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不自医马应龙:尴尬多元化下的资金黑洞

医不自医马应龙:尴尬多元化下的资金黑洞

2019年05月08日 18:12:03
来源:市界

有一种痛,只有自己知道。在人类进化过程中,直肠静脉的“掉队”成为了一个bug。

作为这个bug的“补丁”,马应龙痔疮膏躺在了越来越多人的家庭药箱里,成为一款拯救万千国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痔疮神药。

神药治得了别人的隐痛,却治不好马应龙自己的“病”。

近十年,马应龙的经营始终没有走上快车道,眼看着昔日对手一个个绝尘而去。

与市值400亿的同仁堂、700亿的片仔癀和900亿的云南白药相比,同为医药老字号的马应龙显得格外寒酸,至今市值只有70多亿元。

01

池塘里的“龙”

现代人对马应龙的印象大都停留在“痔疮神药”上,但437岁的马应龙其实是以眼药发家。

清朝道光年间,“身穿瑞蚨祥,脚踏内联升,头顶马聚源,眼看马应龙”的顺口溜传遍京城大街小巷。

1978年的某一天,有农民向厂家反映,自己在患上痔疮后,情急之下将马应龙眼膏用于患处,竟然治愈了。

受此启发,一款拯救万千国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痔疮神药,就此诞生。马应龙实现了从一个眼到另一个“眼”的跨越。

在肛肠治痔领域,马应龙已经成为绝对的老大,可惜这个池子太小。

4月26日,马应龙公布的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马应龙营收21.98亿元,同比增长25.53%,药品生产收入12.79亿元,占总收入的58.19%,其中治痔类产品以8.16亿元的收入金额占药品生产业务收入的63.81%。

(注:2017年收入大幅下跌是由于出售孙公司湖北天下明,并表部分减少所致)

从近几年看,马应龙麝香痔疮膏和麝香痔疮栓两款产品为治痔类明星产品,销量保持连年增长的趋势。

生活方式的演变造就了痔疮药的刚需,而痔疮药的刚需就是马应龙的生机。

根据中康咨询《痔疮用药市场竞争态势研究》显示,2018年公司在痔疮药品零售终端市场占有率提升至51.4%。

曾有段子描述:马应龙的痔疮膏不仅风靡国内,还和老干妈携手走出海外,成为了美国监狱的“地下货币”,征服无数囚徒。

有网友表示:“中国人真是太厉害了!先给你老干妈,等你上了瘾,上了火,再给马应龙。那种冰火两重天的快感比毒品可怕多了。”

不仅销量走俏,马应龙治痔类产品的毛利也很可观。

数据显示,从2008年开始,马应龙治痔类产品的毛利率就一直维持在75%以上,远高于其41%左右的综合毛利率。

然而,不论“痔疮神药”销量多么走俏,毛利多么高,治痔类产品仍然是医药产品中相对狭窄的一个细分领域,就目前51.4%的市占率而言,马应龙治痔类产品的增长空间已经不大了。

2011年马应龙治痔类产品收入增幅达到顶峰,之后连续三年下降,2014年甚至降为负增长,虽然2015年至2017年有所回升,但从2018年再次大幅回落的增幅来看,治痔类产品的增长后劲已经严重不足。

面对明显的行业天花板,马应龙也在努力尝试新的增长点。

02

尴尬的多元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网络上关于“马应龙痔疮膏能治黑眼圈”的小道消息不胫而走,多少人开始在家偷偷尝试。

虽然说明书上明确标明了“切勿接触眼睛”,也有各种医生站出来反对,但这些似乎都抵挡不住一颗颗跃跃欲试的心。

其实大可不必,因为早在2009年,马应龙就推出了专门的眼霜产品,之后还推出了全脸的护肤品。

关于做眼霜产品的原因,董秘处的夏先生称:“之前有客户直接拿痔疮膏涂眼睛,觉着效果不错,我们就根据这个需求去做了。”

这种说法让人不由得联想起,当年从眼药转向痔疮膏时,也是由于意外收到农民的反馈意见。

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市场导向下的一种说辞,就不得而知了。但市界研究马应龙的年报后发现,其眼霜产品卖得真的不错。

看来,勇敢的小伙伴真的不少。

2009年起,眼霜收入并入药品生产板块的“其他收入”后,“其他收入”经历了一个调整期,然后在2010年实现了一个大幅度的增长。

(注:其他收入为药品生产业务板块中的一部分,目前包括止咳类、皮肤病类以及眼霜类产品)

从2010年开始,该类别的营收增幅大多时候高于治痔类产品,2018年两者增幅分别为25.99%和7.67%,“其他收入”增长潜力相对明显。

“其他收入”目前包括止咳类、皮肤病类以及眼霜类产品,年报中没有披露明细,为了理清马应龙眼霜的销售情况,市界根据年报中披露的其他相关信息和参考信息,对2014年至2018年的眼霜销售收入及其增长幅度做了一个测算。

