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谈刘强东“兄弟论”: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周鸿祎谈刘强东“兄弟论”: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2019年04月20日 09:40:37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文丨杨芳

近日,360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再次召开媒体会回应“360转让出清奇安信股权”一事。他形容“转让奇安信”股权为双赢局面。关于二人的关系,周鸿祎解释称,齐向东有一个亲自带企业上市的梦想。“老齐有一个带企业上市的梦,如果我们不卖,他们上不了市。同时,我们也获得投资回报,可以为未来的大安全战略布局。我和老齐两个狡猾的老同志,会双输吗?”

齐向东走后,谁是360的二把手?周鸿祎说道,“既懂互联网又精通网络安全的人找不到了。”周鸿祎将为360每个具体项目寻找二把手。他希望跳脱出产品经理职能,花时间在大战略上。周鸿祎相信,自己早年很多业务失败,不是缺乏眼光,而是没有二把手拆分战略、落实下去。

4月12日晚,360发布公告,拟对外转让所持全部奇安信股权,涉及持股比例约22.59%,转让价格拟定为37.31亿元,并收回品牌等授权。此外,360还宣布将进军政企安全领域。对于外界关于“周齐”未来是否存在竞争关系问题时,周鸿祎表示,360要做的不是同质化低价竞争,360要做的是一个网络安全生态,未来可以和奇安信合作。“安全”是360最大的优势,360不以短期盈利为目的。未来围绕“3+1”战略投资、收购几十家安全公司,第一国家网络安全大脑,第二城市安全大脑,第三家庭安全大脑,‘+1’为互联网战略。

他把评价自己为“0至1的创业者”,“创业者有两类人,一类人是从0到1,这类人天马行空,创新力好,一类人是从1到N,这类人踏实严谨,管理能力好。外界往往追捧0到1的人,却忽视1到N的人。我属于前者,老齐属于后者。”

谈起刘强东提及的“兄弟论”,他称“原本想谈塑料姐妹花”引众人大笑。“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大家在商言商。”他形容和齐向东的“分道扬镳”为双赢局面,“我获得了投资回报,老齐可以圆自己的上市梦。”

在长达近3个小时的采访中,老周虽然有些疲惫,但却全程保持直率幽默的本性。“我和任正非之间差了不知多少个马云,我和马云之间不知差了多少个任正非。”“你们说我像谁都可以,不要说我像贾跃亭,我跟他完全是不一样的人。”“我是一个表面强势实际上很弱势的人。我就属于叫的狗,人家说叫的狗不咬人,有的人属于不叫的狗,就咬死人。”

对于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提出的其对360回A股价表现问题时,他不假思索地就回答道,“我不关心360的股价,关心肯定会得心脏病的,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做庄,把我们炒得很高,然后又跌得很低,这种肯定不正常。”

回应“兄弟论”: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Q:最近京东刘强东“兄弟论”传得很广,外界也传出360和齐向东分家的消息,请问您是如何看待兄弟的?

周鸿祎:我本来想谈塑料姐妹花的问题,您非要问我兄弟的问题。我好久没和东哥见过了,不太评价兄弟论。有一个观点我不同意,我不存在跟别人分家,“兄弟论”或“分家”听起来有点江湖义气。今天的公司在商言商都是一种契约合作,大家合作,有人来投资,投资人是你的股东,做到一定时候,有人把股票卖掉套现走人了,这是按照当初商业约定和条款。就怕大家天天互相为人兄弟,大碗吃肉,大碗喝酒之间的利益算不清楚,等到某一天大家利益算不过来,这是比较落后的观念。所以,在公司内部,我们并不更多地相互成为兄弟。所以,我们觉得大家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任何公司,某一天也会有人离开,这都很正常,把他的股份卖掉,他套现,或者我们在里面投资新的公司,这都是按商业规则来做,谈不上分家。

当年老齐和我创办这个公司,从公司的角度,宣传代言人的角度,媒体的聚光灯、宣传的重点一般还是围绕着企业的一号位,因为一号位也是承担着最大的责任和压力。原来我是一号位,他是二号位,我们合作得很好,我们把公司带到美股,后来公司回归A股,因为合作得很好,包括老齐也从360获得很丰厚的回报,应该说各个方面都非常成功。我非常理解,作为成功的创业者,大家觉得有希望自己成为一号位。当时退市的时候,老齐就跟我说,他想自己独立地做一块,看自己能不能行。

