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老太版巴菲特:76岁高龄 19年在网宿科技躺赚千倍

中国老太版巴菲特:76岁高龄 19年在网宿科技躺赚千倍

2019年06月09日 20:45:56
来源:中国证券网

A股市场上有这么一位投资达人,堪称“中国老太版”的巴菲特。

今年76岁高龄的陈老太,在19年前用620万元投了一家创业公司。公司上市后,陈老太每年坐收现金分红成百上千万元,几年减持套现13.88亿元,最近又一把卖了30亿元。

问,陈老太的投资回报率是多少?

这是高考前一天,网宿科技给A股股民出的一道数学题。

网宿科技6月6日午间公告,公司前两大股东陈宝珍、刘成彦(刘为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与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广投集团”)签署了《股份转让框架协议》,广投集团拟35亿元溢价接盘12%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并可能获得控制权。

记者这几天翻了翻公告,找到些补充细节:

上市前,陈老太曾以155万元将部分股权转让给核心员工;上市后网宿连年分红,其累计拿到现金分红(税前)约1.28亿元;最近一次减持后陈老太还直接持股1.26亿股,对应市值13.55亿元(最新股价10.75元)。另外,陈老太2016年以2.5亿元间接认购的0.70%公司股权(1703.91万股)至今未卖。

记者粗略算了一下,陈老太减持套现的43.88亿元(即13.88亿元+股权转让给广投集团所获的30亿元)加上手中还持有的13.55亿元市值,其个人直接投资的股票价值已经有57.43亿元,再加上近些年的现金分红1.28亿元,她直接持股的投资回报倍数大约是:

(13.88+30+13.55+1.28)×10000/620=587100/620≈947倍

若考虑上市前转让给员工的所得:

587100/(620-155)≈1263倍

这操作!不知道陈老太有没有跟巴菲特吃过饭,其战绩堪称“中国老太版”的巴菲特式价值投资。

神秘的“甩手掌柜”

2014年2月10日,网宿科技以134元的收盘价超越贵州茅台成为A股第一高价股。

作为国内CDN(内容分发加速网络)领域的老大,再加上股价的优异表现,网宿科技一度成为备受资金追捧的创业板“白马股”。而公司的第一大股东陈宝珍,一直低调且神秘。

据网宿科技2009年的招股书披露,陈宝珍,女,生于1943年1月22日,住所为福建省厦门市集美区银江路132号之-102室,1960年至1990年在福建集美大学水产学院电子仪器厂工作直至退休。

2000年1月,陈宝珍投资创办了公司前身,并一直保持大股东的地位,而与她一同创办公司的,还有另一个人——周艾钧。

从时间上看,2000年1月,当时已经57岁的陈宝珍,与留美学生周艾钧一道成立了网宿科技的前身——上海网宿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足当时即便在美国也属新兴行业的IDC(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

成立初期,网宿科技的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周艾钧、陈宝珍分别出资100万元。

之后的近10年时间,虽然公司的股权结构几经变更,首席运营官刘成彦进入,周艾钧退出,但陈宝珍一直是最大的股东。

若按招股书披露的注册资本计算,她在网宿科技先后投入了620万元,并在公司上市前,以1元/出资额的价格,以总价155.02万元将彼时所持13.115%股权转让给了多名核心员工。

有意思的是,虽然出资最多且身为第一大股东,但陈宝珍并没在网宿科技担任管理职务。

据招股书披露,陈宝珍自公司成立以来至2007年5月担任网宿有限(网宿科技前身)的监事,自2007年5月20日股东会选举刘旭峰为监事后,陈宝珍不再担任监事。此后,陈宝珍的名字就没再出现于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或者高管的名单中。

虽然陈宝珍自己不参与公司经营,但是她有位女婿是高材生,并在网宿科技身居重要岗位。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与陈宝珍关系密切的家庭成员主要有:儿子张海萌,3个女儿张海红、张海英和张海燕,以及女婿洪珂。家庭成员中,在网宿科技工作的有2人,其中张海燕任公司监事会主席、厦门子公司副总经理,洪珂则担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裁。

年报显示,洪珂拥有美国国籍,毕业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拥有十多年互联网行业工作经验。他曾任美国达可达互联网公司技术副总裁,美国泛亚电信技术副总裁。

