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率跳水!投行大佬组团入股 “保驾” ,天地在线隐瞒关联再闯IPO能成功吗?
财经

毛利率跳水!投行大佬组团入股 “保驾” ,天地在线隐瞒关联再闯IPO能成功吗?

2019年04月23日 00:05:18
来源:叩叩财讯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导读:在天地在线的股东名单中,不仅有多位昔日知名的投行大佬级悄然潜伏,而在这些大佬的牵线搭桥下,与其关联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以及新锐券商也纷纷现身其中。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李晓阳@北京

在铩羽IPO一年半之后,北京全时天地在线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地在线”)终于决定再次重走上市之路。

2019年4月中旬,天地在线第二次冲击IPO的申请正式被证监会接受,其全新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也在随后公开披露。

相比其首次IPO,二进宫的天地在线显然已经做好了更为充足的准备,不仅更换了首次保荐不力的中介机构——从中德证券投至民生证券麾下,在其正式重启IPO之路的前夕,数位重磅神秘股东的突袭入股,又为其顺利上市增添了筹码。

“在首次IPO时,天地在线虽然存在着业绩不突出、对合作商高度依赖、毛利率异于同行等问题,但因其有重磅股东的加持,故其对结果原本是颇为自信的。”一位接近于天地在线的有关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于是,在首次失利后,即将第二次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时,又一批拥有相当“背景”的股东被引入。

据叩叩财讯调查,在天地在线的股东名单中,不仅有多位昔日知名的投行大佬级悄然潜伏,而在这些大佬的牵线搭桥下,与其关联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以及新锐券商也纷纷现身其中。

不过,即使有如此“背景”,但天地在线的再次IPO之旅依旧充满变数。

在其重启IPO之旅前夕,其数位重磅股东因在二级市场上违规买卖股票遭遇监管处罚,就其基本面上,虽然其看似解决了“区域市场相对集中”的问题,但直线下滑的毛利率,使之又从早前“大幅高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的质疑转化为“大幅低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的风险。

1)

重磅股东违规受罚 

投行大佬提前锁定十倍收益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赵建光是第一位入股天地在线的外部人士。

早在2013年7月,他便通过受让股权的形式进驻天地在线。

其时,赵建光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从天地在线实控人信意安之妻陈红霞手中获得2.5万元出资额,从陈红霞之母王树芳手中获得了另2.5万元的出资额。

2014年2月,赵建光继续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以1500.75万元的代价获得了天地在线另10.35万元的出资额。同时,由赵建光管理的私募基金建元笃信也获得了天地在线6.9万元的出资额。

通过上述两次入股,在天地在线2015年9月改制后,赵建光以持股541.92万股、12.04%的股权占比位列天地在线第三大股东之位,仅次于天地在线的创始人信意安、陈红霞夫妇,建元笃信则以243.85万股和5.42%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天地在线第五大股东。

在2017年天地在线冲击其首次IPO之时,赵建光及其关联公司也是天地在线唯一引入的外部股东。在天地在线余下的股东中,除了信意安夫妇外,一鸣投资和一飞投资皆为天地在线的员工持股平台。

实际上,赵建光在资本市场中不仅不是无名之辈,而且还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投行大佬级人物——其真实身份更是原国都证券总裁。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据叩叩财讯获悉,赵建光1965年出生,于1993年在华夏证券开始其投行生涯,其后更在南方证券担任投行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等职务,1998年出任国信证券总裁助理,至2005年,其离开国信证券时,已升任国信证券副总裁,2005年-2007年,其出任国都证券执行总裁。

不过,赵建光最近一次在资本市场上的公开露面,则是源于这位昔日的投行大佬控制其关联企业与账户违规买卖股票而遭遇监管层重罚。

2018年5月,江苏证监局公布关于对赵建光及其关联人士等9名责任人员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

江苏证监局认为,赵建光等9名责任人员作为一致行动人在2017年12月中旬增持药石科技股份达到5%时,未履行报告和信息披露义务,且在限制交易期内继续增持,违反了《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有关规定,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被同时出具警示函的除了赵建光外,还有建元鑫铂、建元博一、建元泓赓等由赵建光管理的几家合伙企业,而这三家私募机构也皆是天地在线在首次IPO铩羽后准备重启上市前夕引入的重要股东。

2018年10月,建元博一、建元泓赓、建元鑫铂三家企业从赵建光处分别受让了天地在线相关股份,这三家企业以1%、0.93%、0.39%的持股比例位列天地在线第十一、第十二和第十五大股东。

在首次上市失败后,赵建光也通过2018年10月的这次股权转让,提前套现部分股份。赵以26.8元/股的价格共计转让232.9万股,套现6241.72万元,该次转让后,赵建光还直接持有天地在线309.02万股,占比6.37%。

也就是说,才四年时间,虽然天地在线IPO尚未成功,但赵建光仅以1505.75万元的代价已经获得了6241.72万元的现金收入和309.02万股天地在线的股权,增值近10倍。

2)

第二位神秘大佬现身

关联关系涉嫌隐瞒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在2018年10月接盘赵建光有关股权的,除了赵建光管理的包括建元泓赓、建元鑫铂等在内的几家“建元系”私募基金外,还有一个神秘的自然人——杜成城。杜成城从赵建光处共获得145.5万股天地在线股权,成为了天地在线再次发起IPO申请时第六大股东。

杜成城又是何方人士?缘何能从赵建光手中接盘即将二次向IPO发起冲击的天地在线股权?

