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股神舒逸民操纵股价罚没4685万 旧派大佬走下神坛

ST股神舒逸民操纵股价罚没4685万 旧派大佬走下神坛

2019年04月08日 19:26:18
来源:野马财经

ST股神舒逸民被罚!旧派大佬走下神坛

作者|武占国

来源|野马财经

近日,“敢死队”核心成员之一舒逸民收到证监会的处罚通知,原因是操纵股价罚没4685万元。

通过这次处罚内容的公开,围绕敢死队大佬的违规操作手法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流行于20世纪初的老派托单出货手法,早已是淘汰多年,这次舒逸民因此被罚,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舒逸民以棋坛股神闻名,他性格内向,早年擅长灵活的涨停板交易并因此攫得第一桶金,但其正式江湖成名却是常年搏重组,重仓ST股。

“封神”演义

“涨停板敢死队”的故事还得从2003年的一篇报道说起。

2003年,一名《中国证券报》记者来到宁波市中心一条不太宽敞的街道解放南路,经过数天的调查写出了《涨停板敢死队》一文,从此以徐翔为首的“涨停板敢死队”开始声名远播,甚至受到了证监会的关注调查,最后证监会给出的结果是:不违规。

不过,一贯喜欢低调的“敢死队”成员,尽管名气越来越大却从未接受过媒体的正式采访。每次有媒体记者试图对“敢死队”成员进行采访,得到的回复都是:不可以。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营业部工作人员等了解到一些有关“敢死队”的故事。

据多家媒体报道,早期“涨停板敢死队”成员主要集中在银河证券解放南路、天一证券(现“光大证券”)解放南路这两家营业部。

最早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有一位人称“小徐”的年轻人,在被媒体报道后开始和朋友转往上海继续他的炒股生涯,五年后著名的泽熙私募基金正式成立。

在徐翔成名时,舒逸民才刚刚入市。早年舒逸民只是在营业部大厅买股票,资金量不大,但几乎每日换股快进快出的风格让他的成交量比较大,破例获得大户室席位,从此开启短打涨停板风格。

舒逸民最早出名不是因为炒股,而是国际象棋。上世纪80年代舒逸民就已是浙江省国际象棋队的队员,还多次代表宁波和浙江参加国际象棋比事。2006年还获得了浙江省运动会国际象棋比赛金牌。此后他在股市上的名气越来越大,“棋坛股神”的名号也就慢慢传开了。

善于操作ST股票的舒逸民,早期热衷炒地产股。小有名气的舒逸民,便经常出现在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虽然舒逸民是短线操作,但每每在季度末时,就很容易被上市公司的年报或季报“捕捉”到。公开资料显示,舒逸民尤其偏好ST股票。

2009年,ST长信(SH.600706)公布一季报,舒逸民以持股158万股进入十大流通股东中。从此媒体开始追踪他的操作手法和习惯。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据多家媒体报道,从那以后,舒逸民频繁现身上市公司股东名单。根据国金证券统计,舒逸民可谓是换手率超高的“牛散”之一,仅“榜上有名”的持股就累计就达42只,资产最高峰时超过9亿元。

据仓位在线显示,包括北汽蓝谷、*ST众和、寒锐钴业、恒泰实达、南华仪器、创业软件、三鑫医疗、中飞股份、中科创达、S佳通、*ST夏利、神思电子、浩宁达、盈方微、康耐特、金运激光、利亚德、南方食品等多家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当中都曾有舒逸民的名字。

赚钱“秘技”

四年过去,在老股民心里“千股跌停”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

2015年6月8日,中国中车完成重组并复牌,复牌后一个涨停紧接着是两个跌停。长沙侯先生因加四倍杠杆儿买入中国中车导致血本无归,在他的妻子和他吵完架后他在中国中车贴吧写下“我愿赌服输......”后跳楼自杀了。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股市的“现实”规则,而跳楼自杀的侯先生正是股市中的“弱者”,“涨停板敢死队”成员则和他恰恰相反。

据证监会行政处罚公告显示,“涨停板敢死队”核心成员之一的舒逸民在四次股价操纵行为中,其中三次盈利近2300万元。

具体的操作手法以浩丰科技(300419.SZ)为例,2015年2月12日舒逸民利用资金优势将该股拉至涨停;第二天早盘上涨卖出涨停后再次买回;第三天获利出逃。通过三天获利近千万元。

来源:东方财富,野马财经制图

一位从业多年的操盘手告诉野马财经:“他们频繁运用挂单、撤单的套路以降低拉升股价的成本。具体做法是:在两台电脑上同时按下同一数量的挂单和撤单,这样,自己账户排在前面的买单顺利撤单,从而免于成交。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大大节省自己用于拉涨停的资金,而让别人的资金充当“炮灰”。”

随后舒逸民又先后操作了南华仪器、山河药辐、中飞股份三只股票,其中唯一的一次亏损,是山河药辐,而这次亏损的原因是7月份的“意外”发生的股灾。

“折戟”股灾

根据处罚公告显示,2015年7月23日,舒逸民通过账户组投入约1600万资金买入山河药辐(SZ.300452)22万股股票;第二天开盘后9:45分开始到收盘,共投入约6000万元资金买入67万股该股股票;第三天下午上证指数大跌8.48%,颇感意外的舒逸民纪律严格紧急止损,两天卖出124万股,最后亏了1739万元。

来源:东方财富,野马财经制图

这次亏损对于舒逸民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仅仅是一次正常的‘意外’。随后两年仍有媒体曝出舒逸民经常用的马甲席位和他进入上市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的消息。

不过,随着游资大佬的接连“落马”,证监会对舒逸民的调查也许早就开始了。

近年来,类似的处罚层出不穷。2015年9月,证监会披露,对孙国栋涉嫌操纵全通教育(300359.SZ)等股票展开调查,认为其通过虚假申报等方法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

最终,证监会没收孙国栋违法所得1129.89万元,并处以3389.67万元罚款。

去年底,证监会又对游资大佬郑领滨在2015年前后操纵12只股票的行为做出处罚,最终罚没近1亿元。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今,舒逸民被证监会处罚的消息,加之徐翔老婆的离婚事件,让“涨停板敢死队”的行为再次引发股民热议。

一位从事股市政策研究的人士对野马财经说:“行政处罚还远远不够,适当时机只有引入国外早已成熟的‘资本利得税’才可以从根本让股市炒作真正降温。”

而面对股市的造福神话,一波又一波的“韭菜”趋之若鹜,可是能成为徐翔、舒逸民的却是少数。您对此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