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猎手熊续强四面楚歌 银亿的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财经

资本猎手熊续强四面楚歌 银亿的债务危机持续发酵

2019年06月05日 07:54:22
来源:斑马消费

原标题:资本猎手熊续强四面楚歌

ST银亿的债务危机仍在持续发酵。

新增两起涉案金额超6亿元的借款纠纷案、新增3笔合计3.47亿元的债务违约、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再度被动减持……

几个难兄难弟中,*ST河化资不抵债艰难保壳,康强电子股权斗争仍在持续。

宁波首富熊续强,旗下集团跻身中国500强,坐拥3家上市公司,如今已四面楚歌。

熊续强38岁弃政从商,在地产业掘得第一桶金,以此为基础拿下3家上市公司控制权。沉溺于“收购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身家暴增-股权质押融资”的循环杠杆游戏之中,终因股价下跌引发连锁性的流动性危机,无法自拔。

潮退后,裸泳者终将现身。

蜕变

1994年,时年38岁的熊续强弃政从商。此前,他曾任宁波市办公室干部、宁波乡镇企业局副局长、宁波罐头厂厂长等职。

那时候,他的宁波老乡徐翔刚刚带着家里给的几万元入市,好几年后才成为“涨停敢死队总舵主”;丁磊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后回家,在宁波市电信局上班,开始接触互联网。

熊续强一头扎进房地产行业,几年之后,他的银亿跻身宁波地产三强。截至目前,银亿在全国开发了60多个住宅、写字楼和商业项目。

2011年,银亿房地产借壳兰光科技上市。此役,让熊续强看到了资本市场的魅力,他摇身一变,从地产实业家蜕变为资本猎手。

熊续强的第一个猎物,正是宁波本地的科技股——康强电子(002119.SZ)。不过围猎的过程,并不那么顺利。

康强电子是中国半导体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据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产业协会统计,康强电子2017年引线框架产销规模居全球第7位。

2014年5月,银亿控股受让郑康定等46人持有的宁波普利赛思100%股权,宁波普利赛思原名宁波沪东无线电厂,是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熊续强曲线控制了康强电子。

彼时,宁波牛散任奇峰、钱旭利等早已潜伏;2014年三季度,徐翔旗下泽熙举牌康强电子。一场宁波人之间的“内战”,让康强电子形成多个小股东与第一大股东势均力敌的状态。

2015年3月31日,康强电子对外披露,公司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并一直持续至今。

2016年7月,银亿控股以8.4亿元受让央企河池化工29.59%的股权,熊续强成为河池化工的实际控制人。

河池化工原主业为尿素,彼时已沦落成壳,多年时间其代码在“河池化工-ST河化-*ST河化”之间轮换。

狂热

拿下3家上市公司后,熊续强的银亿系开启了更彪悍的系列化资本运作。

为了筹集资金,熊续强、银亿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所持的绝大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进行质押。

截至2019年1季度末,熊续强旗下的圣洲投资、银亿控股、银亿投资分别持有ST银亿(000981.SZ)9.23亿股、7.79亿股、4.81亿股股份,其子熊基凯持有7.12亿股,分别质押了9.00亿股、7.16亿股、4.80亿股、7.12亿股。

另外,银亿控股持有的康强电子和*ST河化(000953.SZ)股份全部质押。

更有甚者,银亿系直接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截至2019年4月30日,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共占用ST银亿20.94亿元资金,主要方式为关联交易预付款以及“通过第三方购房者占用地产子公司的房款”。

银亿系的百亿级资金,主要用来干这么几件事情:拯救*ST河化;从境外买资产,然后注入到上市公司中;投资,银亿系在新能源等领域多有布局。

面对濒临退市的*ST河化,银亿系相当大方:银亿集团直接赠予8000万元,银亿控股给予10亿元的借款额度。截止2018年底,*ST河化向银亿控股的借款余额为5.78亿元。

熊续强的目标很明确,让*ST河化续命,盘成净壳,等待资产注入。

实际上,*ST河化收购重庆南松医药、置出原化工资产,已经提上日程。6月1日,公司再度对外披露进展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正常推进中。

2016年前后,熊续强旗下公司买下两宗境外资产——比利时动力总成生产商邦奇和美国安全气囊发生器生产商ARC,2017年作价108.26亿元注入ST银亿。

当年,ST银亿业绩飙升,熊续强家族的身家也随之暴增,直接将熊续强推上了2018年胡润富豪榜宁波首富的宝座。

随后,他又收购了第三笔境外资产——日本艾礼富——全球知名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原计划依样画葫芦注入到ST银亿。

值得一提的是,熊续强并非没有兴趣对康强电子进行资本运作。泽熙如日中天之时,徐翔曾提出永乐影视的借壳方案,后来无奈告吹。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与数名中小股东的对峙,至今仍未结束。

退潮

如果不是2018年底的债券违约,外界可能无法相信,资产规模达350亿元、账上还有近10亿元现金的ST银亿,居然还不起3亿元。

银亿系运作的两宗境外资产,不仅没能完成11.79亿元的业绩承诺,还倒亏近8亿元,引发ST银亿超10亿元的商誉减值。

2018年ST银亿业绩急转直下,营业收入从127.03亿元下降为89.70亿元,净利润从16.01亿元下降为亏损5.73亿元,扣非净利润-15.16亿元。

ST银亿的债务危机,更多的还是拜熊续强的银亿系所赐。而银亿系流动性危机的根源在于,股价下跌至杠杆断裂。

银亿系及旗下的3家上市公司,一损俱损。

1年之内,ST银亿有60多个亿的负债要还;其自身造血能力有限,寄希望于银亿系清偿占用资金。

银亿系质押了绝大部分上市公司股权,持有的ST银亿和康强电子股份多次被动减持,持有的ST银亿和*ST河化部分股份被冻结,筹资能力堪忧。

*ST河化欠银亿控股的5个多亿,很明显还不上。公司目前所有业务的毛利率均为负数,业务做得越多亏得越多;截至2019年1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272.00万元,净资产-2.66亿元。

银亿系已经完成对日本艾礼富的收购,不过注入ST银亿的过程已经叫停;*ST河化能否顺利重组重庆南松医药,关系到能否保壳,控股股东股份被冻结、控股股东与上市公司的关联债务,都将成为重组的拦路虎;康强电子的中小股东们再度蠢蠢欲动,熊续强可能没什么精力与之一搏了。

银亿系如何自救?股价持续低迷,熊续强是选择割肉,还是等待自己的白衣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