我们就按照约定,支持他做一家独立的公司,投资了他,给了他产品,给了他技术,给了他品牌,你说这叫分家吗?如果非要说这是分家那就太狭隘了,商业领域没有分家的概念,老齐的公司把360的股份全抛掉了,拿了很多资金走,这都是有商业的契约,因为我们都是上市公司,这谈不上分家。齐向东跟我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梦想是有个上市公司。我当然要支持他了,他上市要解决独立性问题。证券公司对公司独立性有要求,如果一个公司要上市了,他的品牌、技术、大数据全部授权来自于来另一家公司这叫利益输送,包括我的楼被老齐免费用都叫不独立。对公司的独立性,中国的监管机构要求非常严的,所以,当然我们要收回来。

为什么要卖掉股份?很简单,我们留有一股就和他有同业竞争的嫌疑,这个事情说不清,倒霉的不是我,倒霉的是老齐,他上不了市。虽然有科创板,科创板放宽了很多制度,但对公司很多资质的要求并没有任何放松,比如对独立性的要求,对同业竞争要求。

我认为,谈兄弟没有意义,亲兄弟也得明算帐,大家在商言商,更何况齐向东的公司也不是他一个人,他要对股东负责,360能我一个人说了算吗?

如果谈到合作,原来一直是合作伙伴,这个烙印是永远抹不掉的,我们很好地合作,一起把公司做起来的,老齐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愿意再做一家新的公司,我们在业务上各方面支持他,再放弃股份支持他上市。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没有谁占谁的便宜,所以也谈不上分家。

回应“二号位人选”:可能需要多个二号位

问题:您刚才提到一号位和二号位,齐向东在的时候,大家都知道360的二号位是他,现在他自立门户的,你有没有考虑二号位乃至接班人的问题?

周鸿祎:我也想过,一号位和二号位其实非常重要。美国有本书《Power of two》,二是最有力量的,所以很多创业者都是两个人配合。有一次我和曾鸣讨论,曾鸣有一个观点很好,他说有两类人,一类人是从0到1,一类人是从1到N。媒体有时候会过多地夸大从0到1人的作用,从0到1的人非常有想象力,天马行空。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是从1到N,这里分得很细,从1到5也有,从1到1我也有,也有从1到1万,就不再细分了,这种人如果让他自己创业,自己无中生有想法那比登天还难,但你给他定好了方向,一个创业的平台,把方向定完了,他会有条不紊地很细致地运营和做出来,这类人也是成功者。

其实乔布斯是典型的从0到1的人,蒂姆库克从1到N的。乔布斯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牛,乔布斯没有二号位的时候,做Next的时,那个公司那叫一个乱。所以他回到苹果以后就买了一个队伍,换句话说没有蒂姆库克,苹果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我认为我是比较典型的从0到1的人,老齐是从1到N的人,老齐创业的时候,我们给他方向、策略和资源。今天你把从1到N的人,今天很多互联网公司二号位出来,给他1亿美金,完成从零起创业会比较困难。老齐自立门户后,我确实一直在找二号位,后来发现我找二号位不容易,两个原因。

第一,我这个人比较苛刻,要求比较挑剔,我对自己狠,对二号位的要求也很高,所以一直在寻找,但不容易。

第二,后来,我发现公司的业务集团化之后,360相当于有几家公司,一家做搜索的公司、一家做智能硬件的公司、一家做网游的公司、一家做安全的公司。今天找一个人既懂互联网又精通网络安全很难。后来我发现我需要多个二号位,因为二号位对业务要非常了解,也需要承接一号位的战略,需要了解一号位的各种想法,找出轻重缓急,要很好地分解。

有些文章批评我,说周鸿祎这两年确实错过了很多机会,我也承认。很重要的问题,不是我没眼光,我依然看到了很多机会,但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很合适的二号位能帮助我把战略很好地分解。想寻找二号位涵盖公司各个方面不可能,所以,我换了一种思路,也是这几年我一直在探索的,把公司的业务分置处理,在每个地方培养它独立的一号位团队,培养独立的二号位团队。从这个角度,我们对二号位的要求就降低了。

回应“清空股权局面”:双赢结果

问题:您特别高风亮节给奇安信松了一个大绑,让它很顺利地上市,那同时这次是不是也给360松了一个大绑,让我们在企业安全里大展拳脚呢?

