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产业资本的动向 预示了A股的什么?

李伟:产业资本的动向 预示了A股的什么?

2019年05月05日 21:55:29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李伟    每经编辑:祝裕

这两个月以来,A股热闹非凡,一边是股市红彤彤如春花烂漫,一边是媒体和机构们对牛市的呐喊震破了喉咙。如同魔术一般,股市一走牛,似乎什么都好了,似乎一切都好了:坏的都是好的,好的就更是如锦繁花啦。那刚刚才过去4个月的、漫长的、无比艰难的股市岁月,好像都已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过去,已经是发黄的日历、褪色的记忆啦。

一个多月以来,我一直不想写有关股市的文章,也不想对股市发声,我只是默默地做一个吃瓜群众。因为,看到朋友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我也高兴,当然就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在大家都高兴的时候,如果我还说些不合时宜的话,那多“没劲+没趣”啊。

但是,我并没有停止观察,我做一个默默的观察者,也做一个默默的思考者。有一些现象,也不断引起我的关注和兴趣,更引发我的认真思考。

鉴于这几天通过微信和短信向我诉苦的、亏钱的,而且亏了很多钱的朋友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些朋友发来持仓的截屏给我看,说好惨好惨云云。比如,华友钴业明明公告了那么大的利好,可是一个朋友短短几天却亏了20%以上。这样的诉苦很多。我感觉,上个月的画风变了。因此,我现在才想说几句我的一些思考。权当参考。

我看到了益生股份关于其实控人曹积生先生的减持公告。这位先生在3月8日、11日、12日、13日、14日五天,以37.04元~44.82元的价格,减持了662万股,减持套现2.48亿元。而这5天恰恰是益生股份股价的最高位,3月14日后,短短一周多时间,公司股价从最高点54元跌到了33元。

看到这个情况,我突然想起了A股市场的一个超级大鳄贾老板。他当年一边在“戏台”上作精彩的、动人的、让卖方研究员和股民们热血沸腾的“生态化反”演讲,一边在最高位几乎减持了全部的乐视网股份,那可真的是“鬼子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啊。而乐视网停牌前的收盘价是:1.69元。一个字,牛!两个字,超牛!

进一步观察发现,益生股份的曹老板,是在刚刚完成前一轮减持计划后,立刻公告了新一轮的减持计划:未来6个月内拟减持股票数量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3%。大老板就是大老板。这些场景感觉都是如此雷同。

益生股份曹老板的减持只是一个缩影。这几个月来,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减持成为一道风景:田中精机、中兴通讯、通化金马、立讯精密、美盈森、佳创视讯、仟源医药、广生堂、光韵达、裕兴股份、信维通信、同方股份、完美世界、顺丰控股等等,还多得很啦,都是很牛的上市公司,其实控人的减持计划一波儿连一波儿的,像水波纹一样漾开来、漾开来。

有媒体统计,今年以来的减持规模已经超过了370亿元。后续还有上千亿元的减持计划源源不断地赶来。而这370亿元中的主要部分是在3月份完成的——也就是股市单边大幅上涨的月份。

据媒体统计,今年以来有679股发布了1464项减持计划,其中有103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发出了162项清仓计划,股东拟出售所有直接持股。

今年前4个月的减持量,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而且也超过了2018年全年减持量的一半。

但是,另一道风景却是:这边厢产业资本(甚至是实控人老板们)在开启“拼命卖”的模式;那边厢呢,散户股民们却在气喘吁吁地加紧跑步入场。

有媒体报道说有上亿的休眠账户在4月苏醒——它们的这个冬眠可够长的啊。在这个春天,它们也和大地万物一起,从冬天中醒来了(千万别刚刚复苏醒来就又被倒春寒冻坏啦)。散户们要么自己亲自提枪上阵,要么通过买私募或者公募基金披挂登场。

于是,我们以往熟悉的场景又出来了——公募基金一日售馨、私募基金的募集遭遇哄抢等新闻不断出现。有的明星基金经理一日吸金超过700亿元。多个基金产品不得不提前结束募集。今年偏股型基金已经募集金额超过500亿元。高杠杆配资的新闻也不断被渲染,前些日子听说有10倍杠杆的配资出来了。想想2015年股市调整的时候,那么多人在配资上遭遇的那个惨痛啊!可惜,股市的人们永远是健忘症的高频患者,健忘症也是股市里无法根治的“疾病”。

