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后“首亏”!李彦宏挥刀 14年元老“被离职”?

上市后“首亏”!李彦宏挥刀 14年元老“被离职”?

2019年05月18日 14:40:42
来源:中国经营报

交出自2005年上市以来首个季度亏损财报之后,李彦宏在内部信中鼓舞士气,“以旧换新”,表明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但美股市场的反应依然不太友好。

 昨日,百度(NASDAQ:BIDU)开盘大跌15.07%,截止收盘百度股价下跌16.52%,报128.31美元,股价接近6年新低,市值也在一夜之间蒸发89亿美元,约合615亿元人民币。 

老将辞职,新官上任,面对错失的岁月与严峻的局面,李彦宏与百度还将作何努力?

文| 荀诗林

紧随阿里、腾讯,百度也出了财报。

5月17日一早,百度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一季度百度总营收241亿元人民币(约合35.9亿美元),同比增长15%,市场预期242.7亿元,移除业务拆分收入影响,同比增长21%;归属百度的净亏损为3.27亿元(约合49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66.94亿元转亏。

从财报数据中可以发现,百度该季度总营收低于市场预期,营收增长明显放缓。同时,据彭博社统计,这也是百度在2005年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亏损。

财报公布当天,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财报内部信中还宣布,搜索业务公司正式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同时,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沈抖晋升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一时之间,百度风云突变。

后浪推前浪,还是拍前浪?

向海龙是百度14年的元老,而与之相对的是,沈抖是2012年加入百度的新秀。李彦宏表示,沈抖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李彦宏同时对向海龙过去14年的贡献表示感谢。

搜索业务是百度的发家业务,也是主要业务。笔者在上篇文章《百度头条宣战,互相索赔9000万!互联网下半场,巨头们焦虑难挡》中提到,在2018年百度财报中显示,网络营销营收占总体营收的80%左右,信息流和AI只占20%左右,由此可以推断,营收低于预期原因主要在于主营业务,也就是网络营销业务的增长下滑,从毛利上看,今年一季度毛利92.84亿元,而去年同期毛利为110.0亿元。

数据来源:百度财报

由此可以得出,整体营收增速下滑,数字不好看,由百度搜索公司负责的搜索业务自然难辞其咎。向海龙是百度搜索公司原总裁,而百度搜索公司主要负责的就是提供百度搜索、信息流资讯等用户产品,负责商业变现产品、百度联盟等体系建设和销售运营工作。

向海龙2000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同年成立了上海企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成为百度竞价排名上海地区总代理。2005年百度收购企浪,向海龙加入百度,开始了其14年的百度生涯。在此期间,向海龙历任百度公司销售副总裁、百度商业运营体系副总裁、百度高级副总裁等职务。

“让商业的归商业,让梦想的归梦想”,可能这就是百度搜索公司成立最初的想法。百度搜索公司成立于2016年,而百度搜索业务是从2000年1月开始,历经16年探索,已经基本相对成熟。同期的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商业生态场景,如阿里电商支付,外加大文娱生态闭环,腾讯的游戏通讯生态等。而百度,还是基本停留在搜索业务上,通过广告来变现。

李彦宏于2016年宣布业务调整,组建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同时押注人工智能,更多从战略层面开始构建属于百度自身的生态环境。李彦宏表示,人工智能将成为百度未来增长的新引擎,并且涵盖所有产品和服务。“我们现有的平台产品,包括搜索引擎及资讯流,都已通过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优化升级,并因我们的内容和服务生态系统而得以进一步丰富。我们为现有平台的开放所带来的巨大机遇而感到兴奋,未来我们将积极打造人工智能驱动的商业新时代。”