周鸿祎:我不得不说你很毒舌,但很有道理。第一,我们如果不退出,齐向东上不了市,这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他们给我的价格也很合理,税后拿回来30亿的投资回报,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如果不解决股权问题,竞争一定不能避免,这不是指网络安全上有竞争,如果有同业竞争公司就上不了市。

我也很难受,有两家叫360的公司都在竞标一个大数据项目。很多领导也很疑惑,老问我怎么会有两个360呢?这对360也不是好事。

这次我们把投资卖掉,拿回足够的投资回报,把品牌收回。这对我们最大的一个机会是,在传统网络安全政企领域不再束缚手脚,可以按照我的想法去做。我想网络安全产业应该用完全不同的颠覆性的打法,过去的打法很尴尬,我自己不能做,老齐又不太愿意做,因为不太赚钱,我特别喜欢干一些不赚钱但有效果的事情。

网络安全之外,包括城市物理安全等,360可以放开手脚去做。我们帮了他们一个关键性的大忙,肯定也衡量了对我们的价值。所以,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问题:如果你自己回忆的话,这些年对齐总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周鸿祎:我印象最深的是360当年去美国上市时候。我对上市敲钟看得很淡,比如我们金融上市我没去,腾讯音乐上市我也没去,我也是腾讯音乐的天使投资人,360也是腾讯音乐集团的股东,大概几个百分点。我那天还感谢了马化腾,说马总的腾讯音乐做得很好,让我们赚到了钱。可能中国人对上市看得很重,老齐多次跟我唠叨,他最大的梦想是带一家公司上市,能亲自去敲钟。

当年上市时,运气不好,有些友商给有关部门写检举信,说我们有问题,当时主管部门来查我们。当时,我带队去美国做路演,我就和老齐分工,我在美国做路演,他在中国盯着,路演完了,我们第二天到纽交所上市。后来,我问他能不能赶得过来参加上市仪式,老齐特别想来,最后想了想犹豫说,一百个头都磕了,别最后这一哆嗦,我还是留在北京应对公关。他特别想来敲钟,但最后为了我们大局就放弃了。这次,老齐上市要来找我,需要我们签字,需要我们配合。我们也和老齐谈了资本的各种可能性,比如让老齐把公司卖给我们,老齐说钱不重要,我也不缺钱,我就是要把这个公司带上市。他有这个情节,这给我印象很深刻。

回应“996”问题:小公司可以996

问题:您对996怎么看?

周鸿祎: 我现在不评论大家对996的争论。人性的本质是这样的,大家都要为自己干活,这是人性。小公司为什么可以996?因为小公司进来的人都买了公司早期的股票,赌博更多的时间拿更高的公司股票回报,个人努力和公司成长相互联系,这时谈996和创业精神是容易感知到的。然而,公司上市大了以后,大家这种感觉就没有了。第一,股票肯定是越分越少,我们股票早就分完了。第二,现在拿到上市公司的股票,他没有那种创业感了。如果不好好干,公司股票也不见得垮;你好好干,股市大跌,它和你个人没关系。所以,小公司给他股票的激励感和大公司给他股票的激励感不一样。

评价股价回A一年表现:关心肯定得心脏病

问题:360回归A股有一年时间,如何看待现在的股价表现?未来会不会有一些措施来提振股价?

周鸿祎:第一,说良心话,我不关心360的股价,关心肯定会得心脏病。很简单,我们对A股不太懂,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被谁做庄,把我们股票炒得很高,然后又跌得很低,这肯定不正常。最低点代表我的价值,我不相信,最高点难道代表我们真实的市值,我也不相信,所以,在中国股市要有一颗坚强的心,学会忽略这些东西。

我们回来时,股票都是被锁定的,真正流通盘很小,大概几千万、一亿的资金就能把股票炒得很高,基本所有中概股,比如回归的完美、巨人、分众,顺丰等都经历过这个过程。越是这样企业家越要有定力,要坚持这种价值,股价只是一种反映。公司做得很好,大势不好股票也跌,这就说明公司不好了吗?有一大堆股市普涨,你也跟着占便宜,就觉得公司了不起,沾沾自喜?所以,在变化非常多的市场里,我们还是应该看看企业做了哪些对社会、客户有价值的事情,营收、产品、用户比较重要。我认为,公司现在股价回到比较正常的水平,未来360把大安全战略实施开,360会更有价值。

回应“大安全战略”:不做同质化低价产品竞争

问题:按照360的规划, 未来政企安全领域将成为360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业务增长点。这和奇安信主营企业安全业务有所重合。您怎么看未来两者的竞争关系?奇安信目前仍是亏损状态,360的更多盈利业务也在搜索、智能家居等。在安全领域,如何突破盈利瓶颈?

