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再生宫斗 第一大股东欲“血洗”梅雁吉祥管理层
财经

“王的女人”再生宫斗 第一大股东欲“血洗”梅雁吉祥管理层

2019年04月18日 11:57:2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邱德坤 

导语:时隔近一年时间,曾被戏称为“王的女人”的梅雁吉祥,再次上演宫斗戏码。公司第一大股东烟台中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开征集投票权,欲在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的时间节点,替换梅雁吉祥现有人员,由其实控人马敬忠等人掌控梅雁吉祥。

4月16日晚间,梅雁吉祥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烟台中睿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开征集投票权,欲在董事会和监事会换届的时间节点,替换梅雁吉祥现有人员,由其实控人马敬忠等人掌控梅雁吉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恰逢梅雁吉祥董事会与监事会换届之际,而包括董监高薪酬议案等事项,再次成为公司管理层、股东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争斗的焦点。

4月17日,梅雁吉祥董事长温增勇表示,公司管理层具体没什么意见,尊重股东意愿。最终要等股东大会投票,假如大家表决同意,他们也尊重股东的最终表决结果。

梅雁吉祥净资产收益率过低

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提出的表决意见是,不同意董事候选人温增勇、胡苏平、张能勇等人担任董事;不同意监事候选人黄平娜、陈伟生、夏洁、胡志远担任监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温增勇、胡苏平均是梅雁吉祥现任管理层的成员。梅雁吉祥在2018年年报中介绍称,温增勇是公司第九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胡苏平自2010年5月至今,担任公司董秘一职。

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指出,上述表决意见是基于梅雁吉祥2018年业绩不佳,为了最大限度体现和维护上市公司及广大股东的权益和诉求为目的。

2018年,梅雁吉祥实现净利润约2189.31万元,同比下降81.18%。4月17日,烟台中睿方面对记者表示,梅雁吉祥在2018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不足1%,远远低于同行业水平。

烟台中睿方面同时列举了同在广东地区的粤水电(002060,SZ),其2018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6.79%,而与梅雁吉祥总资产基本相当的岷江水电(600131,SH),2018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8.7%。

梅雁吉祥2018年董事会报告称,公司电站所在区域,连续两年降雨量低于电站多年平均设计降雨量,主营业务水力发电受到较大影响。梅雁吉祥主营业务相对单一的现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收入增长,未来发展亟待寻求新的突破。

长年“靠天吃饭”的梅雁吉祥,此前就令烟台中睿等股东感到不满。在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上,烟台中睿方面的一位代表称,梅雁吉祥不能一直“靠天吃饭”,公司管理层不能将经营不利的问题,都归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上。

对此,温增勇在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上曾表示:“我们作为经营层还是有所欠缺。”

梅雁吉祥现有董事会内部也产生了分歧。4月7日,梅雁吉祥召开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赖广栋反对温增勇、胡苏平担任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理由是“不适宜担任董事”。

董监高薪酬提案再引争议

虽然梅雁吉祥董事长温增勇称管理层有所欠缺,但是公司管理层薪酬总额却很高。相关定期报告显示,梅雁吉祥董监高的薪酬总额,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为2010.4万元、1357.4万元。

按照梅雁吉祥董监高现行的薪酬方案:当公司实现年度净利润为正时,提取不超过公司经审计后净利润的4%,作为公司非独立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的奖励(税前列支)。

4月17日,梅雁吉祥一位不愿具名的股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梅雁吉祥管理层暂时没有作为,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有所作为,主要是他们薪酬太高,惹人不满。

温增勇称,那是他们(部分股东)的意见,公司管理层是按照公司的治理结构进行,公司的经营业绩是实实在在的。根据相关年报,梅雁吉祥在2017年和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约为1147.8万元、1716.5万元。

对此,烟台中睿认为,如果梅雁吉祥现任董监高能给公司带来较高利润,其薪酬总额较高也能认可。但是他们关注到,梅雁吉祥董监高薪酬总额占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的比例过高。记者计算得出,2017年和2018年,公司董监高薪酬总额占扣非净利润的比例分别约为175.15%和79.08%。

烟台中睿认为,这样的占比本身过高,也高于贵州茅台(600519,SH)董监高的薪酬总额,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在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夕,烟台中睿曾试图增加临时提案,进而修改梅雁吉祥现任董监高的薪酬方案,但是该临时提案未获梅雁吉祥董事会审议通过,未能提交股东大会表决。

此次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征集股东投票表决权,就包含不同意现任董事会审议通过的《公司第十届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薪酬标准及决策授权的提案》中的董监高薪酬标准。

4月7日,经梅雁吉祥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第十届董监高的薪酬标准:采用现金方式,每位独立董事的报酬固定为每年12万元(含税),按月支付。公司非独立董事、监事和高管薪酬,主要由基本薪酬+岗位工资+绩效工资构成。

梅雁吉祥进一步介绍称,基本薪酬以不低于梅州市最低工资为标准,结合公司经营效益及当地生活水平、物价指数的变化,可进行逐年调整;岗位工资和绩效工资,根据公司年度经营计划及任务指标、所任职务,进行综合绩效考核,并结合经济环境、公司所处地区的薪酬水平确定。

烟台中睿认为,董监高薪酬方案应该是股东大会审议的范畴,授权董事会审议与其利益相关度较大的董监高薪酬方案不合适。

烟台中睿方面欲进入管理层

除去提出不同意的表决意见,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同意董事候选人马敬忠、刘晓钦等人担任董事;同意监事候选人江喜庆、薛浩、何伟、刘辉担任监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多名人员与烟台中睿及其一致行动人有关。

天眼查显示,马敬忠为烟台中睿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刘晓钦、江喜庆,均是中睿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烟台中睿控股股东)的董事。

上述不愿具名的梅雁吉祥股东表示,如果不是到了梅雁吉祥董事会换届的时候,那么烟台中睿也是无计可施。

2018年,烟台中睿方面就欲罢免温增勇在梅雁吉祥担任的董事及董事长职务,但是遭到董事会阻止。

此次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正好是梅雁吉祥董事会、监事会即将换届的时刻,烟台中睿方面有机会掌控梅雁吉祥管理层。

烟台中睿方面表示,如果他们入主梅雁吉祥管理层,将主导并推动修改公司章程、削减监事人数,大幅减少董监高薪酬、改变经营模式、增加创新业务,实现战略转型和跨越式发展,推动公司主营业务及净利润大幅增长。

虽然烟台中睿方面并未明确表示,如果入主梅雁吉祥管理层,接下来将从事什么业务。但是在2018年,烟台中睿方面曾对记者表示,希望带领梅雁吉祥从事新能源汽车的相关产业。

烟台中睿成立于2014年6月,注册资本4亿元,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开发建设,新能源技术研究推广服务,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并购重组,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研发生产销售,企业营销策划。

但是,伴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烟台中睿能否让梅雁吉祥摆脱“靠天吃饭”的情况?

上述不愿具名的梅雁吉祥股东认为,在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的情况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相关企业也过得不好。3月14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就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对整个产业链都有影响,尤其是生产电芯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