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断崖式下滑,上市连续剧公司仍在过冬天

业绩断崖式下滑,上市连续剧公司仍在过冬天

2019年05月11日 09:02: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徐露时令已到立夏,但影视内容行业的寒冬仍未过去。

尤其是依赖流量明星和大IP的电视剧上市公司,在经历题材转向、税务风波之后,业绩断崖式下滑,应收账款坏账高企。

在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为唐德影视出具的审计报告中,明确指出该公司存在导致持续经营能力有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作为以《武媚娘传奇》知名的电视剧上市公司,唐德影视曾以范冰冰、赵薇、张丰毅等明星股东奏响影视公司上市的大潮,但寒冬到来之际,明星股东纷纷清仓抛售股票,实际控制人吴宏亮勉力支撑。

电视剧第一股华策影视,2018年营业收入 57.97亿元,同比增加10.52%,扣非净利润1.21亿元,同比减少78.22%。尤其是第四季度,营业收入22.2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82亿元。《花千骨》《楚乔传》出品方慈文传媒2018年营业收入14.25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0.94亿元。2019年2月,该公司发生控股股东变更,由原来的马中骏易主江西出版集团旗下华章资本。《古剑奇谭》《大唐荣耀》出品方欢瑞世纪2018年扣非净利润2.76亿元,荣升电视剧公司第一名,却因为计入收入的古装剧《天下长安》一直未能播出,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非标准审计报告。

当正午阳光的《知否知否》《都挺好》持续烧热小荧屏,作为曾引领行业风潮的四家电视剧公司,唐德影视、华策影视、慈文传媒、欢瑞世纪为何在此次行业调整中表现如此脆弱?随着爱奇艺、腾讯视频等播出平台加码自制剧,传统剧集公司还有竞争力吗?

业绩暴跌

年产全网剧达1000集以上,2018年播出14部剧,另有14部取得发行许可证,华策影视曾是许多电视剧公司对标的榜样。

但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高产量正在成为华策影视的累赘,一方面《甜蜜暴击》《创业时代》《橙红年代》等剧豆瓣评分均在6分以下,多受观众诟病;另一方面资本寒冬让视频网站和电视台消化能力降低,大量剧集挤压待播。

为了促进剧集销售,2018年华策影视增加了销售费用的投入,同比增加57.94%达到5.17亿元,其中业务宣传及推广费有2.35亿元,比2017年翻了一番。

在电视剧行业,剧集播出后拿到的回款通常只是账面资金。根据万达影视的上市并购草案,其电视剧业务2018年在电视台的回款周期为323天,在新媒体平台的回款周期为273天。剧集行业的回款周期过长,播出的剧集越多,应收账款就越多。

2018年华策影视的应收账款为42.48亿元,其中10%左右的款项账龄在2年以上。根据2018年报,华策影视按信用风险特征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计提比例从 4.34%提高到7.27%,坏账准备金额在1.99亿元。

此外,华策影视还有数部电视剧制作完毕或者正在拍摄,存货账面余额23.26亿元,为防止出现阻碍播出的因素,计提存货跌价准备4012万元。

而且华策影视在前几年投资的27家影视动漫游戏类公司,在2018年计提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为3339.9万元,游戏公司天神娱乐本期末账面价值较投资成本累计下降79.23%。

2018年,华策影视的资产减值损失达到2.83亿元,是2017年的5倍多。

另外,随着2018年的税务整顿,华策影视的所得税费用从去年的6802.3万元上涨到1.36亿元。

多重因素之下,华策影视2018年营业收入57.97亿元,扣非净利润1.21亿元。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

华策影视的资产减值损失上升并不是孤例,欢瑞世纪2018年年报显示,其资产减值损失1.4亿元,是2017年的3倍。

其中1.36亿元为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就像欢瑞世纪年报中所说,“电视剧制作公司一定程度上受到上下游挤压,现金流紧张。受项目周期拉长和回款进度影响,影视公司应收账款账期进一步拉长,资金压力加大。”

欢瑞世纪擅长的古装玄幻剧集比较依赖明星,随着影视内容转向现实题材,播出面临难题。《天下长安》2017年已经拍摄完毕,曾于2018年4月、8月两次宣布定档,都没有如期播出。作为2017年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天下长安》的播出情况已经成了悬在欢瑞世纪头上的一把利剑。

根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非标准审计报告”,《天下长安》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5.06亿元,公司管理层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0.25亿元,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天下长安》相关应收账款的坏账准备作出调整。

之前,欢瑞世纪拍摄的《秋蝉》《天枢之契约行者》《盗墓笔记之<蛇沼鬼蜮>》等均已计入2017年收入,但还没有播出。根据2018年年报,欢瑞世纪应收账款23.52亿元,同比增加36.62%,是2018年收入的2倍多。

对此,欢瑞世纪在内控自我评价报告中表述,“对电视台等战略合作客户的授信额度偏高,导致部分电视台客户的应收账款信用逾期未收回。”

但视频网站也不是永远不会信用逾期,2018年6月,慈文传媒旗下蜜淘影业曾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要求搜狐视频支付所欠付的《楚乔传》第三期授权许可费人民币6960万元及相应的违约金、律师费。

慈文传媒2018年营收14.35亿元,应收账款12.05亿元。为了盘活这一部分应收账款,慈文传媒采用了质押借款和保理借款。

其中,将PPTV购买《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产生的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获得9000万元保理借款;将云南广播电视台购买《生死翻盘》而产生的应收账款进行保理,获得967.29万元保理借款;与爱奇艺签订的《网台联播剧<爵迹>合作协议》项下的应收账款质押,获得借款6000万元。

可持续经营危机

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5.54亿元,存货9.68亿元,控股股东马中骏、王玫质押了手里90%以上的股份用来融资,慈文传媒2018年的现金流一直处在高压状态。

收购的游戏公司赞成科技,又因为游戏版号限制业绩下滑,计提商誉减值8.66亿元,造成慈文传媒2018年扣非净利润亏损10.94亿元。

2019年2月,慈文传媒公告,华章天地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股权受让的方式成为新的控股股东。

然而,更多经营困难的影视公司并没有找到新的资金来源。

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7630.98万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5.87亿,因《巴清传》未能播出计提坏账4.96亿元,《一身孤注掷温柔》《狂怒沙暴》等影视剧存货13.07亿元,唐德影视如今只剩下一系列等待播出的电视剧。

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唐德影视2018年报中写道,该公司于2018年12月31日资产负债率为89.62%,2018年发生净亏损9.27亿元,且2016年-2018年连续三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同时,实际控制人吴宏亮所持股权的质押比例为99.99%。上述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为解决上述疑虑,唐德影视披露,拟在监管政策允许的情况下,尽快启动股权融资,降低财务杠杆,或引进其他投资者,为公司提供流动性支持,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

但何时能够引入新的资本?股民们只看到范冰冰、赵薇、张丰毅、霍建起等明星股东手中的股份均已解除限售,和持续多日的资金流出。

如果以资产负债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净利润亏损、控股股东质押比例作为衡量上市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的指标,还有多少连续剧公司面临流动性危机?

欢瑞世纪、长城影视、骅威文化满足其中3项,其中骅威文化已经在2018年12月20日变更控股股东,餐饮企业杭州鼎龙于1月份正式入主骅威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