的经营数据来看,公司规模较小。

请看下图:

牧亚科技2018年所有者权益仅104.88万,换而言之,该笔交易的增值率高达28.04倍。

但市场关注的重点显然是工业大麻概念股再添一员。

从2月28日至3月20日,龙津药业在15个交易日内出现多达11个涨停板,区间涨幅高达171.69%,成交额63.13亿,换手率为94.2%,是同期非次新股涨幅榜前二,同期中小盘指数的涨幅为9.52%。其中,3月1日至3月11日的7个涨停板基本为“一字”涨停板。

请看下图:

然而,在龙津药业的本轮炒作中,龙虎榜营业部交易数据反映出来的信息似乎不太像我们平日所说的游资疯狂炒作,需要将3月8日以前和3月12日以后的龙虎榜营业部交易数据区分讨论。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先来看看从2月26日至3月8日的龙虎榜营业部汇总数据:

根据上表信息,结合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发现以下情况:

首先,14家营业部合计买入约1.13亿。其中,湘财证券福州东街两次出手,合计买入1856.72万;知名游资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买入1402.96万;紧随其后的是天风证券上海兰花路和华泰证券深圳后海阿里云大厦,分别买入1311.75万和1003.36万,其余10家营业部的买入金额均低于1000万。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买方营业部仅天风证券上海兰花路、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和中信证券上海溧阳路是活跃程度较高的营业部,最近3个月的买方上榜次数分别达22次、67次和78次,其余11家买方营业部有9家最近3个月的买方上榜次数少于5次,活跃程度较低,不像是一般游资常用的席位。

而且,14家买方营业部中仅活跃程度较低的天风证券上海浦明路和华融证券衡阳东方南路出现在同期卖方营业部,其余12家买方营业部非常“默契”地一起锁仓,坐等新进场的营业部拉抬股价,不像是活跃游资常玩的那套“疯狂拉升股价,随后几天暴力出货”模式。

其次,卖方营业部合计卖出5563.29万。其中,天风证券上海浦明路的卖出金额为1128.8万,其余14家卖方营业部中有11家的卖出金额低于500万,且总体活跃程度比买方营业部更低,仅3月2日至5日上榜的东吴证券苏州石路最近3个月的买方上榜次数为19次,其余14家营业部最近3个月的买方上榜次数均低于5次,同样不像是活跃游资所在的营业部。

当时间来到3月12日,股价走势结束了疯狂涨停模式后,上榜营业部出现新的变化。

下图是3月12日与13日的龙虎榜交易数据:

根据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系统显示,自3月12日以后,上榜营业部的总体活跃程度明显提升,买卖双方17家营业部有12家营业部最近3个月的买方上榜次数均超过10次。

或许是受到大麻概念风头正盛的影响,活跃程度相对较高的国泰证券上海分公司,海通证券南京广州路和东兴证券厦门鹭江道等营业部进场接力炒作,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多次上榜。

在卖方营业部中,财通证券绍兴解放大道和国融证券呼和浩特如意西街分别同登12号龙虎榜的买卖双方营业部首席和次席,合计买入7370万且大笔卖出7860万,净卖出490万。其中,财通证券绍兴解放大道最近3个月上榜买方营业部的次数为19次,单次动用资金均值高达2977万;国融证券呼和浩特如意西街最近3个月上榜买方营业部的次数为5次,单次动用资金均值高达1795万,反映其资金实力较为雄厚。

此外,纵览龙津药业近期的上榜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是活跃程度最高的营业部,共上榜6次,下图是该营业部上榜时间与股价走势图:

中国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6次上榜,保守估计盈利2954万。

五、龙津药业股东们的筹码大甩卖

看到股价迅速翻番,龙津药业的股东们对自己还是非常有自知之明的,用jio后跟想了3微秒,马上决定见好就收,入袋为安。

3月15日,即股价出现第9个涨停板时,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实控人减持计划,群星投资与樊董事长拟合计减持1%股份。其中,樊董事长清仓减持其在2017年12月买入的107.06万非限售流通股,从当时的区间加权均价来看,本次操作获利不菲。

7个交易日后,二股东立兴实业也坐不住了,宣布拟减持不超3%股份。

几位股东纷纷减持,龙津药业的股价炒作能否持续,得由市场决定。

当然,确保最终是散户买单,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