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2019年04月13日 09:15:03
来源:中访网财经

作者:白慕礼 内容来源:中国资本观察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摄/白慕礼

2018年6月8日,证监会网站披露了海安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海安农商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海安农商行在继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农商银行以及吴江银行上市后,正式走上IPO之路。

排队9个月后,证监会网站在今年4月1日发布了海安农商行的预披露更新,在更新后的招股书中,海安农商行2018年的各项数据较前一份招股书都有好转。但这些数据是否能被发审委采信,能否为其打开资本市场大门还未可知。

高市场份额的背后

海安地属南通,身处长三角,毗邻上海,以建筑业闻名。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带动了金融服务机构的发展。海安农商行成立于2011年,是在原江苏海安农村合作银行的基础上改建组成的商业股份制银行。

在海安县,海安农商行的存贷款规模均为第一,甚至超过了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等国有及大型银行的相关规模,存款份额为34.36%、贷款份额为30.01%,较上一年的存款份额33.21%和贷款份额29.59%又有了小幅增长。海安农商行宣称其为“海安人自己的银行”,这使得本地储户对其怀有一定的忠诚度。同时,海安农商行的企业客户主要为本地民营企业,集中分布于制造业、批发零售、建筑业等。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除了本土因素外,海安农商行在吸储及放贷上是不是还有较其他银行更为宽松的政策?

海安农商行宣称,在贷款审核上该行一直规范流程,不存在审核不力。

但从旧招股书披露来看,截至 2015年-2017年年末,海安农商行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为人民币251.72亿元、269.33亿元、295.63亿元,其中逾期金额分别为人民币2.67亿元、4.34亿元以及4.90亿元,分别占比1.06%、1.61%、1.66%,逾期金额和比例逐年上升。同期各期末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人民币 2.81 亿元、3.98 亿元和 4.31 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 1.12%、1.48%和 1.46%。

新招股书中这一情况却发生明显转圜——不良贷款余额降至4.26亿元,不良贷款率降为1.28%。

在旧招股书中,海安农商行2015年-2017年末总资产分别为人民币508.37亿元、610.72亿元、665.28亿元,涨幅超30.86%。但同期归母净利润却为人民币 5.13 亿元、5.10 亿元和 5.07 亿元,波动幅度较小且不增反降。同时,扣非净资产收益率也从2015年的13.94%下跌至2016年的12.70%,再到2017年的10.85%,每股收益也逐年减少。

资产虽年年递增,但相应的盈利却没有实现大幅增长甚至还出现了倒退迹象,对于即将上市的企业来说,这并不是投资者们希望看到的结果。海安农商行回复称,净利润变化小正好与该行稳健发展的理念相称。但如此“稳健”,又怎能博得投资者的青睐?

到了2018年,海安农商行的总资产规模达到人民币670.48亿元,归母净利润人民币5.71亿元,实现同时增长,但同期扣非净资产收益率为10.48%,依然呈下滑之势;每股收益虽比2017年实现小幅增长,但仍未赶超2016年的水平。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贷款疑云

此外,旧招股书中曾体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海安农商行可能存在个人消费贷款进入楼市的情况。

2017年度,海安农商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和2016年年末余额相比,涨幅高达215%;与此同时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也发生大幅增长,2017年度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和2016年年末余额相比,涨幅为216%。相差仅1%,个人消费贷款的涨幅和个人住房贷款的涨幅出现惊人相似。

这不禁令人质疑,是否有部分消费贷款进入了楼市?如果事实如此,海安农商行则存在贷款审核不力的责任,这与国家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也是不相符合的。

对此,中国资本观察采访海安农商行,该行声明“未发现个人消费贷款违规进入楼市的情况,不存在贷款审核不力”,但却并未解释涨幅为何会几乎相同。

而在新招股书中,这一巧合并未延续,2018年海安农商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较上一年增长仅6.2%,个人消费贷款增长陡然下滑200%;而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却增长了66.2%,涨幅相差60%。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相隔一年,海安农商行出借的个人消费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长就已天差地别。而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对个人消费贷款的统计,较2017年相比,2018年全部金融机构人民币消费贷款中,个人短期消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9.33%;个人中长期消费贷款余额同比增长17.30%,累计同比增长46.63%。

营收来源单一

新招股书新增2018年财务数据显示海安农商行经营好转,但同时也暴露了其他问题,营收来源单一就是其一。

2016-2018年,海安农商行各年营业收入中,利息净收入占比分别为93.44%、99.59%、99.72%,而非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6.56%、0.41%和 0.28%。利息净收入成为海安农商行的“创收大户”,且占比不断增大。但在海安农商行的业务中,除了存贷款外还有保险、汇兑、投资等其他业务,但从招股书看来,与利息相比,其他业务营收仅如九牛一毛,投资收益近2年也一直亏损。

关注:海安农商行更新招股书 2018年数据能否助力IPO?

(海安农商行合并利润表)

营收几乎100%依赖利息,这也加剧了海安农商行的经营风险,一旦利率出现波动,其营收将大受影响。招股书中对此也有所提及:海安农商行面临的利率风险主要源于银行账户的重新定价风险。

而重新定价的不对称性使银行的收益或内在经济价值会随着利率的变动而变化。

举例来说,如果银行以短期存款作为长期固定利率贷款的融资来源,当利率上升时,贷款的利息收入仍然是固定的,但存款的利息支出却会随着利率的上升而增加,从而使银行的未来收益减少和经济价值降低。

作为后起之秀的海安农商行,更新的2018年财务数据虽有加分,但仍有部分问题未解。海安农商行是否会赶在IPO过会前圆满处理?该行董事会的回复称,已根据证监会要求在招股书中披露,未作另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