周鸿祎:我可以讲讲我的安全战略。第一,现在网络安全的政企市场是个没有多大的油水市场,360做安全不是奔着短期内营收。整个市场每年营收有多少?加起来100多亿。整个利润加起来大概一部游戏的利润。这个行业未来有潜力,但现实很骨感。两个原因,一是网络安全在整个中国信息化占的比例太低。大部分公司,我认为是在同质化,价格战,低价竞争,很多产品没有创新。360做这个行业一定要有所不同,我非常信任苹果的slogan“一定要与众不同”。

过去360安全行业是以卖东西为主导,今天360要做政企网络安全,是以真正帮助他们发现和抵御国外的攻击,抵御未知的攻击为衡量指标。网络安全大脑、网络安全大数据、威胁情报是360能做而别人做不了的。今天网络安全是服务业,不是比卖盒子,如果中国还停留在不问效果,只看谁做一堆硬件卖给单位,中国网络安全行业永远做不起来。360要做新的东西,像办公网络里,防火墙UTM已经做了小二十年了,不缺人做,我们找人合作就好了。360要做工业互联网安全,要做车联网安全,要做新兴领域的网络安全。所以,360和已有的公司根本不存在竞争的关系,相反我把新的事情做到了,对他们是个推动和赋能。

360真正会为国家网络安全做高屋建瓴的顶层设计,最后我会推荐很多网络安全公司来完成中间某个具体产品的研发。360会用一种生态的打法来做,未来360是用投资这种打法,投资很多网络安全公司,我们不是以行业为敌,通过这种打法推动整个行业发展。360通过这个方法可以促使很多网络安全公司生存发展,我们和生态企业共同推动中国网络安全产业上一个层次。

360没有任何兴趣和他们的产品做低价竞争,360今天有来自互联网的收入,我在网络安全上本来没收入,很容易一元中标,我没有必要搞这种没意思的事情。360也不愿意做同质化,低级别的事儿。这些产品做了很多年,事实也证明,有一定效果,但不解决核心问题,360一定要解决核心问题。今天360不以短期营收为目标,如果以短期营收为目标,最好360多去国外买两款游戏,啥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做的甚至不一定带来收入利润,但真的能对整个网络安全产业带来能力的提升,技术的提升,做法的改变。某种角度,我也希望以360一己之力,就像当年360免费杀毒颠覆整个个人杀毒一样,带来政企安全市场焕然一新。

问题:360在过去几年,手机、短视频、直播等领域做了很多业务,现在是聚焦大安全,还是以后会进行多元化的尝试。

周鸿祎:360肯定聚焦在大安全,我们的“大安全”战略是“3+1”,第一是国家网络安全大脑,专门解决网络安全政企市场问题;第二是城市安全大脑,用新技术来解决城市的物理安全问题,可以理解是原来智慧城市的安全城市领域,安防领域;第三是家庭安全大脑,包括儿童手表和未来要做的儿童机器人,智能音箱,摄像头,这是围绕着家庭来解决个人安全和家庭安全问题,这是我们三个核心战略。“+1”是现在的互联网战略,比如搜索、网游、导航、短视频等合在一起。

回应360大安全模式:对小米模式做了很多研究

问题:360内部信提到,未来在企业安全方面会投资很多公司,你们某种程度上有没有参考小米的生态模式,有找雷军聊过吗?如果投的话会投哪些细分领域?你们和小米现在操作方式上有哪些异同?

周鸿祎:我确实对雷军小米模式做了很多研究和学习。雷军讲过,要尊重人性,顺势而为,所以小米,投资了很多硬件公司,每个公司都有一号位。小米的模式很好,做好小米的品牌、销售流量、用户的管理,小米+零售渠道,IoT云端赋能。原来大家做网络安全会比较执迷于技术多么厉害,防火墙超过谁。我后来发现网络安全市场被切割得非常碎,如果没有生态链打法,自己去做毫无可能。所以,我换了一种思路,把公司的业务分置处理,在每个地方去培养它独立的一号位团队,培养独立的二号位团队。

问题:你们的模式和小米的模式有什么不同?

周鸿祎:我借鉴了他,但不能完全照抄,毕竟他是做硬件,我是做软件和服务。360未来要做好非我们核心的事情,包括中场和核心的技术以及用户,我更愿意很多业务让它独立发展,独立运作。

我跟任正非之间不知道差了多少个马云,跟马云中间也不知道差多少个任正非,他们都是我膜拜的对象,人家可以把公司管得很强,我缺乏这种管理的能力,但我的方向感比很多行业大佬强,像路由器和儿童手表,都是我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行业里很多事情是我第一个做的,我认为,我的方向感依然比行业里一些大佬只强不弱,但因为我们管理上没有做好,所有业务变成公司内部做。这个团队是打工的,他们每天只是完成老板的指令,完成公司的任务,他们也做得不差,但做不到像外面创业者那么拼命,像打了鸡血一样玩命地做,最终没有做成。

