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华实业上市保壳15年 实控人股权被冻结质押难以脱身

荣华实业上市保壳15年 实控人股权被冻结质押难以脱身

2019年05月31日 09:07:41
来源:长江商报

记者魏度

甘肃武威首富张严德想要金蝉脱壳并不容易。

张严德起家于甘肃武威,从初期经营百货、五金交电到涉足玉米淀粉、包装材料、饲料等,构建了闻名的荣华系。2001年,荣华实业(600311.SH)蹊跷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至此,张严德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了19年。

然而,仅仅从荣华实业公布的财务数据看,上市以来,公司一直是疲态尽显,毫无业绩可言。

奇葩的是,近15年来,荣华实业一直游走在亏损与微利之间,保壳之战持续长达15年。如今,公司面临的退市危机加剧。

去年,荣华实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只有0.82亿元,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同)则亏损1.019亿元。今年前三个月,营业收入只有851.81万元,净利润延续亏损,为-1051.94万元。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目前,荣华实业营业收入全部来自浙商矿业的黄金开采与销售业务,后者资源储量和黄金产量较低,几乎已经被挖空。

或为了保壳,荣华实业宣告每年出资2400万元租赁大股东荣华工贸闲置资产,开展焦炭加工经营业务。这项业务会是公司保壳成功的希望所在吗?

备受关注的是,张严德债务累累,其控制的上述资金就是因为没有流动资金而停产。截至目前,张严德通过荣华工贸所持荣华实业股权全部被法院轮候冻结,通过武威塑料所持股权全被质押。

去年,张严德曾筹划以14亿元价格让出控制权,无奈因部分资产有瑕疵未果。

此情此景,荣华实业难道要一直保壳下去吗?

2400万的左右逢源生意

经营举步维艰的荣华实业似乎在尝试着寻机破局,而其进行的似乎是一笔左右逢源的生意。

5月29日,荣华实业发了一则关联交易公告,即公司将以2400万元的价格租赁大股东荣华工贸资产开展焦炭加工业务,以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

荣华工贸持有荣华实业16.37%股权,荣华实业实际控制人张严德也是荣华工贸实际控制人及法人代表。

公告显示,此次拟租赁的资产是年产150万吨捣固焦生产线,于2014年12月31日建成投产。标的资产账面原值10.67亿元,已计提折旧2.23亿元,截至今年4月30日,标的账面净值8.43亿元。去年3月,因荣华工贸流动资金不足,无奈停产,至今处于闲置状态。这也意味着,公司拟租赁的资产属于公司实控人张严德无力经营的资产。

对于此次租赁资产行为,荣华实业作出了说明,目前,公司营业收入全部来自浙商矿业的黄金开采与销售业务。由于浙商矿业资源储量和黄金产量较低,产品结构单一,近几年主营业务持续亏损,给公司经营带来较大压力和风险。

在荣华实业看来,标的资产已经完成项目生产经营的全部行政审批手续,租赁下来即可开展焦炭加工业务。公司现有较充足货币资金,一直无稳定可靠的投资渠道,资金使用效率较低。本次关联交易后,公司积极涉足焦炭行业,拓展业务范围,有利于提高公司资金使用效率,增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及盈利能力。

不过,公司也坦承,焦炭行业受宏观政策和行业周期影响较大,未来经营存在不确定性。

荣华实业利用闲置资金租赁资产开展新的业务,表面上看,对公司而言是一大利好。除了可以提高公司资金利用率外,还可以为公司业务转型做一次尝试,毕竟,此次租赁期限暂定为一年,如果未达预期,可以立即停止,如果成效不错,就可作为公司转型方向。还有一个好处是,即将开展的业务只是租赁资产开展,公司无需进行固定资产等投入,只需购买原材料就可开展业务,成本较低。

不过,进军焦炭业务领域风险较大,目前,似乎并不是一个好时机。去年,西山煤电、国际实业等焦炭业务毛利率均不到10%,美锦能源等龙头企业则开启转型之旅,安泰集团仍然处于ST状态。

当然,这笔交易对于张严德而言无疑是天上掉馅饼。闲置资产需要维护,费用需要摊销,租给荣华实业后,这些都由荣华实业承担。更为主要的是,还可以收到2400万元租金,维护客户关系,闲置资产一下子就盘活了。

保壳15年堪称不死鸟

上市19年,长达15年奋战在保壳一线,荣华实业堪称创造了传奇。

荣华实业是由甘肃武威淀粉厂作为主发起人,联合甘肃武威荣华工贸总公司、武威塑料农膜厂、甘肃宜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甘肃武威饴糖厂共同发起设立,于1998年11月12日注册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2001年6月26日实现在A股主板挂牌交易。