测算结果与市界从马应龙董秘办处了解到的“这几年其他收入主要还是眼部产品”的说法保持一致。

(注:表中单价以元为单位,参考值考虑了2018年加权平均价及年报中披露的中标价格区间)

表中数据显示,近三年眼霜的销售收入增幅整体呈上升趋势,2018年为33.26%,远高于马应龙旗下其他产品的收入增幅。

和珀莱雅2016年1.08亿元的眼霜销售收入相比,同期八宝眼霜销售额是它的2.26倍。

即使考虑到“其他收入”中还包含小部分其他产品,这一比值会有所降低,也还是十分可观。

然而,这款由400年前的古方改进而成的眼霜产品,其实并没有多少研发投入。

自2014年马应龙披露研发费用明细以来,其研发投入均为针对肛肠类疾病和其他疾病的药物,并没有针对眼霜等护肤产品的研发项目。

相对于其他大牌护肤品持续性的研发状态,马应龙的这种“一劳永逸”显得格外让人羡慕。

除了眼霜,马应龙的大健康板块还包括纸尿布(婴童护理品)、饼干(疏通消化饼干)、膳食纤维等产品,试图围绕“肛肠护理专家”这一定位尽可能增加利润增长点。

很多医药公司在尝试做功能性食品,例如江中集团的猴菇饼干就曾非常火爆,但马应龙的饼干听起来就有些尴尬。

马应龙被”痔疮神药“的光环笼罩,这一定性太深入人心,反而成为其多元化的桎梏。

03

医院诊疗毛利率一路走低

除了眼霜、纸尿布、饼干等大健康板块的布局,马应龙多元化尝试的另一个重点是医院诊疗业务。

从2009年开始,公司就新设了医院诊疗业务板块,通过并购逐步展开肛肠连锁医院的布局,收入来源为患者门诊和住院收费。

马应龙医院诊疗业务历经9年,医院从1家增加到45家,营业收入从247.25万元增至20,241.12万元。近几年,营收增幅基本保持在20%左右。

医院诊疗业务的营收看似稳步增长,单家医院(及诊疗中心,下同)近年来的平均收入和毛利率却双双下滑。

从趋势图中可以看出,单院收入的高峰在2015年,达到了1,164.32万元,而2018年单院收入仅剩下449.8万元,三年减少了61.37%。

毛利率的高峰出现在故事的开头,之后一路下滑,从49.1%跌至12.2%,2018年单院54.88万元的毛利扣掉必要的费用,着实是少得可怜。

纵向如此,横向如何?

相比其他以诊疗为主业的上市公司,马应龙的肛肠诊疗业务毛利率始终是最低的,近年来基本维持在12%左右,而2018年爱尔眼科、创新医疗和恒康医疗毛利率分别为47.00%、36.7%和21.53%。

马应龙在2018年公告中解释,旗下部分医院陆续开展扩建改造,营业面积和病床数量增加,由此房租、长期待摊费用和固定资产折旧、人工成本等营业成本大幅上升,造成毛利率大幅下跌。

当然,这种解释只能勉强应对毛利率的下跌,而不能应对单院平均收入的下跌。

目前,马应龙医院诊疗板块的收入还不敌旗下的一款眼霜产品。从单店收入和毛利率齐刷刷下滑的现状来看,可以说马应龙并不擅长这类医院诊疗业务。

不得不说,像马应龙这样的传统企业,转型不易。

04

热衷炒股的“散户”

主业之外,马应龙还有一个嗜好,那就是炒股票。

在其“炒股生涯”中,以短线投资居多,近5年平均每年短线操作的股票数量达到16只之多,还时不时打个新股,忙的不亦乐乎。

市界整理历年数据后发现,马应龙原本一直采取多股投资的策略,并且偏爱投资保健品企业和制药企业,在大多数年份还是有盈利的。

2017年,马应龙似乎忘记了“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简单道理,除了当期买入卖出20只股票外,开始重仓持有华大基因一只股票。

谁知道押错了宝。

单单华大基因这一只股票,2018年就让马应龙亏损了1.47亿元。这直接导致公司当期净利润大跳水,在营收增长25.53%的同时,归母净利润仅1.76亿元,同比下降45%。

曾有媒体发文《马应龙的资金黑洞》,质疑公司高位炒股、乱投资。

马应龙紧随其后发布了澄清公告,称持有华大基因股票是经过市场调研并履行了投资决策程序的。目的是以二级市场投资为契机,开展与华大基因的深度战略合作。

简言之,马应龙的意思是,花那么大价钱买华大基因的股票,是为了布局,不是为了炒股。

买卖华大基金这只股票,有双方合作搞基因库这样的理由,勉强说的过去。然而,看下马应龙的历年年报,频繁短线操作其他公司的股票,爱炒股这个名声还是被坐实了。

一个上市公司花这么多心思炒股票,这在A股真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