我跟任正非和马云这样的企业家还差得很远,即使是任正非,手机业务上还有余承东这样厉害的人。我们学不来华为模式,小米和阿里也都有自己的路线和成功方式,我也在探索自己的方式。打完3Q大战之后,我就知道跟马化腾的差距是很大的,侥幸生存下来,我认为我不可能也没有能力管理一个庞大的帝国一样的公司。

问题:360的定位是最大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安全公司,但财报你们现在还是没有把安全作为独立的营收,你们现在已经清晰了这个大安全战略,也清晰了这种生态打法,什么时候360财报上会有比较明显的改变?

周鸿祎:360的模式很独特,如果只做安全,今天在安全上的技术高度和专业高度是做不到当前成就的。我们当初无意中走对的一条路,安全不赚钱,反而通过免费杀毒赢得这么多安全大数据,包括解决了众多中国老百姓安全问题,建立了互联网模式。未来360进入大安全领域,我们的收入希望来源四方面:

第一,互联网模式不会放弃,包括3+1战略,有的人赚钱花天酒地,我赚了钱反哺安全。

第二,希望IoT收入能增加,不是靠硬件赚钱,过去通过App把用户连接起来,现在通过智能硬件连接起来,希望IoT能继续探索互联网的收入。

第三,国家网络安全大脑和智慧安全城市,我都觉得未来会有收入,会改变安全收入为零的局面。这两块头一两年会以耕耘、投入为主,不要寄希望于短期内有收入。

希望大家理解,虽然我们收入不太来自安全,但我们绝对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公司,我们要比一比指标,挖掘漏洞的能力,发掘App的能力,否则对我们很不公平。

回应高管离职:自然新陈代谢

问题:近年360很多高管离职,你认为他们的离职是偶然吗?

周鸿祎:高管的离职,只要是新陈代谢,我认为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三个理由:

现在互联网再往前走,00后已经粉墨登场,如果我们的高管还用原来70后,一直保持不变,不腾出位置给年轻人,反而大家评论说,周鸿祎的高层老不换,人都老旧了。360分股票还是做得比较大方的,这几年我们上市,我不客气地讲,很多高管还是挣到了钱,他们实现了财富自由。

第二,360的高管也很辛苦,当年很多高管不只是996,很多高管给360奉献了青春,很多女高管离开之前都没有生孩子,但996适合年轻人,到40多岁之后,上有老下有小,家里都很难,这和钱没关系,有些人移民了,有些人回家生孩子。高管不是流失,是做了替换,新高管我还没有宣布。现在新的高管年纪要普遍年轻一些。

上市前后公司的运营方法也是不一样的,保持高管经常、适度的调整是对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的高管在我这里挣几千万,几亿,大家觉得我为你付出了,也做了一些事情,但到一定时候觉得有了新的目标就离开了。所以,我们的高管基本没有到别的企业去,大部分退休了。

回应“员工评价”:表面强势实际很弱

问题:我认识很多360的朋友,他们之前说老周太厉害了,太懂产品的就比较强势。

周鸿祎:您问了我一个很心痛的问题。可能你见我的前员工还不多,得到的印象是比较片面的。我是表面上强势,实际是很弱的。我是会叫的狗不咬人,有人说不叫的狗咬死人,看上去表面很温和。我是比较有激情的人,说话嘴上没门,一说起来啥话都敢说。和我相处比较久的同事,比较了解我的人反而知道我最大的弱点,只要说的有道理会说服我。有时候我耳根比较软。熟悉我的老员工知道,我睡一觉气消了还是会找我。新员工不知道会被吓回去,这是我需要反思的地方。

谈外界最大的误解:没有耐心

问题:您认为外界这几年对您个人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周鸿祎:我这个人比较表里如一,不太装,一装你们能看出来,我这个人的优点和缺点都比较明显。要说有点误解,我想想,老说我对事儿没有耐心,这是最大的误解,我确实不是很有耐心,我比较急躁。比如,如果你能把事情做出阶段性成果,或者最终事情做不成,我会换个人再做。其实,我们做手表从2014年开始已经做五年了,我还是挺有耐心的。大家对我误解,我一急喜欢批评人,不太熟悉我的人就受不了,离职的时候说这个东西没做好老被老周骂,慢慢对我形成妖魔化的东西。

不过,我刚刚又反思了一下,我是挺没耐心的,我需要变得有点耐心。因为有时候做一件事,用一个人,可能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才能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