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下半场:强监管料将持续 下一片“蓝海”在哪儿?
财经

第三方支付下半场:强监管料将持续 下一片“蓝海”在哪儿?

2019年04月16日 10:24:44
来源:财经杂志

3月末,第三方支付机构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卡拉”)的IPO申请通过证监会发审委审核。若拉卡拉顺利完成发行上市,将成为第一个作为上市主体在A股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

在拉卡拉“过会”的刺激下,不少业内人士直呼第三方支付公司的“IPO难”有望破局。但也有专家认为现在谈“上市潮”还为时过早——在“支付宝”和“财付通”对市场的强大统治力之下,绝大部分支付公司的首要目标应是壮大自身。

对于已经上市、准备上市、还未上市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来说, “与巨头共舞”和愈演愈烈的“强监管”,更是两道巨大的难关。

第三方支付A股IPO困局已破?

能否迎来“上市潮”

令无数业内人士感叹“不容易”的拉卡拉,上市之路真实再现了什么叫“一波三折”。

第一“折”,拉卡拉寄希望于“借壳”。2016年2月6日,西藏旅游发布重组预案,公司计划收购拉卡拉100%股权整体作价高达110亿元,这对总市值仅有45亿元的西藏旅游无疑是“蛇吞象”。然而,《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于2016年6月出台,这场资本运作以流产告终。

第二“折”,拉卡拉将目标转向“创业板”。2017年3月,拉卡拉支付首次公布拟登陆创业板的招股书,但同年9月,其IPO进程被中止。证监会给出的原因是“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

直至今年三月,屡败屡战的拉卡拉终于成功“过会”。在IPO的路上,它其实并不孤独。

目前,在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中,汇付天下已于2018年6月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内地首个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被母公司中国支付通拆分后的东方支付也在当年10月登陆港股。资和信和汇元科技则分别于2016年1月和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

除上述几家支付机构外,目前还有漫道金服(宝付母公司)正在A股排队。另外,自媒体“十字财经”在4月2日报道称,中金公司旗下全资直投子公司中金佳成将作为领投方参与“连连数字”下一轮融资,此举意在为连连支付IPO埋下伏笔。对此,《财经》新媒体询问了连连支付方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近期没有IPO计划”。

近一、两年来,支付机构为何密集寻求上市?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财经》新媒体,提高公司地位和市场形象、提高客户和供应商的信任度以及股权的变现等是主要原因。

在宋清辉看来,在拉卡拉过会的刺激下,预计会有更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闻风而动”,掀起“上市潮”。

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对此持有不同意见。他认为,在阿里“支付宝”和腾讯“财付通”的强大“统治”之下,市场上具备上市条件和要求的支付公司其实并没有很多,“除少数成熟机构外,大部分公司的业务规模距离上市还有很大差距”。

与巨头共舞,

跨境支付是下一片蓝海?

阿里和腾讯对支付市场的统治力有多强?据Analysys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8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支付宝与腾讯金融(微信支付)合计占市场份额92.65%。

null

从2011年第三方支付牌照发行以来,截至2018年7月,央行累计注销的支付牌照名单增加到33家,支付牌照剩余数量为238张。这就是说,留给230余家中小机构的市场份额不足8%。

僧多粥少怎么办?不少支付机构将目光投向了一个方兴未艾的领域——跨境支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9.1万亿元,预计2019年将达到10.8万亿。泛付(PanPay)创始人Allen也告诉《财经》新媒体,中国是外汇管制国家,同时也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进口国、世界出境游第一大国,“这意味着跨境支付的市场潜力巨大”。

汇付天下已与全球支付巨头First Data(FDC)达成战略合作,为境外大型企业和电商平台直接进入中国搭建一站式服务聚合平台;宝付则为电商跨境运营,提供涵盖供应链金融、跨境物流、保险等多维度的增值服务产品;连连支付上线了跨境电商服务在线交易平台LianLian Link……

汇付天下发布的上市后首份年报也显示,2018年跨境支付交易量同比上涨三倍有余,营业收入较同期增长115%。

尽管未来可期,但支付公司要想畅游跨境支付这片“蓝海”,也并非易事。

某业内人士向《财经》表示,跨境支付之所以被称为“蓝海”,和当前的行业格局不无关系:“在C端做不过巨头,跨境支付就成了市场上其他‘兵家’的必争之地。”但该人士同时透露,跨境支付存在一定门槛:“拥有牌照的企业一共就30多家。”

中国支付网创始人、主编刘刚则告诉《财经》新媒体,跨境支付和国内的支付业务大不相同,涉及“业务周期长、需要人员多、语言环境复杂、银行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往往需要很大投入才能见效。“一些支付机构选择与现有的成熟海外支付机构进行合作,收益相对较低,在价格战中不太占据优势。”

经济学家宋清辉则提醒,支付公司在发展跨境支付业务时需要注意风险防范等方面的问题。跨境电商平台的兴起除了带来机会,也对支付的便捷性、安全性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强监管料将持续

支付机构如何应对“危”与“机”

在支付机构纷纷向“蓝海”进军的同时,支付行业的强监管态势也并未放松。

3月28日,美团点评旗下第三方支付机构“钱袋宝”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此前的2月28日,易宝支付因“违反相关清算管理规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央行开出了942.43万元的罚单,这已经是它连续第四年收到央行罚单。

“断直联”、“客户备付金100%交至央行”等措施的相继推行,也对不少支付企业的现金流和业务结构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财经》新媒体查询拉卡拉招股书发现,2016年时,收单业务和增值金融业务还分别占据拉卡拉营收的半壁江山;但到了2018年,收单业务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已达89.29%,个人支付占比则逐年下降。此外,2016年-2018年,拉卡拉最为核心的收单业务毛利率一路从65.47%下降至42.24%。

null

null

截图来源:拉卡拉招股书

连连支付方面也向《财经》新媒体透露,新政策的出台导致“过往的盈利模式走不下去了”。“吃备付金‘利息’被禁后,中国支付行业每笔交易定价只有美国的四分之一到五分之一,光靠收手续费已经活不下去。”

在尹振涛看来,今后对支付行业的监管将围绕以下三个重点进行:一是避免形成垄断性的市场,鼓励多种模式存在、多种机构参与;二是防范系统性风险;三是业务必须合规。

刘刚则认为,“强监管”态势料将在近几年内“有增无减”,支付行业已经告别了野蛮生长的时代,未来或有更多不合规的中、小机构出现业务萎缩甚至退场,业务量或越来越向成熟机构集中。

对此连连支付方面称,“强监管”并非“一刀切”,监管部门是鼓励在合规的基础上进行创新的,这对所有公司都是一次公平竞争的机遇。“谁能找准目标市场,推出更多的创新运营手法,谁就有可能获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宝付相关产品负责人也告诉《财经》新媒体,行业灰色地带正逐渐消失,在跨境领域,经过“断直连”“备付金”关键年,监管未来可能会更多聚焦“反洗钱”。强监管促使支付企业向各个细分行业深挖,倒逼企业去思考产品的核心优势及差异化服务,“将有利于建立起一个更为健康的支付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