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启动  雪松控股入股中江后强力协助化解风险
财经

中江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启动 雪松控股入股中江后强力协助化解风险

2019年04月24日 09:40:48
来源:财联社

image

财联社(南昌,记者万佳丽)讯,35个产品,79亿元金额,中江信托问题产品终于迎来强力支援的队友,作为收购方雪松控股,罕见力度给予中江信托提供支持。

“我们股权变更还在进行当中,今天早上工商部门才完成工商变更。由于信托计划较多,采用项目负责制,“3个月登记,6个月审查,给我们9个月的时间” 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4月23日在“雪松控股中江投资者恳谈会”上表示,“即日起将启动对中江信托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行动,对投资者负责到底“。

当天张劲就中江问题项目如何解决,下一步中江内部如何管理以及中江信托日后做为雪松控股的一个板块如何发展其信托业务等相关问题一一对广大投资者和媒体记者进行了解答。

分两步解决大量逾期项目

4月22日早上10点,雪松控股在中江信托总部(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北京西路86号江信国际金融大厦)召开“雪松控股中江投资者恳谈会”。

会上,中江信托出席人员有负责信息披露事物事务的高管贾俊、副总经理曾海、首席风险官陈华玲、副总经理黄雪梅、副总经理周跃明和副总经理黄吴。值得注意的是,中江信托总经理易勤华却未到场。而据记者了解,此前中江信托此前经营管理一直由此人负责。

雪松控股方面,董事局主席张劲等4人参加。会上,张劲说出了雪松控股对中江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方案,大体分两步走。

为系统解决目前已暴露的信托计划逾期问题,雪松控股全力支持中江信托启动历史遗留问题专项解决行动,将在未来三个月内(即2019年7月22日前)全面组织信托计划委托人信息登记,及时优化后续服务,处理好逾期信托项目问题,委托人将2019年4月22日前已出现逾期的信托计划项下的相关利息权利转让给雪松控股,由雪松控股保障支付投资者在本金兑付前的利息(按原信托合同约定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及付息频率)。

同时,完成上述信息登记及相关利息权利转让周期后的六个月内(即2020年1月22日前),雪松控股推动中江信托以包括向雪松控股转让契合雪松控股自身产业发展的债权、向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债权、以及追索信托计划原债务人等多种方式有序解决,(如属于中江信托未能尽责导致的投资者权益受损并经司法机关的确认,中江信托应立即予以支付,不受本文时间约束)雪松控股确保支付投资者全额本金。之前投资者未能兑付的利息,由雪松控股先行在本文正式发布一周之内予以垫付,后补相关手续。

即日起,持有中江信托计划的所有委托人,可于三个月内到中江信托官微统一登记,中江信托将安排专人与已登记的委托人逐一确认、跟进服务。对于已逾期项目,中江信托将在监管部门的指引下负责到底,积极并有针对性地制定“一案一策”措施,妥善、有序地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并每两周在官网上发布跟进情况;对于未到期信托计划,中江信托将每个月在官网上更新动态,进一步夯实风控体系,全力做好委托人服务工作。同时,为答谢所有委托人长久以来对中江信托支持,所有登记的委托人(包括已完成清算的信托计划委托人)都将由中江信托专人跟进,并享受后续专属的定制化服务。

现场部分投资人认为9个月的解决时间太长,张劲表示,为何要9个月?其中3个月信息登记。中江信托之前销售渠道基本都是三方销售渠道,中江(信托)我们做过整理,80%的联系方式都是假的。很多人通过三方与我们交涉,也导致我们无法与投资人进行沟通。现在采用信息登记的方式已经是比较快的了,我们要天南地北地去追投资人,还要准备与每一位投资者的债权转让合同。6个月,我们今天才正式做为股东方开始去解决问题,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中江(信托)相关的任何内部资料,项目报告等,现在和未来中江相关的资料要全部消化,并与三家资产管理公司进行协商,加大追索力度,等等这一系列工作,6个月时间真不算长。

