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添富“新人”管理养老FOF一拖三 董事长上任四年净利停步

汇添富“新人”管理养老FOF一拖三 董事长上任四年净利停步

2019年05月09日 14:34:28
来源:金证研

4765572d8e7a4a81803a0eda7488155d.png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时风/文 洪力/编审

去年底,我国推出了养老型FOF产品,从短期看,该产品的推出除了丰富基金类型之外,还可以降低投资风险,而长期来看,则是我国养老金投资领域的重要补充。也由此,我国对养老型FOF基金从一开始就推动投资长期化,诸如名称中带有2035、2040等,这些数字代表了投资者未来将要退休的日期。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了解,汇添富基金公司在去年12月10日发行了汇添富养老2030混合型FOF基金,也就是说,这只基金更适合预期在2030年将要退休的投资者。在去年12月27日,该基金正式成立,从时间点看,这是一个绝好的投资开始。因为从2019年以来,A股报复性反弹,不少权益基金都大涨超过30%,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这只基金的年内收益仅有1.74%,远远不及其他权益基金16%的平均值。

错失好时机汇添富养老2030年内收益仅1.74%

随着我国老龄化人口的逐渐增加,养老问题也越来越受到人们关注。一方面,是为了补充个人以养老为目的的投资渠道;另一方面,也为了丰富基金产品,从去年开始,我国陆续推出了养老型FOF基金产品。

对于这种新的基金产品,《金证研》沪深金融组有必要先普及一下具体的概念,这些养老型FOF基金的全称为养老目标基金,而FOF则是一种形式。养老目标基金是以追求养老资产的长期稳健增值为目的,鼓励投资人长期持有,采用成熟的资产配置策略,合理控制投资组合波动风险的一种基金。所谓的目标日期基金,就是以投资者退休日期为目标,根据不同生命阶段风险承受能力调整投资配置,也正是这个特点,所以这些养老型FOF基金的名字中大多带有2030/2040/2035等数字,这些数字也就是投资者对应的退休日期。

FOF基金就是投资者把钱给一个懂基金的人去买基金,相当于基金经理为投资者配置不同的基金组合,试图以更低的风险获得适当的收益。《金证研》沪深金融组发现,在公募规模排名第七位的汇添富基金公司也在去年底推出了自己的养老型FOF产品,名为汇添富养老2030混合基金。根据资料,这只基金是针对在2030年左右退休的投资者设计,成立于去年的12月27日,从时间上看,恰是熊市的末尾和牛市开始初期,可谓是绝好的时间点,从募资规模上看,首募规模达到了2.52亿份,规模适中,非常适合基金经理的操作。然而这次天时+地利,却没能得到人和的呼应。

截止今年4月26日,该基金的净值才仅仅上涨了1.74%,要知道,这是在今年股市大涨超过20%的情况下得到的结果。虽说在基金设计中规定,其投资于权益类资产、非权益类资产的配置目标比例为基金资产的30%、70%,但这样的收益无疑让投资者失望。

该基金的基金经理蔡健林的资料显示,去此前长期供职于太平洋资产,拥有7年FOF投资经验,2017年8月加入汇添富基金,但此前并没有公募基金的管理经验,所以并没有公开的管理业绩可以参考。汇添富养老2030是蔡健林管理的第一只公募基金产品,在今年4月底,汇添富又相继成立了汇添富养老2040和汇添富养老2050两只同类产品,基金经理都是蔡健林。

尽管蔡健林有过多年管理FOF的经验,但毕竟投资者没有看到实际的业绩,一下子让这位“新人”单独管理养老型这种创新基金产品,还涉及三只基金总计超过7亿元资产,不免让人担忧,而且从年初以来的收益水平看,其任职回报首秀并不出彩。

一季报披露,汇添富养老2030的基金资产持仓占比在60.13%,另外还有13.16%的债券资产投资,从持有的前十只基金的持仓占比来看,合计就达到了56.28%。这十只基金分别是银华信用季季红债券A、嘉实元和混合、汇添富价值精选混合A、南方卓元债券A、工银瑞信双利债券A、中欧明睿新常态混合A、汇添富成长焦点混合、汇添富医疗服务混合、汇添富民营活力混合A、嘉实新兴市场债券A1(QDII)。

其中债券型基金数量占到了4只,占基金资产比例23.45%,再加上汇添富养老2030本身持有的债券,其债券资产占比大约在36.61%。另外,从前十只基金公布的今年一季报看,《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进一步发现,嘉实元和混合基金持有债券资产的比例为41.94%,几乎和持有的股票资产相当,而且今年的收益截至4月30日还是-0.30%。

今年股市在一季度大幅上涨,随后震荡调整,而债券市场在跷跷板效应和4月份的下跌中收益并不理想,汇添富养老2030今年初以来的微薄收益很大程度上受到债市的拖累,再考虑到建仓期的时间因素,1.74%的收益也就不足为奇了。

董事长上任四年固收规模增速翻倍权益产品掉队

2015年4月16日,汇添富迎来李文担任董事长。此后四年里,汇添富的管理规模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总规模从2015年二季度的2177亿元上升至今年一季度的4877亿元。

从2015年二季度股票、混合、债券、货币四大类基金规模看,也已经从当时的278.53亿元、853.27亿元、61.08亿元、916.31亿元,分别升至今年一季度的437.94亿元、932.85亿元、510.75亿元、2967.89亿元,增幅分别为57%、9%、700%、200%。

从上述数据的对比看,在李文担任董事长的四年里,债券与货币基金这类固收产品规模增速翻了几番,非常亮眼,但同时,权益基金尽管也实现了增长,但却显得逊色不少,尤其是混合型基金,仅仅增长了9%。

