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报告: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财经

穆勒报告: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2019年04月22日 10:37:24
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

· 全文共 3827 字,阅读时长约 10 分钟

·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刘胜军改革 | liushengjunReform

宪法并未特别地或永久地免除总统妨碍司法的法律责任。——特别检察官穆勒

文 | 刘胜军

01、后真相时代

特朗普是美国政坛百年一遇的人物,他把总统职位变成了真人秀主持人。他每天都引发争议,而且他极为享受这一过程。

从他开始就职的那一刻,这个“山巅之国”居然无法就“今天是晴天还是阴天”这样的简单事实本身取得共识——这是美国的国父们无法想象的诡异景观。当时,对于参加就职典礼的人数有多少,白宫和媒体给出了截然不同的数据。虽然媒体有图有真相,但这不妨碍白宫发言人美其名曰“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特朗普则给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媒体贴了个标签“假新闻(fake news)”。

从特朗普宣誓那一刻起,美国步入了“后真相时代”。

null

02、unknown unknowns

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有句名言:

null

• As we know,there are known knowns;there are things we know we know. We also know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that is to say we know there are some things we do not know. But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the ones we don't know we don't know.

拉姆斯菲尔德的名言在穆勒报告上应验了。

穆勒报告——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报告之一终于公布,但随处可见“此处删去xx字”。不明觉厉,还以为这是英文版的《废都》呢。

特朗普甫一当选,《时代》杂志就称之为“美利坚分众国总统”,按照这一标准,他相当成功。对于删节版的穆勒报告,“假新闻”和“真新闻”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解读:

• CNN 的大标题是“穆勒完全有理由起诉特朗普妨碍司法但他没起诉”;不仅如此,CNN还发表评论文章“如果这不叫妨碍司法,那啥叫妨碍司法?”激愤之情,溢于言表。

null

•《达拉斯晨报》虽然是个小报,但因为用了《穆勒报告:没有通俄》的醒目标题,因而得到了特朗普推特热情转发。

null

俗话说,you see what you want to see 。对于特朗普而言,他已经充满自信地宣布:

• 致那些憎恨我的人和激进的左倾民主党人—— Game Over!没有勾结,没有妨碍司法!

null

03、巴尔与特朗普的“双簧”

所有特朗普政府官员都会面临被解雇的 FBI 前局长科米那本书名《至高忠诚(HIGHER LOYALTY)》所提出的问题:你是忠于总统还是忠于国家和法律?

null

现在轮到司法部长巴尔做选择题了。民主党人敲打巴尔先生:

• 你不能既做司法部长,又做特朗普的辩护律师!

null

民主党人有 100 个理由不相信巴尔:

• 巴尔是在特朗普愤怒地解雇不听话的司法部长塞申斯(其实塞申斯已经相当温顺,只是没达到特朗普希望的百般顺从而已)后新提名的,其可信度必须打问号;

• 在移民和边境墙问题上,巴尔一贯持强硬态度。在 90 年代初首度担任司法部长期间,巴尔就曾提出要修建边境墙以阻挡非法移民的进入。在国会听证会上,巴尔也明确表示支持特朗普修建边境墙,并将积极推进特朗普政府的强硬移民政策。此人是特朗普的铁粉!

迄今为止,巴尔每个动作都令人生疑:

• 穆勒关于“通俄门”秘密报告长达 300 多页。巴尔匆匆写就四页摘要,但仅引用了穆勒报告中的 65 个词,就断言特朗普不应被起诉。

• 巴尔不仅拒绝公开未删节版,而且也不向国会提供未删节版。

• 4 月 18 日 11 点巴尔向国会提交删节版报告,但 9:30 他耍小聪明抢先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先入为主影响公众观点。

• 虽然对于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穆勒未下最终结论,但巴尔却一点都不谦虚,“作为司法部长,我有权做出判定”。

• 巴尔还故弄玄虚地说,“据他人描述,当特别检察官穆勒了解到巴尔的认定后表示,‘巴尔作为司法部长,有权做出这个决定’ ”。

• 巴尔承认白宫在报告发布前已经阅读过了,但还此地无银地表示,“虽然白宫有机会对报告提出‘编辑意见’,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

• 巴尔还特别表扬“特朗普在特别检察官面前非常主动配合、没有躲躲藏藏”。如此令人喷饭的“美白”连“自我表扬的大师”特朗普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

巴尔和特朗普的双簧演的不错:

• 巴尔发布会前,特朗普连发十多条推特热身、造势。

• 特朗普在推特上热情预告:敬请收看 9:30 司法部长新闻发布会(这足以表明特朗普对巴尔会说些什么已然胸有成竹)。

null

04、真相,它就在那里

仓央嘉措诗云: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虽然全长 448 页的穆勒报告有 6% 不宜公开的内容被涂黑遮挡,但真相已经水落石出。

null

做贼心虚

2017 年 5 月,前司法部长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椭圆办公室通知特朗普,穆勒被任命为特别检察官。特朗普跌坐在座位上仰天长叹:

• 我的天啊。这太糟糕了。这是我总统任期的终结。我完蛋了,我完蛋了(I am****ed)。

• 人人都跟我说,如果有特别检察官,这就会毁掉你的总统任期。调查会持续好多年,我将无法做成任何事。这是在我身上发生过最糟糕的事。

• 你(司法部长塞申斯)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本应该保护我的。

不过,特朗普强力否认自己心虚,他推道:

