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年6换实控人,保壳斗士中润资源调节利润“简单又粗暴”

26年6换实控人,保壳斗士中润资源调节利润“简单又粗暴”

2019年05月28日 19:08:50
来源:市值风云

作者| 白鹤芋

流程编辑| 安安

最近,中润资源(000506.SZ)收到了监管的年报问询函,交易所在对其事后审查中注意到了几个问题。

这家公司风云君几个月前曾在《中润资源郭老板玩壳记:投资有风险,玩壳需谨慎》中介绍过,2016年买壳入主的郭昌玮是一个很点背的壳玩家。

2016年12月27日,郭老板控制的宁波冉盛盛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按照9块钱的成本,斥资22亿溢价入主中润资源。谁能想到,郭老板首先面对的就是棘手的历史遗留问题,以及跌跌不休的股价,截至5月27日收盘,股价仅剩3.38元/股。

中润资源困境重重,原有业务基本停滞,外加重大资产重组尚未有着落,诸多不利因素造成其2017年归母净利润光荣亏损4.49亿。而保壳,成了上市公司2018年最重要的工作。

中润资源在2018年年报中称,对齐鲁置业有限公司、山东安盛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李晓明的三大其他应收款的回收问题,是2018年管理层工作的重中之重。

这三件大事解决好,公司的保壳问题基本上就能解决了。

一、连续三年被“非标”

在即将披露2018年年报过程中,中润资源中途变更了一次年报审计机构。风云君注意到,中润资源2016、2017年年报都曾被前任审计机构中汇会计师事务所“非标”。

没想到,等来了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却依然没能逃过年报“非标”的命运,其2018年年报依然是“非标”。

虽然是被“非标”了,但中润资源2018年业绩看上去已经逆袭了。

根据公告,中润资源2018年归母净利润4218.98万,较2017年上升109.39%,仔细一瞧,原来是高达2.41亿的非经常性损益在搞小动作。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中润资源2018年实际上亏损1.99亿,继2017年以来连续两年扣非净利润亏损。

2018年,中润资源房地产业务的毛利率为-6.09%,已经变成负数了,较2017年下降11.46%;矿业业务的毛利率为9.37%,较2017年下降5.41%。

中润资源的多家子公司盈利情况不乐观。除山东中润集团淄博置业有限公司和斐济瓦图科拉金矿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外,其余9家子公司的营业收入均为0,且大部分子公司已连续3年营业收入为0。

需要注意的是,英国瓦图科拉金矿公司已连续两年亏损,且2018年年底已经资不抵债。其2017年亏损895.42万,净资产为2.75亿,而2018年亏损3862.14万,净资产为-4.15亿。

有意思的是,中润资源部分子公司在无营业收入的情况下实现盈利。中润矿业发展有限公司和中润国际矿业有限公司2018年营收为0,但分别实现净利润3654.89万和2207.69万。

二、毫无掩饰的财务调节

2018年,非经常性损益扮靓中润资源业绩。其归母净利润4218.98万,非经常性损益达2.41亿。其中,2.1亿来源于资产减值准备转回。

而同样因为非经常性损益,中润资源2017年巨亏4.49亿,同比暴跌5210.03%。导致2017年业绩暴跌的原因在于资产减值损失高达3.04亿。

具体为:

应收李晓明诚意金5.22亿,按照账龄计提坏账损失5227.36万; 应收齐鲁置业股权转让款人民币2.29亿,按照账龄全额计提坏账损失; 应收安盛资产股权及债权转让款3.69亿,按照账龄计提坏账准备1.47亿。

到了2018年,对上述坏账的转回,又成其业绩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

1、拍卖所查封的山东盛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资产,收回现金及抵顶资产致使计提坏账部分转回,转回6237.93万。 2、应收安盛资产款项已计提的坏账准备转回,转回1.47亿。

这是赤裸裸的财务洗澡加利润调节啊,其简单粗暴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一)山东盛基