以增速最大的债券型基金看,2018年年报显示,汇添富旗下债基中仅有2只产品的机构投资者占比在30%的水平,在50%-80%之间的达到了4只,其余的15债基几乎都被机构投资者占据。而在货币基金中,机构投资者占比超80%水平的基金数量也超过了一半。可以说,是机构投资者撑起了汇添富固收产品规模的大旗,而固收产品规模合计占到汇添富总规模的71%。

产品增速不均也影响到了汇添富的整体财务水平,从2015年到2018年的年报数据显示,汇添富这四年分别获得净利润9.4亿元、10.4亿元、12.3亿元、10.3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与2016年相当,并且已经连续三年停滞不前。

2015年到2018年汇添富的管理费收入分别为17.2亿元、18.7亿元、19.4亿元、23.2亿元,增速则为8.7%、3.7%、19.58%。在2018年,公司的管理费收入实现了上涨,但具体看,对管理费贡献最大的四只基金分别是汇添富余额宝、汇添富现金宝、汇添富医疗服务、汇添富价值精选A,这四只基金也是去年仅有的管理费超亿元的产品,而前两只都是货币基金。汇添富医疗服务和汇添富价值精选A之所以有巨大的管理费收入,也是因为其资产规模庞大,到今年一季度,两只基金的规模分别是82.22亿元和102.29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汇添富医疗服务的规模变动显示,其已经从2017年底的128.96亿元下降到如今的82.22亿元,份额也从当时的138.69亿份降至一季度的78.67亿份,降幅高达43%。而且这只基金从2015年6月成立至今的累计收益率还亏损了2%,受益于其以医疗医药的主题,在去年的A股大跌中,净值仅下跌8.49%,但显然还是无法留住投资者的心。

两成产品累计亏损多位副总监无法幸免

汇添富基金公司成立于2005年2月,股东为东方证券等。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其已经位居公募基金规模排名第七的位置,最新规模显示,其已经超过五千亿元。然而在披露累计业绩的产品中,仍然有占比达两成的基金累计收益率出现亏损。

这其中,除了26只指数型基金和一只黄金QDII外,其余均是股票与混合型基金。2017年11月份成立的汇添富港股通专注成长累计亏损达24%,在2018年,其净值下跌24.97%,而今年在A股大涨的情况下,净值才上涨了7%。

去年国内股市行情有目共睹,在持续下跌的压力下,即使投资港股市场也无法避免亏损。腾讯控股在去年始终是汇添富港股通专注成长的第一大重仓股,其次则以银行保险食品为主。今年一季度,这一风格依然没有变化,《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获悉,其一季度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腾讯控股、中国平安、友邦保险、招商银行、工商银行、海螺水泥、药明生物、香港交易所、中骏集团控股、枫叶教育。

虽然年初以来国内股市表现强劲,但汇添富港股通专注成长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一季报中,基金经理也表示:“本基金净值上涨8.7%,同期恒生指数按人民币计价上涨9.4%,落后指数0.7%。”而原因或许是调仓所致,基金经理介绍“基金持仓在1季度有较大的调整,从原来偏成长的风格转为较均衡的风格配置,同时兼顾成长、价值与周期。”

在去年的操作中,该基金一直由佘中强和倪健管理,前者累计经验已超5年,曾在香港和内地基金公司及券商任职,2016年由华商基金跳槽汇添富。不过从操作能力看,似乎比较差劲。在至今管理过的4只基金中,3只基金的任职回报亏损,除了添富港股通专注成长以外,剩下2只基金全都是经历过2017年牛市行情的。

而在2013年7月31日到2016年1月18日期间,佘中强管理的华商产业升级混合业绩涨幅为69.39%,但显然这主要得益于2014和2015年的牛市行情。而倪健在2015年到今年初的任职期间,参与管理的2只基金任职回报均为亏损,此后于今年1月1日离任基金经理职务,转为公司其他岗位。

从2019年1月1日至今由杨威风和佘中强“二管一”,这对组合是明显的老带新,杨威风担任基金经理职位仅100多天。这位新人也曾在香港的券商及资管公司工作,还曾在瑞士信贷投资银行股票分析师,2017年12月加入汇添富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现任股票投资副总监。只不过,这副总监的投资经历似乎有些单薄。

汇添富民营新动力的成立时间更早一些,是在2015年8月份,但也累计跌了21%。不过这只基金完全由谭志强一人管理,此人2009年加入汇添富,这也是其唯一一只管理的公募基金,不过收益惨淡。

根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的了解,谭志强在风格上并不固定,而且换手率超高,2017年上半年与下半年的换手率分别为142.56%、383.21%;2018年分别为161.81%、288.98%。在行情较为固定的2017年,前十大重仓股中,谭志强持有的上涨明星股也仅有中国平安,而且该股仅在上半年进入到前十大重仓股内,其余多数个股都为成长股。这也是造成其去年大跌33%的原因。

而且在2018年的下跌行情中,谭志强全年都重仓持有上游资源股,比如天齐锂业,而华友钴业、寒锐钴业、赣锋锂业则陆续出现在前三个季度中,谭志强在操作风格上丝毫没有表现出风控的意图,完全是被动跟随股市整体行情。

其实,在汇添富累计亏损的主动管理产品中,除了这类“菜鸟”之外,也有资深的专业人士,汇添富外延增长的前任基金经理韩贤旺。资料显示,其曾先后任职于君安证券资产管理部、国联安基金和平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2007年5月加入汇添富,目前是研究部研究总监、首席经济学家。

但在2014年汇添富外延增长成立一直到2018年底,其累计亏损也有20%,不是是否因为业绩差劲,在今年1月份其离任。

还有汇添富现任指数与量化投资部副总监,管理经验超过9年的吴振翔,由其管理的汇添富价值多因子股票从去年3月份至今也依然亏损1%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