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牧业靠资产处置避免退市,主业连亏三年!

西部牧业靠资产处置避免退市,主业连亏三年!

2019年04月20日 09:39:03
来源:中访网财经

null

内容来源:食悟 文|周藜

西部牧业昨天一连串发布26则公告,主要透露两个信息:2018年扭亏为盈,避免了深交所对其“暂停上市”的处罚。

根据年报数据,2018年西部牧业营收6.78亿元,同比下降2.13%;净利润1971.01万元,同比增长105.37%。

这意味着:即便2016、2017连亏两年,凭借着2018年扭亏为盈,西部牧业躲过了“退市”的厄运。

根据全球乳业新媒体领导者《食悟》的研究解读,西部牧业去年实现扭亏,靠的并非主营业务(奶牛养殖、液奶及奶粉生产销售),而是临时抱佛脚,依靠资产处置把利润做上来的。

财报显示,2018年西部牧业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是亏损1.11亿元。

再仔细看,2018年,西部牧业非经常性损益共计1.31亿元,其中,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占了大头,这项收入共计1.21亿元。

什么是“非流动资产处置”呢?比如卖地收入,卖房收入,都计入这个项目,最终都以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直接计入净利润里面去。

对于2018年扭亏为盈,西部牧业方面声称要归功于:旗下亏损养殖公司的剥离,加大科研投入占领市场份额,以及职业经理人的专业化管理。

如果仅靠他们官宣的这几个因素,这家企业又何必沦落为主营业务连亏三年的惨淡呢!

所以问题来了:西部牧业为何过得如此惨?

根据乳业专业优质媒体《食悟》的研究,我们发现西部牧业在牧场、液奶和奶粉等各项主营业务上,都面临着巨大压力。

奶源方面:为了建设优质奶源,西部牧业大力发展畜牧业,直到上市时已拥有多个奶牛养殖基地。自2014春节以来,国内奶牛养殖行业持续低迷,生鲜乳价格持续低迷,饲养成本却未降低,对西部牧业等中小乳企冲击巨大,上游拖累了整个公司业绩。也正是基于此,西部牧业才要累计向天山军垦牧业出售旗下16家亏损养殖公司资产及股权。

液奶领域:西部牧业面临着区域乳企的同质化竞争,新疆本地还有麦趣尔、天润乳业、西域春等知名乳企。这些企业在液奶市场的竞争更是激励,以生鲜牛奶为例,天润乳业目前已布局高、中、低端市场,且产品创新力度更强,营销团队更具战斗力,同样是上市公司的天润乳业,正在西部崛起。西域春则大力布局儿童学生早餐鲜奶,对于西部牧业来说丧失了众多优质养殖场之后,在液奶领域占取更多的市场空间其实并不容易。

奶粉市场:西部牧场在奶粉业务上也压力山大,虽然目前西部牧业旗下花园、花园童话、西悦、因爱宝贝、西悦茗星等系列产品均已通过配方注册。但在2017年11月28日,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西牧乳业存在配方管理混乱等12项生产体系管理缺陷,其中“西悦”婴幼儿配方奶粉被发现使用了过期营养强化剂ARA、DHA,数量超过18150听。西牧乳业因此被罚1631万元,而这也曾成为拖累西部牧业当期业绩的一大因素。

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消费信心比较脆弱,一次安全事故就有可能让品牌毁于一旦,想再重新建立信心,非常难。

与其他区域乳企一样,西部牧业不仅要面临大本营同行竞品的挤压,还要面临蒙牛、伊利等全国性乳业巨头的渗透。

西部牧业在财报中提到,第一梯队乳企为伊利、蒙牛和光明乳业,其中伊利、蒙牛已发展成为巨型企业;第二梯队为区域性龙头乳企,如西部牧业、天润乳业、西域春、夏进乳业、皇氏乳业、燕塘乳业等;第三梯队为地方性乳企。

根据近年来发展的趋势来看,第一梯队乳企渠道下沉吞噬区域乳企的市场蛋糕,已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在此背景下,财报显示西部牧业2018疆外营收同比下降10.57%。

在“前有狼、后有虎”的双重压力之下,西部牧业将何去何从,它们在发布的财报中也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西部牧业称,未来要坚持以品牌、市场和产品为着力点,战略目标是以婴幼儿配方奶粉为拳头产品,以液态奶、酸奶为辅,释放加工产能,进一步做好品牌推广宣传,加快市场统筹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