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烧钱近200亿元,股价大幅破发!如今百亿国资再入局,这家公司魅力何在?

三年烧钱近200亿元,股价大幅破发!如今百亿国资再入局,这家公司魅力何在?

2019年06月01日 20:00:00
来源:新财富杂志

从2016年至今年一季度,蔚来一直深陷亏损泥沼,累计亏损近200亿元,现金流持续吃紧,亦庄国投拿出百亿资金与蔚来设立合资公司,能否改善其处境?

作者:张天伦

01

亦庄国投出手,蔚来扎根北京

5月28日,蔚来(NIO.NYSE)迎来其2019年财报首秀。今年第一季度,蔚来实现收入16.31亿元,环比下降52.5%;净亏损26.24亿元,与2018年第四季度相比亏损下降25.1%,与上年同期相比亏损增加71.4%。

显而易见,蔚来营收数据并不美丽。2016至2018年,蔚来净亏损额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96.39亿元,加上今年一季度,蔚来最近三年多累计净亏损高达198.57亿元。

尽管亏损额逐年增加,但资本还在豪赌蔚来。蔚来公告称,2019年5月,蔚来与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将对蔚来中国以现金出资100亿元,换取非控股股东权益。蔚来中国设立的主要目标在于研发和用户服务体系建设。双方正继续为完成最终交易而努力。

根据Wind资料,亦庄国投创立于2009年2月,是一家服务于北京亦庄产业转型升级和科技创新的国有投融资公司,也是北京经开区内主要的两大国有公司之一,另外一家则是北京亦庄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二者均由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100%持股。

从分工看,后者主要负责北京经开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土地一级开发,亦庄国投则更多地围绕资本运作构建产业投资服务平台。目前,亦庄国投是北京市5家市级股权投资资金的受托投资管理机构之一,下设亦庄产投、融资担保、融资租赁、小额贷款、移动硅谷、中青信用、亦庄香港等子公司。

蔚来CEO李斌在电话会议中表示,蔚来中国将作为蔚来人民币融资主体,蔚来将保持控股权,并有计划将其并入上市公司中。

根据协议,亦庄国投将协助蔚来中国建设或引进第三方共同建设先进制造基地,生产二代车型。蔚来在汽车制造环节一直采用第三方制造合作模式。2016年4月6日,蔚来与江淮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投入约100亿元,由江淮汽车建设汽车生产线,从事新能源汽车生产,初步确认产销量计划为5万辆/年。至今,蔚来ES 8以及ES 6两款车型制造均由江淮汽车完成。

对于一直烧钱的蔚来而言,第三方制造模式相当适用。李斌曾经就国内初创车企成本做过一个估算:自建生产线,需要耗费至少100亿元;只做产品研发与服务,生产环节与他人合作,大概需要60亿元。

尽管江淮代工厂产能可以解决燃眉之急,在李斌看来,蔚来二代车型依然需要一个全新的生产基地。那么,蔚来下一个工厂的合作伙伴将花落谁家?通过亦庄国投股权穿透图推测,北汽新能源很有可能是蔚来下一个合作伙伴。

根据Wind资料,亦庄国投如今持有北京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有限公司(北汽创新)12.5%的股份。而北汽创新前两大股东分别为北汽集团和北京新能源汽车,均持有其31.25%股份。另外,北京亦庄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北京星网工业园有限公司持有北汽蓝谷3.28%股份,并为其第七大股东。紧密合作关系之下,亦庄国投或许会扮演“月老”身份,帮助蔚来与北汽新能源建立起新合作关系。

图1:亦庄国投股权穿透图

资料来源:Wind

早在2017年,蔚来便试图以自建厂房模式来开拓新工厂。当年,蔚来与上海市嘉定区政府及相关单位签署建立新能源电动车先进基地备忘录。2018年2月,蔚来公关部相关负责人爆料称蔚来整车基地将搬到嘉定,选址外冈镇,规划土地800亩左右。但随着特斯拉拿下上海工厂以及自身资金的短缺,蔚来在2019年3月宣布已与有关主体达成一致,停止该生产基地的建设计划,并声称江淮基地能够满足未来2至3年的产能需求。

但无论如何,此次亦庄国投携百亿资金而来,对于蔚来以及其股东而言都算利好。根据Wind数据,2016至2018年,蔚来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2.02亿元、-45.75亿元、-79.12亿元。

02

蔚来三大难:

质量堪忧,销量下滑,费用高企

如今困扰蔚来的,不仅是表现平平的汽车销量,更是难以控制的销售费用和研发费用。

稳定性欠佳,蔚来汽车遇销售瓶颈

2019年一季度,蔚来共交付3989辆ES8汽车,相较于2018年第四季度的7980辆环比下滑50%左右。这有诸多客观因素,比如 2019 年中国电动汽车补贴减少的预期,使去年年底交付提速,以及元旦和春节假期期间的季节性下滑。把锅完全甩给政策并不客观,阻碍着蔚来汽车销量的因素更多。

尤其是蔚来汽车稳定性让老车主们胆战心惊。5月16日,上海一蔚来ES8发生自燃,围观群众们拍摄的图片和视频传遍网络。加上4月自燃事故,蔚来汽车1个月内已有两起自燃事故,与特斯拉可谓难兄难弟。为此,蔚来表示在调查结果出来之前,对处于联网状态的专属桩和车辆,临时采取将充电量限制在90%措施,同时建议车主在日常使用中按90%电量以下充电。此举引发不少车主不满:限制充电量后,续航必受影响。此外,车机系统混乱死机、神秘放歌,黑屏、雨刷运动速度异常等问题也时常被蔚来车主曝光。

就新能源汽车而言,短期看,锂电池技术已经到达瓶颈,续航问题暂难解决。如今蔚来最新款车型ES6用的是最新的NCM811型电池,尽管续航里程提升,但由于镍比例过高,其很容易出现安全性能下降、充电效率下降、过热等问题。而作为下一代升级方向的固态电池技术,短期内依然看不到应用可能。

更需注意的是,此前,新能源汽车销量的走高还与一线城市上牌难不无关系。以深圳为例,2019年第5期竞价结果,个人车牌中签率仅为0.24%,单位车牌中签率为2%。摇号得牌令人绝望,刚需族只有转而购买无需摇号的电动车型。车经社数据显示,2018年,蔚来汽车ES8总销量为11404辆,其中上海、广东以及北京三地的销量分别为2133辆、2119辆以及1566量,占到销售总量的51%。

但这优势也在动摇。5月27日出台的《广东省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提出,优化汽车消费环境,逐步放宽广州、深圳市汽车摇号和竞拍指标,扩大准购规模。由此推测,若一线城市的汽车限购令放宽,人们会重新将目光投向汽油车。

销售费用与研发费用降不下来

相较BBA等老牌车厂以及特斯拉,蔚来在品牌知名度上并不具备优势,因此只能够加大营销力度来争夺客户。比如,只要成为蔚来车主,即可享受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车联网服务、终身免费异地加电、终身免费道路救援等4项服务。蔚来还为车主提供价值10800元/年或980元/月的“能量无忧”以及14800元/年的免费维修保养“服务无忧”套餐。

为了提高销量,必须让利,但让利过大,又会折损利润,蔚来可谓两难。

2018年,蔚来汽车营业收入为49.5亿元,但营业成本高达52.07亿元,成本的高企使得蔚来汽车的毛利率低至-5.17%。到了今年一季度,其营业成本依然居高不下,毛利率已经低至-13.44%。同时,蔚来汽车全球员工已超过9000人,其中销售和服务终端就有3000多人。简而言之,按照如今状态,汽车销量增加都无法挽回蔚来亏损的困境。

另外,为了提升存在感,蔚来在营销上投入巨大。如今,蔚来在多个城市核心商圈建设了线下实体体验店——NIO House(蔚来中心),并为车主们安排了各式各样的活动。以深圳平安金融中心NIO House为例,仅5月30日,就有瑜伽课以及Vlog学习课两大项目。但此举代价不菲,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其销售及管理费用为13.2亿元,同比增长71.5%,但环比减少32.2%。

除了销售,蔚来在研发上同样不能落后。蔚来软件开发任务主要集中于美国圣何塞和中国北京。研发攻坚战中,蔚来不仅要解决ES8的诸多缺陷,更要在电动动力总成系统、电源交换、ADAS系统等多方面做出突破,才能跟上特斯拉以及一众车企的脚步。2019年第一季度,蔚来研发费用为10.784亿元,同比增长55.4%。

综合估算,即使不算营业成本,一季度蔚来汽车在研发和销售两项费用共计大约25亿元,对比一季度16.31亿元营收,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03

