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阅科技显疲态:毛利率走低,市值腰斩,股东高管减持套现
财经

掌阅科技显疲态:毛利率走低,市值腰斩,股东高管减持套现

2019年04月26日 16:49:11
来源:蓝鲸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趁着世界读书日(4月23日)的时间节点,这几天数字阅读企业都忙于开展相关宣传活动,但发布财报不久的掌阅科技,却陷入了一场争议。

掌阅科技在日前发布了上市以来的第二份年报,年报显示,2018年其营收和利润虽录得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毛利率则持续下滑。

另一方面,过去一年,掌阅科技的市值几近腰斩,如今股价不到历史最高点的三分之一。而近几个月,掌阅科技频频出现公司高管和机构减持股份的现象。受此影响,掌阅科技正陷入“主营业务增长疲软、股东着急套现”的质疑之中。

业绩显疲态,剥离硬件减亏

在营收和利润录得双增长的另一面,是掌阅科技业绩增速放缓、主营业务毛利率下降等问题。

根据财报,掌阅科技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9亿元,同比增长1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亿元,同比增长12.6%。而在2017年,其录得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9%和60%。对比之下,其2018年的营收和利润增幅下滑明显。

与此同时,2018年掌阅科技的毛利率持续走低。据时代财经了解,掌阅科技已经连续五年录得毛利率下降,2013年至2018年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1.48%、50.24%、48.45%、32.95%、29.76%、29.46%。

毛利率的下降主要和主营业务“数字阅读”有关。当前,掌阅科技的业务分为数字阅读服务和增值服务业务,数字阅读业务收入来源于用户在“掌阅”APP内的付费行为,这也一直是其最大收入来源。2018年,该业务占全年营收的87.4%,毛利率却同比减少3个百分点,录得27.21%,是各主要业务中唯一一个毛利率下降的业务,这也直接导致掌阅科技综合毛利率的下滑。

为了美化财务报表,掌阅科技进行了资产重组。根据掌阅集团今年3月发布公告称,鉴于消费型电子硬件产品投入需求大,毛利空间低,为平衡公司长期战略规划和短期盈利需求,其筹备将硬件业务出售至参股公司北京掌上智汇名下,硬件业务将不再并入报表。

报告期内,掌阅科技推出了iReader T6电子阅读器和智能本iReader Smart两款产品,实现硬件产品收入8831.8万元,同比增长63.9%,但实际盈利情况并不理想。

掌阅旗下负责硬件业务的两家子公司为深圳市掌阅科技有限公司(70%控股)和掌阅(天津)智能设备有限公司(100%控股),但2018年这两家公司分别录得309万元和209万元的亏损,毛利率仅为24.5%和13.3%,远低于掌阅科技29.46%的综合毛利率。

多元化布局未成气候

硬件是掌阅科技业务多元化发展的一个尝试。作为国内最早进入移动数字阅读领域的企业之一,掌阅科技承载着许多人的网文青春回忆。2008年9月成立后,连续7年不融资的记录也让掌阅科技有着“情怀主义者”的标签。

但市场在变化,为扩张业务,掌阅科技最早于2015年首次引入外部投资者国金天吉和奥飞文化,融资4.36亿元,接着在2017年走上IPO道路。

从引入外部投资起,掌阅开始“多元化”,业务构成从单一的数字阅读业务扩展至增值服务业务。除了硬件产品外,版权产品和流量增值也是增值服务业务的一部分。

但从收入组成来看,除了数字阅读业务,其它业务仍未成大器。与剥离硬件业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掌阅在原创内容方面在加码投资。

财报显示,2018年掌阅科技新增对外股权投资1.088亿元,其中4家主营业务为原创文学和动漫内容经营,涉及金额达1.006亿元。此外,为进一步丰富原创文学内容,掌阅科技过去一年前后花了1.7亿元买下红薯中文网33.74%股权。

比达咨询报告指出,除付费阅读外,网文产业链更大的价值沉淀在优质内容,以优质IP改编影视剧、游戏为主的业务模式成为重要收入来源。因此,“买买买”除了可以弥补上游原创内容供应短板,也可以为下游增值服务做准备。

今年3月,掌阅科技宣布将以自有资金150万与持股公司股东、副总经理王良以及天津影文共同投资设立影视公司,其中掌阅持股15%,王良持股55%。

掌阅科技表示,考虑到影视行业受监管、行业环境、上下游等复杂因素影响,不确定性较大,而公司在该领域的经验和团队储备不足,投资风险较高,与王良共同投资设立公司是为减少公司在业务探索阶段的风险影响。若未来影视公司进入了稳定成熟发展阶段,财务状况良好,上市公司有权在同等条件下优先收购影视公司的股权。

目前,版权产品业务给掌阅带来的收入贡献相对有限,报告期内实现版权分发及衍生收入共 1.37 亿元。与之对比,业务模式接近的阅文集团在版权运营上则成绩明显,2018年录得版权运营收入10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为20%。去年,阅文集团还以155亿元全资收购新丽传媒,而新丽传媒曾在影视剧方面出品过《我的前半生》、《如懿传》、《夏洛特烦恼》、《延禧攻略》等热播剧。

比达咨询报告指出,随着人口红利消失,游戏、影视、动漫等多种娱乐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分流了用户的休闲时间,移动阅读遭遇天花板,在此背景下,阅读厂商应将阅读渠道拓展至小程序、快应用、H6等外部合作渠道,建设全景生态流量体系。

比达咨询分析师李瑞祥向时代财经强调,当下是全景生态流量时代,阅读已成为超级APP的标配,阅读APP与超级APP之间的合作大于竞争(超级APP是指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1亿,已成为用户手机上“装机必备”的互联网基础应用,如微信、QQ、百度、淘宝、支付宝、今日头条、浏览器、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等)。

相比背靠腾讯的阅文以及阿里文学,掌阅科技在渠道上的优势则没那么明显。在一季度中国移动阅读厂商全景生态流量市场份额中,阅文集团以25.8%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掌阅以20.3%的份额排名第二,阿里文学以20.1%的份额排名第三,紧追掌阅。

市值腰斩,高管、机构投资者相继减持

和阅文和中文在线等同行一样,掌阅科技也面临着资本市场的考验,过去一年,其市值几近腰斩,截止4月24日,总市值剩不到100亿元。

有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时代财经分析,出现上述现象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方面和整个市场的下跌有关,这一两年市场风险偏好降低,指数在调整;另一方面和行业有关,这些企业的营收和利润增速在减缓,而减缓的原因和行业出现新模式和竞争对手有关。”

屋漏偏逢连夜雨,随着限售期满,掌阅科技的高管股东和机构投资者也迫不及待地减持股份。2018年12月,掌阅科技副总裁王良分两次减持合计700万股,共套现资金约1.25亿元。虽然减持受让方为员工持股计划,但分析指出该计划的持有性存不确定性。

同时,一家叫天津爱瑞德企业管理咨询企业的公司也在报告期内减持399万股,这家公司是由刘伟平(掌阅科技创始人之一)作为普通合伙人联合其他35位有限合伙人共同设立,它也是掌阅科技员工持股的激励平台,于2015年10月份注册成立,天津爱瑞德此前承诺,入股36个月内不会减持掌阅科技的股份。但如今看来,三年期满之后,掌阅科技高管和员工就迫不及待地套现

进入2019年,掌阅的第三大股东国金天吉也拟在6个月内减持股份不超过2406万股。时代财经就相关问题向掌阅科技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