荣华实业成功上市,实控人张严德财富暴增,并因此一举成为甘肃武威首富。

公开资料称,张严德创业始于1990年,以经营百货、针织、五金交电等经销业务开始,公司名称为武威荣华经销公司,性质为集体所有制。1992年,荣华经销更名为荣华工贸,转型为生产型企业,开始涉足淀粉、包装材料、饲料等业务。此后10多年里,张严德设立了数十家公司,形成一个十分庞杂的荣华系。

未经荣华实业证实的消息是,荣华实业上市颇为蹊跷。1994年,张严德依靠贷款筹建武威淀粉厂,直到1998年,生产还没有达产、达标,导致生产经营困难,无法偿还4亿元贷款。为此,张严德从股份制改造中找到了破局机会,抛出上市融资方案,吸引银行再为其贷款3亿元助其上市。

根据此前上海证券报报道,就在这一关键时节,当地政府违规发行地方经济建设债券陆续到期,本息合计1.8亿元,无力兑付。于是,政府玩了一把“借鸡下蛋”的无本买卖,荣华工贸以企业名义向银行贷款1.8亿元替政府偿付了债券(本息合计2.25亿元),2003年,政府将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股权作价2.29亿元,冲抵了所欠荣华工贸的债务,荣华实业控股权随即转至荣华工贸名下。

在这期间,武威淀粉厂被包装成国有企业上市,荣华工贸用银行贷款帮政府买单,换来旗下劣质资产上市,融得6.6亿元资金。

上市之后,荣华实业的经营业绩丝毫没有改观。2001年,也就是上市首年,荣华实业营业收入4.80亿元,紧接着是连续6年下降,到2007年,营业收入只有1.27亿元。同样,2001年,公司净利润还有0.65亿元,历经4年下降,至2005年,净利润只有900万元,2006年,净利润大降2109.14%,为亏损1.73亿元。

2010年10月,荣华实业将原有玉米淀粉相关的全部资产剥离给其大股东荣华工贸,全面转型黄金的开采、选冶、加工与销售。遗憾的是,转型之后,荣华实业的经营业绩依然难看,不是亏损就是微利。截至今年3月末,公司未分配利润为-2.27亿元。

总体而言,从2005年至今,荣华实业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不是微利就是亏损,长达15年间,一直为在保壳挣扎。

或靠出让控股权脱身

多年的壳股生涯难以为继,债务累累的张严德或要靠让渡控股权才能安全脱身。

纵览荣华实业多年来的经营状况,不谈盈利能力,仅仅是营业收入,一直是长期低迷。今年前三个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只有不足千万元,同比下降63.48%。公司的营业收入全部依赖浙商矿业,而浙商矿业资源储备及黄金较低,导致公司面临严重的持续经营能力。

令人好奇的是,荣华实业已经丧失持续经营能力,作为实控人张严德,为何不采取资产并购、卖壳等资本运作手段,来拯救上市公司。

对此,一名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张严德旗下资产不少,可能其本人也想将这些资产注入上市收购,无奈的是,可能这些资产盈利能力较弱,运作起来很困难。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张严德自身债务沉重,无力盘活旗下资产,进而导致旗下资产变为劣质资产。

诚如所言,上述荣华实业租赁荣华工贸生产线,就是因其流动资金不足导致资产闲置。

目前,从公开信息中无法获取张严德债务状况,但是,从其所股权被质押冻结来看,可以管窥其资金之渴。

荣华实业公告显示,早在2006年3月,张严德通过武威塑料持有荣华实业的股权中,就有4290万股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直到2007年8月才解除。

去年4月,张严德通过荣华工贸持有荣华实业的16.37%股权被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为三年。去年6月,这些股权又被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张严德主要是通过荣华工贸及武威塑料对荣华实业进行控股,分别持股16.37%、0.38%。截至目前,除了荣华工贸所持股权被轮候冻结外,武威塑料所持股权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张严德旗下产业曾频频爆发环境污染等问题,曾被监管处罚。

上述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目前来看,缓解荣华实业及张严德危机的主要途径,或是靠出让控股权。

不过,2017年11月,张严德曾计划将荣华工贸所持荣华实业股权全部作价14亿元转让给人和投资,结果在去年宣告终止,理由是浙商矿业房屋建筑物的账面价值为8872.73万元,未办妥产权证书,成为拦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