• 这不是妨碍司法!我有权终止这整个的“猎巫行动”。我可以解雇任何人,包括穆勒。但我没这么干。我有解雇他的权力,但我没这么做。

null

既然如此,为何不遗余力地阻挠调查?司法部长巴尔为特朗普辩护道:

• 特朗普一入主白宫就被调查,这是史无前例的局面。正如穆勒报告所描述的,有很多证据表明总统深感沮丧和愤怒,因为他认为调查削弱了总统权力,而且是由政治敌人和非法泄密所推波助澜的。

司法部长的辩护水平比总统律师还高明。

是那些不听话的下属救了特朗普一命

特朗普不是没干预司法,而是干预了但下属拒绝执行。

• 2017 年 6 月,特朗普要求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 McGahn)致电监督调查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要求其解雇穆勒。麦克加恩表示拒绝,随即辞职抗议。

• 事发两天之后,特朗普又通过幕僚传话给当时仍担任司法部长的塞申斯,要求他公开表示调查对总统“非常不公平”、穆勒应把调查限制在“会影响未来选举”的范围内。塞申斯并没有这么做。

• 《纽约时报》曾披露特朗普要求科米终止 FBI 对总统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调查。特朗普发推称,“我从未要求科米停止调查弗林。这不过是掩盖科米又一个谎言的更多假新闻!”但穆勒报告却指出,“即便他们作了这些否认,大量证据仍然证实了科米的说法。”

• 特朗普还曾迫使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J·Rosenstein)召开关于 FBI 局长科米被解职的新闻发布会,想让罗森斯坦说那是他的主意。罗森斯坦告诉总统这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如果媒体问起他,他会说出实情。”

null

▲副部长罗森斯坦在发布会上呆若木鸡的表情让网友认为他被部长巴尔绑架了

穆勒在报告中写道,特朗普试图影响通俄门调查的努力“大都不太成功,但这主要由于总统身边的人拒绝执行他的命令或依从他的请求。”

因此,特朗普宣布“这份报告完全可以证明我的无辜”,但穆勒报告却这样写道:

• 特朗普在任期间的行为造成了一些困难的问题,阻碍我们最终确定有没有发生犯罪行为。

律师救了特朗普一命

特别检察官穆勒一直希望与特朗普面谈。性格冲动的特朗普好几次都几乎同意了,但遭到白宫律师团极力反对,认为这简直是自杀。在超过一年的讨论之后,特朗普拒绝接受面谈,而是提供了书面回答,且拒绝回答关于干预司法、当选到就任前过渡期间的问题。

穆勒报告证实了特朗普律师团队的英明:穆勒有大量未经解答的问题、误导性和相互矛盾的陈述,以及无法解释的行动,要向总统质询。报告明确指出,如果接受问讯,会让特朗普面对更多问题。穆勒说,他之所以选择不传唤总统,是因为法庭上的争斗会推迟调查。

穆勒把难题留给了国会

穆勒报告称,特朗普“公开抨击调查,通过非公开行动来控制调查,并通过公开和私下努力鼓励证人不要配合调查”。

穆勒绝没有说特朗普无罪,而是表示是否起诉的决定权属于国会。报告称:“可以推断出他(特朗普)的意图。”

穆勒报告列举了特朗普涉嫌妨碍司法的 10 个例子,并建议国会对这些行为进行调查和采取行动。更有意思的是,穆勒特别指出:

• 鉴于特朗普的权力,总统的公开评论也可能被视为妨碍司法。

天啊,特朗普发了多少条推特啊!

null

穆勒和巴尔的最大分歧就在这里。巴尔声称:

• 尽管罗森斯坦副部长和我并不同意穆勒检察官的一些法律理论,而且感觉一些例子并不足以构成妨碍司法,但我们得出的结论并不是仅仅简单基于这两点。

Game is not over

虽然特朗普坚称“GAME OVER”,但穆勒报告并不这么认为。报告中使用最多的一句话是“对正在进行的事务构成伤害”,因为这句话报告约十分之一的内容被删减。“正在进行的事务”恰恰表明:调查远未结束。

05、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穆勒报告最具杀伤力的是下面这段话:

• 假如我们经过全面的事实核查可以自信地说总统并未妨碍司法,我们肯定会明明白白表达出来。但,基于事实和法律依据,我们无法做出总统无罪的判定……因此,本报告虽然没有下结论说总统有罪,但也无法免除他可能的罪行。

穆勒报告向国会发出了呼吁:

• 国会根据妨碍司法的法律对总统不当行使权力采取行动,符合分权和制衡的宪法精神和任何人都不应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原则。

• 宪法并未特别地或永久地免除总统妨碍司法的法律责任。

民主党人已经明确表明不接受司法部长对穆勒报告的“霸道解读”,他们接下来将:

• 传唤未删减的“完整报告”

• 要求穆勒到国会作证

• 或许传唤在巴尔发布会上“表情呆滞诡异”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到国会作证

null

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这不仅仅是党争,更关乎法律的神圣和尊严;这是一场“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的意志大较量,其结果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能否捍卫其制度 DNA 的纯洁性。

END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null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