2004年加入网宿有限任首席技术官,现任公司副董事长、副总经理、首席技术官。2018年,洪珂从网宿科技领薪146.57万元,在高管薪酬中位居第三,高于董事长、总裁刘成彦的144.40万元。

投资回报或逾1200倍

在2016年胡润中国女富豪榜上,当时73岁的陈宝珍以115亿元排在第26位。而翻查陈宝珍对网宿科技的投资成本,似乎仅有620万元,甚至更低。

简要梳理这场财富盛宴的历程:

2000年1月

留美归来的周艾钧与陈宝珍各出资100万元,成立网宿科技的前身网宿有限;

2000年7月

双方再次增资150万元,注册资本增至500万元;后来两人再各自间接增资250万元,公司注册资本达到1000万元。

2001年

网宿科技现任董事长刘成彦入伙,并在2001年和2003年以1元/股的价格,先后两次从两位原来股东手中合计购买了20%的股份,原创始人的股份都变成40%。此时陈宝珍的出资额变为400万元。

2005年10月

周艾钧将所有的股份全部转让,陈宝珍再用220万元购买22%股份。本次转让后,陈宝珍出资额达620万元,占比62%;刘成彦出资额为380万元,占比38%。

2007年

创投资本开始介入。

2007年12月10日

网宿有限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股东陈宝珍、刘成彦以1元/股出资额的价格分别把13.115%、8.04%的股权转让给公司9个核心员工,并分别作价155.02万元、95.01万元。至此,陈宝珍的出资额变为464.98万元。

2008年

公司进行了股份制改造。

2009年10月

公司在创业板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2007年创投投资时,招股书提到,一部分出资计入公司新增资本,另一部分计入资本公积。而对于陈宝珍的出资,招股书未提到有计入资本公积的部分。故本文计算时,将陈宝珍在公司注册资本中的出资额作为其全部投资额。

上市后,网宿科技的分红一直比较慷慨,曾经连续多年实施高送转。仅是现金分红这一项,陈宝珍每年的进账就有大约几百万到上千万不等,最高时超过3500万元(税前),合计约有1.28亿元。

记者统计如下:

股票解禁后,陈宝珍不断重复着“逢高减持”的操作,累计5轮减持套现了13.88亿元。

具体包括:

2019年3月,陈宝珍再次抛出了拟不超过1.46亿股(占总股本的6%)的减持计划,以网宿科技最新股价10.75元算,这笔减持预计将套现15亿元。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减持还未实施,公司就抛出了第一大股东易主的方案。

广投集团有何看头?

此番陈宝珍、刘成彦向外转让手中持有的股票已在市场意料之中。

网宿科技上市前,陈宝珍与刘成彦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并于2012年、2015年续签该协议。

但是,双方在续签的协议于2018年7月16日到期后,自动终止了一致行动关系,从而使网宿科技长期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而这一次解除一致行动,则被视为易主先兆,因为第三方仅需用更少的钱就可以成为这家公司的实控人。

不过,意料之中也有意外。

“此前传过BAT、华为等巨头对网宿有兴趣的传闻,毕竟业务上有相关性,网宿2018年也对腾讯拟入股的传闻做过澄清;而此次卖给广投集团还是有些出乎意料。”长期关注网宿科技的人士称。

“网宿科技前几年股价大涨后,第一大股东频繁逢高套现,这对公司市值管理来说是个问题。”分析人士表示,此次广投集团溢价接盘,一方面,意味着长久以来压制公司股价的减持利空预期有望消失;另一方面,说明广投集团看好CDN作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战略价值及市场前景。

公司则在公告中表示,本次交易引入国有资本股东,有助于优化网宿科技股东结构。

同时,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广西具有地缘、人缘、文缘等多方面的优势,公司可以与广投集团资源、优势互补,推进公司在广西区内、粤港澳大湾区和“一带一路”(东盟地区)的业务开拓,以及参与中国-东盟数字信息港和数字广西的建设,促进公司业务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粤港澳大湾区国家重大战略,进一步推进公司全球化战略实施。

国资大股东的到来,对网宿科技来说,是一个新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