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玉股份涉嫌违反“两票制” 扩张背后存隐忧
财经

漱玉股份涉嫌违反“两票制” 扩张背后存隐忧

2019年05月29日 15:19:29
来源:金证研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图南/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多年来,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漱玉股份”)一直深耕于山东省。如今,此番上市之际,漱玉股份仍致力于山东省市场。

近年来,漱玉股份积极扩张门店,从2015年的770家门店到2018年上半年的1,392家。而漱玉股份在扩张门店的过程中,不仅收购已注销的门店,标的方惊现“老赖”?除此之外,漱玉股份涉嫌违反药品流通“两票制”规定。

收购已注销的门店标的方惊现“老赖”?

据招股书,2014年,漱玉股份收购了57家门店;2016-2017年,漱玉股份分别收购84家门店、190家门店;2018年1月至2018年8月期间,漱玉股份收购了11家门店。

而《金证研》沪深资本组注意到,漱玉股份所收购的资产存疑。

据招股书,2016年4月26日,漱玉股份子公司东营益生堂药业连锁有限公司收购东营博澜药业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澜药业”)持有的6家门店的经营网络及相关资产。

令人不解的是,博澜药业旗下的6家门店皆在被收购前就注销了。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博澜药业第一药店、博澜药业第二药店、博澜药业第三药店、博澜药业第五药店、博澜药业第六药店、博澜药业第七药店均于2016年4月11日注销。

而博澜药业因未遵循规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2017年7月14日,博澜药业因未按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东营市河口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8年7月13日,博澜药业因未按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被东营市河口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值得一提的是,博澜药业第三药店被东营市河口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2017)鲁0503执310号文件,博澜药业第三药店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依据文号是(2015)河商初字第388号和(2016)鲁05民终653号。

此外,漱玉股份子公司枣庄漱玉平民大药房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3日收购的枣庄市天赐医药零售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枣庄天赐”),因隐瞒真实情况,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2018年11月27日,枣庄天赐因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枣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药品流通涉嫌违反“两票制”

除了所收购的资产存疑之外,漱玉股份涉嫌违反药品采购“两票制”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两票制”是指药品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开一次发票,流通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

据鲁卫发〔2017〕31号文件,在药品购销中推行“两票制”,规范药品流通秩序,压缩中间环节,降低虚高价格,依法打击非法挂靠、过票洗钱、商业贿赂等行为,净化流通环境,促进医药产业健康发展,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看病就医需求。2017年12月31日起,山东省各级公立医疗机构全面启动实施“两票制”。

据招股书,漱玉股份主要从事医药及健康相关产品的零售,所属行业为医药零售行业。漱玉股份主营业务收入包括零售和批发。

而漱玉股份医药批发业务似乎有悖于“两票制”。

2018年上半年,漱玉股份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华润山东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山东医药”)及其关联单位、山东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九州通医药”)及其关联单位、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康医药”)及其关联单位、国药控股济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控股济南”)及其关联单位、上药控股山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药控股山东”)及其关联单位。

其中,华润山东医药及其关联单位主要包括华润山东医药有限公司、华润济南医药有限公司、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阿阿胶”)等。山东九州通医药及其关联单位主要包括山东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青岛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临沂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等。瑞康医药及其关联单位主要包括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山东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瑞康医药(山东)有限公司等。国药控股济南及其关联单位主要包括国药控股济南有限公司、国药集团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股份”)等。上药控股山东及其关联单位主要包括上药控股山东有限公司(曾用名山东上药医药有限公司)、山东上药商联药业有限公司等。

上述供应商大部分是医药批发商,仅东阿阿胶是制造商,而东阿阿胶是所属于医药保健行业。另外,国药股份业务有涉及医药制造,但主要业务仍是医药销售。

据招股书,漱玉股份医药零售业务的客户主要为个人消费者,不存在主要客户的情形。公司医药批发业务的客户主要为医药零售企业或医疗机构。

2018年上半年,漱玉股份前五大批发客户分别为齐鲁医药有限公司及其关联单位、昌邑金通大药房有限公司、威海市天福医药有限公司、交通运输部烟台打捞局综合门诊部、淄川区般阳街道办事处般阳西区社区卫生服务站。

医药行业产业链从上到下包括医药制造商、经销商、零售商及消费者。漱玉股份作为医药零售行业,且其供应商多是药品批发商,而漱玉股份却向客户批发药品,显然涉嫌违反“两票制”规定。

“两票制”的推行使药品采购环节越加“明朗”。而对于漱玉股份而言,能否华丽转身,则有待市场的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