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寿系“名将”纷纷加盟横琴人寿  股东增资10亿亏损难题待解
财经

人寿系“名将”纷纷加盟横琴人寿 股东增资10亿亏损难题待解

2019年04月16日 15:04:59
来源:投资时报

​2018年该公司亏损幅度扩大200%至2.46亿元,同时偿付能力充足率指标下滑307.44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 宋希

横琴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称横琴人寿)董事长兰亚东在2019年初表示,“对于一家新起步的保险公司而言,从一开始就定位于创百年老店,就不会感到焦虑。”

问题是,相对于日本规模型企业58年一级欧美规模型企业平均40年的生命周期,中国同业对标数据只有7—8年。而中国保险公司所谓“七亏八盈”的铁律更是屡屡被验证。

面对自成立以来已累计亏损3.7亿元且偿付能力同步持续下滑的现实,兰氏此语更像是给五位股东们的“定心丸”。

3月26日,该公司发布关于变更注册资本有关情况的信息披露公告。公告显示,横琴人寿3月13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增资议案,拟增资10亿元,由全部5家股东同比例增资。增资完成后,横琴人寿注册资本金将从20亿元变更为30亿元。据悉,这也是该公司历史上首次增资。

对于此番增资的目的和未来扭亏为盈的计划等问题,《投资时报》日前向横琴人寿方面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亏损幅度持续放大

横琴人寿,是一家于2016年12月成立的全国性寿险公司,注册资本金20亿元,由珠海铧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珠海铧创)、亨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亨通集团)、广东明珠集团深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投资)、苏州环亚实业有限公司(下称苏州环亚)、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植集团)等五家单位共同发起设立,注册地为广东横琴自贸区。

从其2018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所披露的数据来看,报告期内,横琴人寿上述五位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为20%。据了解,此次增资亦是由上述五家股东各自新增出资额2亿元,增资完成后持股比例不变,依然各自持有公司20%股权。

不过,股东真金白银增资是否就能扭转横琴人寿的业绩颓势则有待观察。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该公司净亏损0.48亿元,而一季度至三季度也分别亏损0.68亿元、0.71亿元、0.59亿元,全年累计亏损2.46亿元。

亏损,对于年轻的横琴人寿来说属于“惯例”,早在2016年四季度,即该公司开业的第一个季度,其便亏损0.42亿元,而2017年再度亏损0.82亿元,至2018年亏损幅度继续扩大200%。数据显示,成立以来,该公司已共计亏损3.7亿元。

从偿付能力方面看,该公司相关指标也并不乐观。2018年一至四季度,该公司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均分别为640.01%、440.88%、398.53%、332.57%,四个季度已经下降了307.44个百分点。

引入多位保险业老将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横琴人寿的高管层已接连进行调整,且多出自“人寿系”。

先是在2017年4月,原保监会批复同意兰亚东担任横琴人寿董事长一职。之后在2018年初,横琴人寿总裁人选确定,由原中国人寿银保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的李国栋担任,主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工作,主要包括搭建分销网络、构建家庭账户产品体系和科技平台建设等。而今年初,该公司又迎来拟任副总裁黄志伟。

3月22日,横琴人寿再次对相关媒体透露,公司董事会已经决定聘任盛今担任公司首席投资官,兼任首席财务官,其将在公司侧重负责资产管理和财务管理相关业务,任职资格尚待监管部门批准。

横琴人寿上述引进的高管人员基本都是保险业老将。其中,兰亚东拥有26年保险行业工作经验,原为人保寿险副总裁、执行董事。而在加入人保寿险之前,其曾任中国人寿个险销售部总经理、企划部总经理。李国栋与黄志伟也皆在中国人寿系统任过职,前者曾担任过中国人寿银保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后者曾是中国人寿最年轻的处级干部、股改上市的核心小组成员,也曾担任中国人寿市场拓展部、人力资源部、业务管理部负责人。2017年4月为新光海航人寿临时负责人、拟任总经理,时长近一年时间。

盛今则曾任中国人保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组合管理部总经理助理、市场开发部总经理助理,中国人保集团财务管理部副总经理、投资金融管理部总经理,堪称保险资管领域的年轻“老将”,在中国人保集团和中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有着丰富的经历,并拥有广泛的资源。

吸纳了如此之多的“名将”,让横琴人寿的未来备受瞩目。对于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该公司曾表示,将工作重点放在“稳”上,恪守长期稳健经营理念,坚定走差异化发展道路,直面初创期的各类挑战和问题,包括人才队伍建设压力、业务拓展压力等,有序推进各项工作,夯实发展根基。

据了解,作为领军人,兰亚东在其刚刚到任之时,曾给股东和公司制定了三个三年发展计划,其中第一个三年证明公司模式可行,争取做到成本可控,投入产出有期待。

不过,在市场人士看来,尽管横琴人寿已完成增资,但该公司是否能够扭转亏损局面,形势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