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助阵 “千亿中药帝国”塌陷背后的融资迷局

广发证券助阵 “千亿中药帝国”塌陷背后的融资迷局

2019年05月08日 14:16:44
来源: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石省昌陈锋北京报道

五一假期结束,有“千亿中药帝国”之称的康美药业(600518.SH)299亿元货币资金“一夜蒸发”事件不仅没有逐渐平息,反而掀起了新的小高潮。

随着上交所在节后发布《关于对康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道有关事项的问询函》,康美药业不得不针对此前的会计差错问题提出更加细节化的财务解释,涉及12个方面的具体问题,包括货币资金的存放方式、主要账户、限制性情况,以及是否存在违规资金使用及资金的主要去向问题等,监管机构的坚决态度受到市场一片叫好。

5月6日首个交易日开盘,康美药业便跌停封板,报8.59元,而根据申万菱信基金发布的对康美6.42元的最新估值,康美股价仍有25.26%的下跌空间。自5月5日晚上交所发布问询函,康美市值在两天内的时间里蒸发超100亿。

5月8日,康美药业依旧一字跌停。

双函齐发康美爆雷敲响市场监管警钟

康美事件无异于向A股市场投入一枚炸雷,一时之间,关于资本市场环境可靠性与市场监管能力有效性的质疑不绝于耳。就此情况,上交所两函连发,要求康美就会计差错问题给出合理解释。

2019年4月30日晚间,上交所第一时间就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等有关事项发出监管工作函,要求公司认真自查和核实会计差错的原因和具体事项,核实具体责任人。

2019年5月5日,假期结束第一天,上交所又马不停蹄发布问询函,要求康美严格区分会计准则理解错误和管理层有意舞弊行为性质的不同,如实核查公司是否存在财务报告编制等方面的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

在康美事件中,核查关键在于确认此次账实不符究竟是会计差错还是财务造假。299亿现金“不翼而飞”,市场亟待公司给出服众解释。

“如此大的财务数据偏差,里面必然存在问题。证监局和证券交易所应该持续追踪,真正查明该事件是重大会计处理失误还是恶意披露虚假信息。如果299亿本来就不存在,那么公司涉嫌恶意造假,误导投资者;如果299亿被企业高管通过关联交易非法侵占,那必须让高管把299亿吐出来,给股民一个交代。”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证券法专家刘俊海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康美事件中,彻查事件与投资者保护必须双管齐下。康美此次爆雷,是否影响了投资者信心?是否对股民利益造成影响?事件水落石出之后必须对股民损失进行赔偿。

刘俊海指出,在现行证券法之下,财务造假的处罚成本低,只有尽早推进注册制改革才能根本杜绝类似事件再发生。而就当下市场环境来说,面对类似事件,一方面要靠股民自主维护自身知情权,另一方面要靠监管机构充分发挥作用,证监会和交易所必须扛起股民保护神的大旗,充分保障股民权益。

康美药业此番爆雷暴露了当下市场监管的严重不足。刘俊海表示,康美事件应该成为中国注册制改革和证券法升级改版过程中的关键案例。以此次事件为警醒,有关部门在后续的监管改革中必须坚持重典治乱,提高违法成本,降低违法收益,推动建立以投资者为本、以投资者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为中心的市场环境。

广发证券助航康美频繁融资

针对299亿元货币资金“一夜消失”事件,市场第一时间关注到康美药业多年来颇为频繁的资金腾挪。

康美药业的财务疑云自2006年起便初露端倪,这一年是个有趣的时间点,康美药业的业绩数据在这一年里突飞猛进,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率由2005年的5.7%跃升至41.22%,并在之后一度领先同行企业。也是这一年开始,康美药业的筹资活动开始异常频繁。2005年及之前,康美药业的年度筹资现金为年均0.47亿,自2006年起康美药业筹资手笔大幅攀升,当年即筹资10.06亿元,并在随后12年的时间里保持着年均47亿元的筹资水平。

康美药业大力度融资背后,是广发证券为其一路助航。自康美药业IPO开始,广发证券便以保荐机构的身份一路为其完成数次重大融资操作,借助股权融资,康美药业债务压力一次次得以被缓解。

康美药业上市以来最大的一笔募资发生在2016年6月份,康美以15.28元/股的价格向包括华安资管、长城国瑞、广发资管在内的五位对象定向增发了合计81亿元的股权。

在康美药业的这次股票上市保荐书中,广发证券给出了“公司在业务、资产、财务、人员、机构等方面都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保持了独立性;不存在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关联方违规资金往来的情况。”、“公司的经营状况未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整体经营情况良好。”的评价。在这份上市保荐书中,签字的保荐机关法定代表人是孙树明。

孙树明2006年至2011年,任职于证监会会计部,历任副主任、主任,2011年4月份开始担任广发证券公司党委委员、书记。此前媒体曝出,2000年到2012年,康美药业为寻求申请公开发行股票上市,行贿原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李量。

事实上,自2014年起,广发证券已经持续为康美出具了数年持续督导年度报告书与现场检查报告,对其公司运作情况进行了正面肯定。在康美药业爆雷之后,广发证券多年来的督导行为是否有失责之嫌?在保荐工作期间,广发证券是否对康美进行了有效核查,是否履行了尽职调查工作?

深度合作康美广发关系紧密

广发证券与康美之间非同寻常的亲密程度曾一度引起市场质疑。

据《证券市场周刊》2012年发布的《康美故事》显示,广发与康美之前的情谊可以追溯到2006年。这一年里广发证券借壳上市被查,为满足整改要求,将总股本3.1%转让给普宁市信宏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这一家公司控股人为康美药业副董事长许冬瑾,其持股比例为100%。广发证券季度报显示,至2019年3月底,信宏实业依旧持有广发1.91%的股份,位居第7大流通股东。

之后二者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2007年,康美药业出资7656万受让广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1200万股股权,占其总股权的10%。2014年广发证券为广发基金增资1.56亿元,康美药业持有的广发基金股份被稀释至9.458%,该股份被康美药业连续持有达12年。

2019年1月份,广发证券发布公告称将以不超过15亿元的价格分别收购康美药业持有的9.458%广发基金股权以及普宁信宏持有的广发小贷22%股权,公告显示,许冬瑾为广发基金董事,马兴田和许冬瑾夫妇控制的康美药业、普宁信宏均为公司关联企业,此次交易为关联交易。若交易成功,康美有望在此次交易中获益超13亿人民币。

此外,马许夫妇控制的博弈投资和宏信实业先后精准参与了广发证券承销的融资项目,包括古井贡酒、歌尔股份的定向增发和石煤装备、普邦股份等原始股上市项目。

这一路上,不得不说,康美药业和广发证券算是“携手同行”多年。

编辑:严晖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