2012年10月,为压缩房地产投资转型矿业,中润资源将全资子公司山东盛基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山东盛基”)100%的股权及相关债权转让给齐鲁置业,转让总价款合计4.9亿。

中润资源2012年归母净利润为3.18亿,该笔交易为2012年增加2.68亿投资收益。

但这笔股权转让款及债权一直未能全部收回。2017年底,中润资源应收齐鲁置业股权转让款人民币2.29亿,当年,中润资源按照账龄对其全额计提坏账损失。

2018年,中润资源通过司法拍卖受让山东盛基的土地、房产或其拍卖款,致使计提坏账转回6237.93万。

截至2018年末,中润资源应收齐鲁置业股权及债权转让款1.67亿,账龄5年以上。中润资源认为此笔款项预计未来无法收回,对此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针对如此操作,交易所问询:公司就同一标的进行方向相反的交易,且均对当期业绩盈亏性质有重大影响,是否在进行盈余管理?

(二)安盛资产

就同一标的进行方向相反交易的神操作还另有一件。

2013年5月,上市公司将全资子公司山东中润置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及相关债权转让给山东建邦地产有限公司,转让价款合计为10.76亿。根据当时的协议,前者支付3亿后,剩余7亿均由安盛资产支付。

该笔交易为2013年增加2.88亿投资收益,使上市公司扭亏为盈,2013年归母净利润达到1.93亿。

2017年年末,安盛资产尚欠3.69亿未还,中润资源按照账龄计提坏账准备1.47亿。

2018年6月25日,安盛资产以评估值为4.3亿的房产注入山东中润置业有限公司出资设立的子公司,并将该子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给中润资源,用来抵顶安盛资产所欠中润资源全部款项。

此笔操作后,中润资源对应收山东安盛款项已计提的1.47亿坏账准备全部转回。

三、内控存重大缺陷

相比于前述收回的部分坏账,中润资源的8000万美元诚意金可就真的是覆水难收了。

2015年6月3日,基于转型的中润资源拟购买李晓明持有的蒙古伊罗河铁矿项目。

为确保合作顺利推进,中润资源需向李晓明支付8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5.49亿)。

当时,中润资源账上仅有2.11亿。为支付诚意金,2015年5月10日,中润资源向自然人安康无息借款5亿。

三个月后,同样是为推进此事顺利进行,中润资源向伊罗河铁矿有限公司借款2.37亿,并汇给其指定公司佩思国际科贸(北京)有限公司。

两年后(2017年7月25日),中润资源终止了发行股票收购外蒙古伊罗河铁矿项目。

李晓明原本承诺个月后全额退还。遗憾的是,至今一毛未还。对此,中润资源2018年计提坏账准备1.09亿。

中润资源要求佩思国际偿还借款,但佩思国际也未能及时全部偿还。2018年末,针对佩思公司欠款4893.38万,中润资源按照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938.98万。

上述两项应收款金额重大,发生时间较早,账龄较长,而中润资源直到2018年11月才采取司法诉讼或仲裁等方式进行追偿。对此,中润资源董事会及管理层是否勤勉尽责了呢?

事实上,从2016年开始,审计机构就一直特别提醒:中润资源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2019年2月,中润资源财务总监尤文海在任期不满一年时,也因个人身体原因辞职。

结尾

中润资源2018年盈利,离不开其游刃有余的保壳技巧。2019年一季度,中润资源归母净利润为2428.98万,但扣非后亏损3239.67万。

2019年一季度,中润资源非经常性损益高达5668.65万,其中,安盛资产4.3亿抵顶的资产再一次发挥出了作用。

2019年一季度,安盛资产用4.3亿抵顶资产实现股权过户,由于抵顶的资产的评估值4.3亿高于其他应收款的账面值3.69亿,又给上市公司带来六千多万的营业外收入。

风云君发现,在中润资源保壳的过程中,冉盛盛远已将所持股票悉数质押。2019年4月30日,中润资源突然公告:冉盛盛远所持全部股份2.33亿股被司法冻结,冻结原因尚未获悉。

这家上市26年已换过6任实控人的公司,难道又要易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