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基金亏损后广发证券涉事高管频频离任 内部仍在追责
财经

海外基金亏损后广发证券涉事高管频频离任 内部仍在追责

2019年04月21日 19:41:47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记者 万佳丽)讯,继从华夏基金总经理位置跳槽而来的“猛将”汤晓东辞职后不久,4月16日,广发证券又出现了人事变动,这一次轮到在广发证券干了近10年的老董秘罗斌华,取代他的是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徐佑军。

这也被外界认为是继广发证券香港子公司对冲基金Pandion巨亏事件后的相关人员问责的开始。并且,广发证券公告中也有提到,目前,相关人员问责工作正在推进中。

某接近广发证券的董事告诉财联社记者,罗总(罗斌华)是公司的老员工了,这次只是卸任董秘的头衔,还是公司副总经理,本来之前董秘相关的实际工作也主要是徐(佑军)在负责,罗总主要负责公司投资板块,对公司经营管理影响不大(其指的这个投资板块主要是广发信德和广发乾和)。“但同时卸任公司董秘、联席董秘,在公司人事变动上影响还是挺大的”。

相比之下,从华夏基金跳槽来广发证券不到一年的汤晓东就显得没那么幸运。4月17日,记者从广发证券一部门老总处获悉,汤晓东已经前往贝莱德担任中国区主管,随后贝莱德也对外进行了公示。记者多次联系汤晓东,其表示“正在开会”随即挂断。

问责工作正在推进

根据广发证券公告,因工作需要,原董秘罗斌华不再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联席公司秘书,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聘任徐佑军担任公司董事会秘书、联席公司秘书。

资料显示,罗斌华自2009年11月起就开始担任广发证券副总和董秘。可以看出,罗斌华已经是广发证券的老董秘了,事实上其在广发证券2010年借壳上市之后就已经担任上市券商广发证券的董秘。2015年4月,广发证券登陆港交所,完成A+H股上市的同时,罗斌华也成为公司的联席秘书。

曾有接近广发证券董事会的人士告诉过记者,罗斌华是公司的“重臣”,不是发生了对公司有重大影响的事,不会“动到”他。

并且,罗斌华不是一位简单的信披董秘,其更多负责一些投行投资等业务相关的工作,起初担任广发证券投行部总经理,之后又先后担任广发信德董事长,广发乾和董事长,负责公司的对外股权投资,同时自2011年7月起也担任广发控股香港的董事,参与广发证券海外的投资。

而汤晓东虽然一直被认为是一枚“猛将”,但来广发证券不到1年,此前是华夏基金的总经理。

汤晓东的履历非常精彩,并且海外背景丰富。2018年广发证券邀请汤晓东加盟,并担任广发控股香港CEO,也是看好其对海外投资机构的熟悉程度以及其丰富的国际投资经验。汤晓东自2018年6月起任广发控股香港董事、总经理。

2019年3月26日晚间,广东证监局决定对广发证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认为广发证券存在对境外子公司管控不到位,未有效督促境外子公司强化合规风险管理及审慎开展业务等问题,其中涉及相关董事、高管责任人员问责。

据广发证券2018年年报,董秘罗斌华报告期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为162.78万元,2017年罗斌华的报酬是332.22万元,缩水一半。

另一位董事高管林治海也牵涉在Pandion基金事件之中,其在广发控股香港担任董事,并且是广发证券总经理。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对广发证券总经理林治海责任认定以及董事绩效薪酬考核方面,独立董事杨雄给出了投弃权票,理由是鉴于公司《关于对Pandion基金事件相关责任人员合规问责方案的报告》对林治海先生的责任认定和问责措施,以及对该董事自我评价结果的复核,结合公司《合规问责办法》、监管部门要求,后续个人责任仍有不确定性,故对《关于董事2018年度履职考核的议案》中3.5 项投弃权票,对《广发证券2018年度董事绩效考核和薪酬情况专项说明》投弃权票。

另一位独立董事汤欣也表示,鉴于《广发证券2018年度经营管理层履职情况、绩效考核情况、薪酬情况专项说明》中尚未建立公司在风险事件中和特殊情况下对于经营管理层进行考评的完善方案,对于本项议案持有保留意见。

其书面表示,目前,相关人员问责工作正在推进中,鉴于该情形导致对相关人员 2018 年履职考核情况所依据的资料不完整,本人无法对相关事项做出判断。

照搬国外的投资人才和系统,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近些年,中资大型券商都逐渐走出去,在国际市场上展开投资,进行国际化探索。前有光大证券海外并购基金破产,后有广发证券二级市场对冲基金清算,为何国内大券商在走出去过程中,却屡屡面临海外投资巨亏的结果?直接引进海外人才,照搬海外系统,就能实现国际化的发展了么?

广发证券在2011年管理团队换班时,新一届管理层就曾表示过,“公司立足于将传统的经纪、投行、资管、投资四大板块做优做强,追求卓越,为买方业务的多元化创造业务资源和基础。今后,多元化的买方业务将构成证券公司业务转型后的主要收入来源。另一方面,公司还将加快国际化的战略,通过多种方式,将广发香港公司建设成为公司国际化业务的综合运作平台。”

广发证券这些年也确实在引进海外人才,构建完善的IT系统等方面做了努力。

曾有一位海归高管对记者抱怨过,广发证券这些年虽然很注重在海外市场的发展,也重金聘请了一批海外工作经验丰富的人才,但实际上这些人在广发证券内部发展的并不是很好,总体广发证券国内背景的高层对这些海归人士会有排外心理。“哎,很难真正取得董事高层的信任,在工作上存在观念理念的分歧,一些工作难以开展,我是想做点事的,但实际做不了多少事“。后来这位高管也离开了广发证券。

“中资券商对衍生品业务的敏感性不高。”上海高级金融学院金融学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李祥林表示,“中国从十年前就是主要大宗商品的主要消费者。在多项大宗商品类别的消费超过50%。但是几乎所有券商都无法给国内大型企业和个人在大宗商品方面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熟悉海外对冲基金的人士对记者评价道,广发证券这次还是太激进了,在缺乏海外衍生品对冲基金投资经验的情况下,本来就应该谨慎,刚开始不应该投入这么多资金。“这需要建立好完善的IT系统来支撑投资经理的投资,国内券商IT系统的交易速度和别人外资投资机构的交易速度差得不是一点点,在前中后台没有完善的IT系统支持的情况下,你怎么和别人干?请一个国外的投资经理来也是白搭,不给他系统、数据、成体系的投资支撑,他能做什么?”。

有了解Pandion基金情况的人士告诉记者,基金经理是法国人,公司的一些风控人员等也是海归,但缺乏完善的风险预警机制,止损机制,遇到市场波动较大,最后基金资金撑不住了。

公告显示,Pandion基金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该基金于2018年12月31日的净值-0.44亿美元及2018年度亏损1.39亿美元在公司经审计的合并财务报表中反映,减少公司2018年合并净利润为9.19亿元,已超过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