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易日盛业绩增速大幅放缓  实控人高管踩点祭出减持计划
财经

东易日盛业绩增速大幅放缓 实控人高管踩点祭出减持计划

2019年04月22日 18:26:54
来源:投资时报

​截至2019年4月21日,游戏行业指数近三个月的涨幅达26.58%,巨人网络仅以4.15%的同期涨幅排在该指数45只成分股的倒数第四位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既是2018年12月政策重新开闸以来国产网络游戏审批信息名单中的常客,又是2019年首批进口网络游戏审批获得版号的受益者,更何况证监会又再次恢复审查广受关注交易对价高达305亿元的重大资产重组。当盛夏的气息日渐逼近,对巨人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巨人网络,002558.SZ)来说,似乎已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步伐了。

然而就像李宗盛所唱: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不到2个月时间,该股先是从19.6元/股上涨40%至27.3元/股的年内高点,而经过一个月后,其20.32元/股的股价表现几乎回到本轮行情的起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21日,游戏行业指数近三个月的涨幅为26.58%,而巨人网络仅以4.15%的同期涨幅排在该指数45只成分股的倒数第四位。甚至该公司股价近18.62%的最新月度跌幅,排在成分股跌幅榜的第三位。

分析人士指出,一方面,巨人网络一波三折的重大资产重组已耗时850天,在A股游戏公司当前市值第一的世纪华通(002602.SZ)298亿元并购过会后,市场上关于二者只能“择一录取”的传言令投资者的信心开始动摇;另一方面,该公司325亿元市值限售股于4月22日正式解禁,其股价可能将进一步承压。

更重要的,受此前团贷网暴雷影响,巨人网络及其创始人史玉柱,现在必须面对在资本市场里大打折扣的信任度。

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团贷网暴雷事件是否会牵连史玉柱或者巨人网络?对史玉柱的个人信用以及该公司未来的发展是否会出现负面影响?

针对巨人网络的投资者极为关心的问题,《投资时报》记者发送提纲至该公司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日并未收到对方回复。

暴雷阴霾不易散去

团贷网暴雷产生的影响或仍未结束。

事实上,从派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派生集团)、团贷网实控人唐军7年前拍下史玉柱价值213万元的三小时慈善午餐会开始,二者在资本市场的交集从未间断。

公开资料显示,史玉柱旗下宁夏巨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不仅是团贷网项目一亿元A轮融资的唯一投资机构,还是2亿元B轮融资的跟投机构,并持有后者母公司派生集团1.51%的股权。

派生集团于2017年年底成功借壳鸿特精密(300176.SZ)登陆A股,并于2019年2月25日起更名为广东派生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派生科技)。截至2018年年底,派生集团直接持有和通过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派生科技的股权比例合计31.67%。

2019年4月19日,受子公司团贷网暴雷事件影响,派生科技27.81元/股收盘价较52周高点下挫53.78%,市值蒸发最高达126亿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股价并未如市场一度风闻的“将跌至10元/股以下”,而是在连续9个跌停后于4月16日打开,并走出一段逾43%的上涨行情。有关人士称,关于派生科技未来主控权问题或将引发变数。

天眼查显示,民生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盈生创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黄山海慧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和北海宏泰投资有限公司,目前持有派生集团的股权比例分别为5.93%、5.51%、2.54%和1.27%。

穿透层层股权后可知,上述四家公司的实控人分别为卢志强、姜兆和、傅军和林荣强,其与史玉柱一起同属“泰山会”成员。

而团贷网暴雷事件牵涉最深的恐怕是傅军旗下的“新华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新华联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战略投资了派生集团旗下的另一个明星项目——主营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的小黄狗,而斥资1.5亿元其持股比例却不足1%。目前后者除因母公司暴雷事件被外界质疑现金流紧张、公司账户被冻结等负面消息外,还存在估值过高、盈利模式不清晰等“硬伤”。

更严峻的是,2018年8月1日,“新华联系”旗下港股公司新丝路文旅(0472.HK)以增发股票方式完成并购你我金融全部股权。据了解,后者系派生集团旗下、法人同样是唐军的P2P网贷公司。交易完成后,新丝路文旅总股本增至42.93亿股,其中派生集团持有10.86亿股,占本次发行后总股本的25.29%,进而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但暴雷事件的出现冲淡了新丝路文旅业绩在2018年扭亏为盈的利好因素。事件曝出后首个交易日,2019年3月28日该公司股价大幅下挫9.62%,并在4月8日再度大跌9.09%后宣布停牌,至今仍未复牌。

相比之下,史玉柱及巨人网络沉默不语的同时,其账面损失恐怕远远小于前者。

325亿元天量限售股解禁

与网贷平台资金链出问题令投资人蒙受损失类似,A股市场资本家们集体减持套现对中小股们的“伤害”不亚于前者。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19日,来自158家公司的290亿股限售股在2019年4月份解禁,解禁市值为今年最高的月份,超过4400亿元。仅本周限售股解禁的市值就接近1900亿元,其中,长江电力(600900.SH)和巨人网络两家公司的解禁市值分别达1132.66亿元和324.57亿元,合计占比达77%。

尽管长江电力解禁市值是巨人网络的三倍之多,但前者本次解禁市值仅为其总市值的30%,而巨人网络则接近8成,且自4月22日起成为全流通股票。

据了解,巨人网络本次解禁限售股的持有公司有8家,并位列其十大股东的前8名。其中,史玉柱旗下的上海巨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腾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解禁股份数量合计7.6亿股,解禁市值154.39亿元;著名风险投资人吴尚志旗下的鼎辉投资通过上海鼎晖孚远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孚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解禁股份数量合计2.54亿股,解禁市值57.51亿元;巨人网络管理层及员工持股平台上海腾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中堇翊源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解禁股份数量合计2.92亿股,解禁市值59.27亿元。

而史玉柱的“老伙伴”马云、卢志强及姜兆和旗下公司参股的上海铼钸投资咨询中心(有限合伙)和联想旗下的弘毅投资合计持有的解禁股份数量同样为2.92亿股。

不过,除上海铼钸外,其余七个股东均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鼎晖系和弘毅已质押其所持全部巨人网络股份,上海腾澎股权质押数量占持有股份比例最低,也仍高达77.09%。

截至4月22日收盘,巨人网络升0.2%至20.36元/股,市值达41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