虽然在天地在线最新的IPO申报稿中并未披露杜成城的真实身份,但叩叩财讯亦从上述接近天地在线的有关人士处证实,杜成城为A股创业板上市公司万顺股份董事长。

一个是身在广东以做纸制品起家的上市公司实控人,一个是在北京以互联网营销为主业的拟上市企业,杜成城与天地在线这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二者又是如何牵扯到一起的呢?

这便不得不提到深藏在天地在线中的另一位前投行大佬级人物——艾献军。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据叩叩财讯获悉,艾献军,1968年8月出生,1994年加入有“投行黄埔军校”之称的上海万国证券,其后在南方证券、渤海证券等投行任职,2011年正式出任渤海证券党委委员、副总裁。2015年离职下海。

“艾献军与赵建光都是当年在资本市场中有名的人物,在圈子里和监管层都人脉甚广,两人都是当年在南方证券的同事,私交甚笃。”上述接近天地在线的有关人士透露。

与赵建光直接现身于天地在线不同,艾献军则深藏在其幕后。

在2018年10月赵建光转让股权引入杜成城等新股东的同时,一家名为汇智易德的有限合伙企业也同时通过增资和股权受让的方式进入了天地在线,并以544万股和11.22%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天地在线第三大股东。

汇智易德的来头可不小,其于投资天地在线的两个月前既2018年7月才刚刚成立,普通合伙人为北京汇智易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汇智易成投资”),而有限合伙人则是在去年刚刚上市的新锐券商——天风证券全资子公司天风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天风创新以认缴29850万元的注册额占有汇智易德99.5%的股份。

令人费解的是,天风创新为天风证券另类投资子公司,是可以直接投资IPO项目的,却缘何要通过汇智易成投资去投资天地在线呢?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据叩叩财讯获悉,汇智易德的管理人汇智易成投资便是艾献军离开渤海证券后成立的投资管理公司,在汇智易成投资中,艾献军持有其78%的股份。

 “杜成城和天风证券都是艾献军拉进到天地在线中来的,杜成城与艾献军之间关系也非同一般,是有着紧密关系的关联人士,艾献军长期帮杜成城理财进行资产管理。”上述接近于天地在线的有关人士透露。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据企查查有关工商信息显示,艾献军与杜成城于2016年6月还共同成立了珠海汇智蓝健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其中艾献军持有60%股份,杜成城则持有其20%的股份,而该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既为汇智易成投资。

从赵建光到艾献军,再到天风证券和杜成城,数位投行大佬和他们的关联人组团进入天地在线IPO。

但在天地在线最新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对有关股东关联人关系的披露中,却未披露杜成城与艾献军、汇智易成投资以及汇智易德的关系,并称杜成城等股东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3)

毛利率跳水

IPO之路难顺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当年天地在线引入赵建光入股,很大一部分也是看中赵作为昔日资深投行人士,在资本市场和监管层中的人脉,能为天地在线的IPO提供助力。”上述接近天地在线的有关人士透露,但2017年11月,就在天地在线上会之时,其正好赶上了IPO首届大发审委履新之时,从严的审核口径,让IPO过会率一时间“腥风血雨”跌入史上低谷。

在天地在线首次上会当日,包括其在内的三家当日上会拟IPO企业皆悉数被否,寸草不留。

不过,再次向IPO发起冲击的天地在线,虽然又增添了数位投行大佬和资深市场“保驾”,但能否通过发审,目前依然未知。

在其首次上会时,监管层曾聚焦其“对360的重大依赖”、“三方回款机制”、“毛利率大幅高于同行业的合理性”等问题。

但一年半后,虽然其对360的依赖程度大大降低,但其对腾讯的依赖却较之几年前的360有过之而无不及。

据其最新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在天地在线前五大供应商中,2017年度,腾讯及其关联公司从前一年的24.05%的采购占比一跃到了46.15%,而2018年,腾讯及其关联公司则更是以62.54%的采购比例稳居天地在线第一大供应商。

更让天地在线觉得头痛的应该是毛利率的跳水。

如果说一年多前,其首次IPO时还要想尽办法向监管层解释自己的毛利率缘何大大超过同行平均水平,那么到了这一次重启IPO,其要向监管层解释的则是缘何毛利率直线下降,已经大大低于同行业水平了。

null

编辑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据天地在线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其2019年综合毛利率仅为12.10%,而在2016年,其综合毛利率高达21.58%,短短两年时间,其毛利率持续下滑已经几近腰斩。其中,占其营收近98%的最为主要的业务——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毛利率从2016年的19.59%下滑至11.83%。

可以对比的是,同行业的平均毛利率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16.62%、15.63%、15.62%,而天地在线对应三年的毛利率则分别为21.58%、16.50%和12.10%。

哪怕在面对与同行业平均毛利率变化如此大的差异,天地在线竟然还能在其招股书(申报稿)中不齿坦言:“相对于同行业公司,公司毛利率处于同行业可比范围内,趋势一致。”

或许正是有了上述多位投行大佬、市场人士、新锐券商的加持,天地在线此次重启IPO更有了胜算的底气,那么其二进宫的结局到底如何?拭目以待。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