当李彦宏正试图在“梦想的领域”中一展拳脚,以为大本营业务——搜索业务放心无虞之时,2016年当年财报,向海龙却交出了一份让人不满意的答卷。根据当年百度财报,百度2016财年网络营销营收为645.25亿元(占总营收的91.46%),比2015财年增长0.8%。百度2016财年活跃网络营销客户数量约为98.2万家,比2015财年下滑6.4%。对比2013至2015年百度财报的网络营销收入,增速分别为43.0%、46.3%、32.0%,平均增速40.4%,以百度2015年网络营销收入640.37亿元为基数,按照平均增速来计算的话,2016年百度网络营销收入预期可达899.1亿元,而这个预估比当年实际收入高了250多亿元。

数据来源:百度历年财报

很明显,向海龙所带领的百度搜索公司,在成立之初就不尽如人意。

2019年5月17日,百度电话会议中,李彦宏回应向海龙离职主要是因为个人原因。但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百度员工称其是“被离职”。向海龙并不是百度离职高管中的第一个了。此前,2018年7月,陆奇卸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职务;而张亚勤于2019年初申请加入百度退休计划,今年10月将正式退休;此外百度人力资源高级副总裁刘辉也加入了该计划,将于今年5月卸任。

这次,取代向海龙成为新任百度高级副总裁的是沈抖,用李彦宏的话说就是:“百度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沈抖从2012年担任百度公司联盟部研发总监开始,先后负责了百度APP、信息流、好看视频、百家号、百度新闻、hao123等移动相关业务,可以说是帮助百度完成了内容生态的布局。有百度员工表示:“沈抖本人较为低调,在百度做feed(信息流)之前,就曾提议过公司应该开展这块业务。”

图片来源:脉脉评论

从多名高管卸任消息来看,结合百度高管退休计划,百度正在积极发力人才梯队建设,敢于换掉10多年的公司元老,启用新人,一定程度上表现了百度背水一战的决心。

以投入换增长,未来尚可期

百度依然面临着严峻的局面。我们‘以投入换增长’的策略,要求我们必须保持战略定力,提高精细化运营能力和创新力。

这是李彦宏在5月17日财报内部信中的原话。

从财报来看,一季度百度出现亏损,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运营成本的大幅度提高。2019年一季度百度总体运营成本250.59亿元,去年同期运营成本为163.39亿元,同比增长53.3%,这其中主要来源于爱奇艺和春节的营销推广活动。而这一部分费用的支出,短期影响显著。有分析师表示,百度这家搜索巨头可能在派发“红包”上花费了高达19亿元人民币。

固守搜索领域,凸显边界效应。百度一季度核心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9%,远低于整体收入增长的15.4%,而核心营收占到了整体营收的73.2%,这说明核心业务,即搜索业务,已经在拖整体营收的后腿了。

百度也是看到了这样的问题,所以开始积极布局AI,布局内容生态领域爱奇艺。在春节营销推广活动的作用下,第一季度百度APP日活跃用户达到1.74亿人,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超过2200万人,整体信息流用户时长增长了83%。在连接用户和服务层面,智能小程序影响力持续放大,月活跃用户达到1.81亿人。此外,根据爱奇艺一季度财报,其总订阅会员人数为9680万人,同比增长58%,98.6%为付费订阅会员,这个数字已经高于此前腾讯视频披露的8900万人的付费会员数,位居同行业首位。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还提到,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也有着突破性进展。仅仅一季度,小度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就超越了2018年全年的销量,2019年3月小度助手语音交互达到23.7亿次。2018年下半年百度智能云IaaS和PaaS整体市场份额进入行业前五,成为2018年下半年头部厂商PaaS市场增速最快的国内公有云服务商。Apollo道路测试里程去年仅北京一地就累计近14万公里,超出行业第二10倍以上。还声称,百度同长沙合作的自动驾驶出租车很快就要跑上街头。

李彦宏说:“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创新才能应运而生!”

从人事架构调整到整个业务的重新布局,我们看到了百度壮士断臂的决心。至于百度是否真的可以熬过这段艰难的时期,并能如李彦宏所设想的那样发展,实现营收增长,只能静观其变了。

也许,未来尚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