特斯拉入局、补贴退坡,

蔚来价格优势不在

蔚来初期成功,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电动汽车中高端领域的空白。2017年12月,蔚来在北京发布7座SUV车型ES 8,价格54.8万元,而经过补贴后,ES 8售价可以降至37.5万至47.5万元之间。这一定价区间既避开老牌玩家特斯拉,又避免在入门级电动汽车的红海中厮杀。凭借差异化服务与出众颜值,蔚来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中脱颖而出。

图2:造车新势力2018年实销量排行榜

资料来源:车经社

但如今,随着特斯拉、宝马等一线玩家的进入,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将陷入红海。

过去,无论是Model S还是Model X,售价均在70万元以上,但进入2019年,特斯拉接连在35-55万元的价位推出了Model 3以及Model Y两款车型,试图涉足中高端电动车市场。今年初,Model 3以进口方式输入中国,立即引起了购车人的关注。根据第一电动网数据,今年1-4月,Model 3在国内的上牌量高达10072辆,高于蔚来ES 8同期销量一倍有余。与此同时,特斯拉下一款SUV车型Model Y也投产在即。根据汽车之家数据,Model Y的售价同样在44.4-53.5万元之间。更值得蔚来警惕的是,5月31日,国产特斯拉Model 3将正式开启预定,这意味着Model 3在价格上将更具竞争力。

不仅是外国车企,更多国内车企也开始在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抢食。比亚迪的唐新能源,售价在23.99-35.99万元之间,与蔚来部分重叠,并且其在2019年4月份销量高达3833台,同比增长2065.54%。

5月28日,蔚来汽车第二款量产车型ES 6正式下线。ES6补贴前的价格区间依然在35.8-49.8万元,与ES 8以及Model 3高度重叠。其对标车型也不仅限于新能源汽车,从奥迪Q5到奔驰GLC、宝马X3甚至保时捷Macan,都将被列入ES6的射程范围。但其竞争力如何,尚待市场考验。ES 6被蔚来寄予厚望,其成败不仅将影响到蔚来业绩,更会影响到扩产信心。据蔚来透露,截至2019年4月30日,ES 6预购超过12000辆,相较于ES 8上市前17000辆订单量,并没有太明显提升。

除了各大厂商的冲击,蔚来汽车还需要面对补贴退坡的现实。2019年3月,财政部、工信部等部门发布了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电动车补贴标准在2018年的基础上平均退坡50%,并且取消地方补贴,2020年补贴将完全退出。蔚来ES8原先可获6.75万元补贴,新政策后仅剩1.44万,降幅达79%。可以预见,在2020年补贴完全退坡后,包括蔚来在内的所有中国新能源车企,均要承受更大经营压力。

从A股上市车企一季报看,补贴退坡所带来的影响已经在生产中低端车型的车企中发酵。2019年4月,北汽蓝谷新能源汽车销量下滑五成至5009辆,且降幅排在已公布数据的A股上市车企末位。而其当月产量仅为578辆,同比下滑幅度更是高达94.19%。

中国汽车行业在经历去年首次负增长之后,仍然没有反弹迹象。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4月份中国汽车销量同比下降14.6%,1月至4月累计产、销同比下降11%和12%。由此可见,不仅是新能源汽车,整个汽车行业均呈现低迷态势。

04

股价表现显示利好有限

腾讯、高瓴资本、百度、IDG、TPG、红杉资本、顺为资本等明星股东加持,蔚来生来就深受宠爱。但是基本面一般,导致蔚来股价不振,投资方也难以退出。截至2019年5月29日,蔚来股价自上市以来跌去36%,若和最高点比较,股价跌幅更是高达71%。

此时亦庄国投与蔚来合作,尚不能判定时机与结果如何。从双方诉求看,亦庄国投当意在引入新能源汽车产业,拉动本地GDP,蔚来当谋求引资并圈地扩张,但二者合作支点在于蔚来的扩张有销量支撑,且蔚来中国与蔚来的业务有差异化定位。

从合资消息公布之后的表现看,5月28日,蔚来股价高开低走,最终仅上涨3.63%;次日,蔚来涨势未能延续,反而大跌9.75%,显示市场认为利好有限。面对特斯拉等车厂竞争,蔚来汽车单一的产品线很难冲出重围,但是想要扩充新车型,新工厂的建设又将大大增加支出,100亿元资金驰援效果仍待观察。

或许正如李斌所言:“对于一家新创企业来说,前几年出现亏损,很正常。至于何时能实现盈利,我只能说蔚来还有很长路要走。”在居高不下的成本、政策退坡大趋势之下,蔚来的未来或许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