作为吃瓜群众,我在一边闲看着也觉得好玩。吴敬梓在《儒林外史》中的那句话咋说来着?哦,对了,“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各人想法不同、追求各异也非常正常。只是啊,归故里的人们庭月秋花、采菊东篱;赶科场的人们觥筹交错、身心俱疲,最后不一定还能全身心而退。

我在想,在这个生态繁复的A股市场里,谁最了解公司的现状和未来?谁最了解股市的状况?因为股市首先而且必然是受到所有上市公司经营合力的影响,这是基本面中的最基本面。

我认为,那肯定还是乐视网的贾老板们最了解自己公司的现状和未来。否则,贾老板怎么可能在2014年左右,当时那么多的所谓TMT明星研究员都在疯狂地吹捧和推荐乐视网,甚至为乐视网加冕冠名为“创业板第一新蓝筹”的时候,贾老板们却“打枪的不要”,悄悄地开溜了呢?乐视网危机还未爆发之前,贾老板通过减持和质押几乎全部套现了呢?现在的乐视网完全就是一地鸡毛。NO!我说错了,如果是一地鸡毛,那些鸡毛收起来还是会有些斤两,而现在的乐视网完全就是“一根鸿毛”了啊!

如果行情这么好,一切都这么好,产业资本大佬们却不看好自己的股票,那能说明什么呢?

通过各种自媒体和正规媒体对研究员和研究观点的大量报道,我略微知道了这几个月研究员们的兴奋,各种闪亮的词汇和扯眼的标题闪耀在研究员们的文章中,给牛市添柴浇油。

我从2008年起就不再看卖方研究员的研究报告了。原因很简单,本来嘛,研究员的“研究”这两个字何等严肃尊贵!但是我知道现在的不少卖方研究员,他们虽然不是媒体,但是比媒体还要媒体。他们懂得如何宣传,而且深知宣传效应是他们最大的资本(这就是为什么新财富评选被停掉了),为了扯眼球,标题和文字恨不得把读者的眼珠子都扯下来;为了博取轰动效应,恨不得让你激动兴奋得把血管撑破。但是,这个市场就是这样,虽然有些人厌烦,但是很多人喜欢和需要他们。

可是,一个好的市场,是需要客观地引导,特别是需要研究员们和新闻媒体良性理智引导的。

经过4月份下半月来的股市走势,很多朋友的小心肝又受不了啦,他们对牛市的信仰又在慢慢打折扣了。

很多朋友问我情况,我直接说,不要问我了吧,因为我确实也看不清。但是,从我内心来考察,我总觉得年初以来的这波牛市,和以往的所有的牛市没有任何区别。套路都是一样一样儿的。就连新闻媒体的报道,也和近30年来,股市新闻报道的套路一样一样儿的。

比如,4月下旬很多媒体报道说,这波大跌是因为监管层放松了发行审核标准、新股可能大量放行而导致的,那个周六就被监管层辟谣。这时候套路出来了——甚至很多的专业媒体都用上了诸如“证监会紧急辟谣,A股周一必将大涨”之类的语言,“监管层呵护牛市之心如何如何的迫切”云云。我每每看了这类“话语系统”,先是无奈地摇摇头,继而哑然失笑:股市都这么多年了,我们的思维方法、报道方式,能不能不这么幼稚和模式化啊!如果几天前股市跌了,是因为发行审核标准放松的缘故,那我们判断股市的涨跌也太简单了;如果因为周末证监会紧急辟谣,第二天股市就会大涨了,牛市的信心因而也就恢复了,那我们判断股市的涨跌不是太容易了吗?(事实上那个周一大跌啊,300只股票跌停!这脸打得啪啪的)

其实,我深深地为股民们感到忧虑。因为不论是一波牛市还是一波熊市,他们总是在媒体和研究员们推波助澜、摇旗呐喊、夸大其词中,经不住各种喧嚣的诱惑,而不断成为从众的羔羊,最终的结局都是被宰割。

其实,我不是嫌弃牛市,更不反对牛市,相反我也渴望牛市。但是,我反对像这种几十年不变的、像“套路贷”一样的“套路型”的牛市。因为这样的牛市,是少部分人赢多数人输的牛市。

我希望并拥抱一个平稳而健康的牛市!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