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被立案调查,项目连发死亡事故,保利地产缘何频上黑榜?
财经

高管被立案调查,项目连发死亡事故,保利地产缘何频上黑榜?

2019年06月06日 16:00:12
来源:花朵财经

住建部官网信息显示,6月3日6时40分许,四川省遂宁市河东新区保利•养生谷项目二期发生高处坠落事故,导致1人死亡。

近半年来,保利地产屡屡被爆出安全事故。保利的大本营是粤省,但大本营的房屋建设问题同样频发。

据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网站3月11日发布的通报,富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广州市富利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利建设”)广东承建项目于2017年12月18日和12月24日连发安全事故造成2人死亡。经核查,富利建设存在四宗违规问题,决定对其依法作出暂扣建筑施工企业《安全生产许可证》30日的行政处罚。

富利建设(别误会,并非同在广东的富力地产),正是保利集团的子公司。

3月12日,佛山住建局发布《关于将富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列入黑名单的通报》,点名由保利华南实业开发建设、富利建设总承包施工的项目,相继发生因劳资劳务纠纷、材料款纠纷问题等,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住建局将对其进行扣分和通报批评处分,并将其列入黑名单。

1月9日,珠海市住建委网站发布的通报显示,保利地产珠海施工项目未足额支付工人工资。

2月1日,北京市住建委网站通报称,2018年12月14日16时,大兴区瀛海镇C4组团YZ00-0803-0602地块项目外墙发生火情,起火原因系电焊作业引燃装饰线条所致。上述事故工程的建设单位为北京海盈,系保利地产旗下二级子公司。

1月10日,重庆市住建委通报,重庆九龙坡区保利金香槟项目出现在该通报的安全隐患较多或存在重大安全隐患问题名单及安全管理违法违规行为突出问题名单之中。

2018年12月27日,住建部发布《2018年三季度建筑施工安全专项治理行动进展情况的通报》,在附件《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执法建议书》所列项目整改及处罚情况中,兰州市保利领秀山五区项目因施工安全问题被处罚款10万元,并对建设、施工、监理进行通报批评。据了解,保利领秀项目建设单位为甘肃升融,施工单位为富利建设。甘肃升融是保利地产的二级子公司。

……此处省略相关与不相关的案件判罚若干,再列下去清单太长了,怕您读不完。

林林总总,花朵财经(F-Finance)统计了一下,被通报事项包括死亡(安全)事故、重大安全隐患问题、施工安全问题、建筑质量问题、业主纠纷、劳资纠纷……

保利地产这半年,简直是集邮一般挨罚,不得不说,即使在大事小事多如牛毛的地产企业中,这种短时间大量挨罚的情况也是罕见的。

而且,有的项目是多次出现安全事故,比如最开头说得遂宁养生谷项目事故,这已经是8个月内的第二起死亡事故,5月28日,遂宁市人民政府网站发文批复同意了《遂宁市河东新区养生谷“10.31”车辆伤害事故调查报告》的认定结果。该报告指出“10.31”事故存在迟报的违法行为。

作为中国最老牌的地产企业之一,保利庞大的肌体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结合另一则消息,或者能看出保利之患的一些端倪。

5月31日晚间,保利地产(600048.SH)公告,近日保利发展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接到广元市监察委员会通知,公司副总经理吴章焰被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花朵财经咨询了多位地产业内人士,被告知,吴是业内老人,也是保利功臣,此次被广元市监察委调查,实属意外。

据公开资料显示,吴章焰出生于1973年,本科学历,建筑学学士,二级注册建筑师、高级工程师。1996年参加工作,历任广东新南方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及城泰环境工程设计公司建筑设计及项目负责人,广州保利房地产开发公司技术部负责人,保利(武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公司助理总经理兼任成都保利董事长,2009年3月10日起担任上市公司保利地产副总经理。

保利地产2018年的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吴章焰持有保利地产518400股,税前年度报酬386万元。

据业内人士透露,吴章焰曾被挖角,但是吴无动于衷,对保利“十分忠心”。

目前,还未有吴被调查的具体原因出炉,但是据业内人士称“地产高管被调查不常见,但也不算罕见,除了贪腐应该不会有别的原因。”

而作为央企的保利,薪酬一贯是低于同行的,2014年,时任保利地产广东一把手的余英曾经说过,没法跟同行比薪酬——“不比了,伤心了”。

“保利的高管薪酬比起同类型、同规模企业确实不算高,不排除吴章焰是因此心理产生失衡,继而权力寻租。”上述人士称。

此外,保利素有“千年老五”之称,“保利最近这五六年一直是排行第五,而公司高层对于以往行业三甲的辉煌比较怀念。”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2月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宋广菊对保利地产全体股东承诺“未来两三年保利再站到前三的位置我是有信心的。”

花朵财经注意到,从2014—2018年,保利地产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361亿,1471亿,2203亿,3150亿,4050亿。

2016到2018年是中国地产业的黄金三年,保利看似急速膨胀的体量其实在头部房企中不算夸张,在行业前五中,保利是唯一还处于“坐四望五”——销售额低于5000亿元的一家。

而身量急剧膨胀带来的后果——其实在过去的两年中人们已经很熟悉了,正是频发的各类建筑质量问题和安全事故等。从这个角度看,保利未能免俗。

“重回前三”的路,看来并不是那么一马平川,保利如果要追赶差距渐渐被拉大的对手们,也许应该回头看看自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