改名、更换董事会、增员、增资

张劲表示,由于此前中江信托董事会人员缺失,公司计划进行改组。张劲说道,股东缺位是中江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据我所知,所有属于中江的董事层面只有一个还在做,其他都退休了,不太管事,不换也得换。”董事会一定要改组的,但需要与其他股东一起商量。

据记者了解,中江信托董事长裘强其实早已卸任董事长职务,但在公司董事会中还一直担任董事并且挂名董事长。裘强离任后中江信托相关事务交由易勤华打理,但之后易勤华也不再管理公司相关事务,目前公司实际日常经营管理均由原本负责信息披露事务的高管贾俊代理。

对于更换董事会人员之后是否会大裁员,张劲表示,中江信托未来一定会充实人员,收购中最大的风险就是人员风险,我们不会“大换血,大裁员”,并且公司计划将中江信托更名“雪松国际信托”。此外,目前中江信托出问题产品35个,总金额涉及79亿,涉及投资者1470多个,处理违约问题后,中江可能资本金不足,“我们建议是要增资的,但目前还是需要和其他股东一起商量”。

对于收购的价格,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今日表示,收购中江信托的具体价格不是一个固定的数字,而是根据净资产、总资产等系数最后决定,“系数比较复杂”。目前尽职调查团队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缺乏拟定价格的基本依据,所以到目前为止价格没出来。“外面传的202亿300已不真实,远远没有这个数”,100亿以内还是以上,我们说不清楚,今天完成工商股权转让后我们开始入场尽调。

并且其表示,目前收购中江信托付款方式是,先付一部分钱,再根据尽调结果付后续的资金。

做特色供应链金融

收购中江信托后,中江信托今后在雪松控股中的地位以及发展方向又是怎样的呢?

张劲表示,中江信托将进入雪松控股供应链金融板块。“我们没有独立的金融板块,都是插入每个产业部门中,也没有考虑过做独立金融板块,信托将会放入公司供应链金融板块,主要服务上下游企业。

同时他还表示,雪松控股目前没有整体上市的考虑。我们是否会停止收购金融牌照?目前无法回答。“从现在的金融市场情况来看,金融机构竞争已经非常激烈,金融牌照的价值在下移,我们并不想挤进去。信托业如今已经非常同质化。我们要用金融牌照走出特色金融,做供应链金融。”

他并指出,“大家以为你是不是要搞金控,我可以说,不是,与我们无关的,我们不去搞。在我们来讲,我们一定配合我们的产业做金融,服务于产业。做金融是为了服务我们的产业,带来新的应用场景,新的金融产业资源,提升行业地位,我们在一个细分领域里,结合产业场景,来发展信托。”

“我们最大的板块就是大宗商品供应链,我们产业供应链上有许多企业,我们目前服务的企业有8000多家,未来还会有更多服务的企业,我们称之为‘雪松森林’。

据悉,雪松控股旗下拥有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新材料、旅游文化和智慧城市服务等产业板块,同时拥有齐翔腾达(002408.SZ)、希努尔(002485.SZ)两家A股上市公司。

“小企业融资难,银行不愿意给小企业做贷款,也进入不了这个交易场景,小企业也没有这么多抵押物。而我们是行业当中的人,我们认为很多行业风险是完全可控的,比如铜。收购中江后,我们将发挥大股东在产业上的基础和特定交易场景,帮助中江信托探索出一条特色化的供应链金融发的发展道路,提升其行业地位。”

根据中江信托年报,中江信托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5亿元,同比下滑62.96%;净利润7757万元,同比下降55.2%;净资产收益率0.96%,信托报酬率0.52%。截至2018年末,中江信托总资产94.24亿元,同比下降14.3%,净资产74.5亿元,同比下降14.36%。资产管理规模1368.62亿元,同比下降13.14%,其中资产分布主要在工商企业(52.92%)、基础产业(14.44%)和房地产业(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