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务正业的维维股份:亏1亿清仓贵州醇 入股枝江10年未解套
财经

不务正业的维维股份:亏1亿清仓贵州醇 入股枝江10年未解套

2019年06月10日 16:36:00
来源: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维维股份“追热点式多元化”后遗症:亏损1.1亿清仓贵州醇 入股枝江酒业十年未“解套”

中国网财经6月10日讯(记者段思琦)6月5日,维维食品饮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维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维维集团代贵州醇酒业支付的往来欠款1.98亿元及利息367.50万元。至此,贵州醇股权转让的相关事项已全部履行完毕。

根据维维股份此前公告,2018年12月11日,维维股份与维维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55%的股权作价2.75亿元转让给维维集团,增值率为27.58%,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维维股份流动资金。维维集团承诺收购完成后,贵州醇债权债务由其在6个月内偿还完毕,维维股份不存在偿债风险和其他风险。

当时的股权结构显示,维维股份、北京红石泰富投资中心、贵州兴义阳光资产经营管理集团分别持有贵州醇55%、26%、19%的股份。转让完成后,维维集团将取代维维股份成为贵州醇控股股东。

出售贵州醇股权,被业界视为维维股份十三年“白酒之旅”的转折点,而维维股份也在2018年下半年着手“清仓”贵州醇的同时,再度提出了“回归主业”的宣言。

亏损1.1亿“清仓”贵州醇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维维股份出资3.57亿元收购贵州醇酒业51%股份,2016年,维维股份再度耗资2800万元,收购贵州醇4%的股份。两次收购之后,维维股份持有贵州醇55%的股权,共耗资3.85亿元。

然而自2015年以来,贵州醇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2015年至2017年营收分别为7244万元、6606万元、6363万元,净利润分别约为-4920万元、-4907万元、-5151万元。从2018年度开始,贵州醇作为控股子公司,与维维股份并表,并在维维股份的年报中形成经营性亏损2142.28万元。

连续四年的亏损让维维股份下定了“清仓”的决心,而最终成交价2.75亿,相比最初的出资3.85亿,亏损1.1亿元。

2018年12月13日,上交所对维维股份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贵州醇资产减值原因,判断本次交易对全年业绩的影响,同时说明是否存在年末突击创利的情况。

维维股份回复问询称,贵州醇资产减值主要来自长期股权投资方面。其中投资贵州醇控股子公司贵州贵之尊酒类销售有限公司,投资兴义市贵州醇销售有限公司,评估合计减值1.51亿万元。

维维股份表示,此次出售贵州醇酒业股权将收回资金2.75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处置收益将增加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4919.19万元。对于突击创利的说法,维维股份解释称,此次股权转让交易并非年末突发事件,是按照买卖双方的计划和安排实施的,没有年末突击创利的考虑。公司中长期战略是逐步回归大食品主业,并分批次剥离非主营业务,已分别于2013年和2016年完成了煤炭资源板块和房地产板块的剥离。

事实上,从维维股份2000年上市之后,其多元化“野心”就开始逐渐显露,十七年间,先后跨界到了十多行业领域进行投资收购,A股市场上曾经火爆的概念,从房地产、煤炭、矿业,到白酒、乳业,甚至到最近的“人造肉”,几乎都被维维股份“蹭”过。而其中最为知名、并把维维股份股价实实在在的抬上了历史高点的,就是转型白酒业。

正是因为“蹭”上了白酒业这一当年的暴利概念,维维股份的股价,在2007年之后A股长达八年的熊市里,迎来了两波逆势上涨——分别是2009年收购枝江酒业时,和2012年收购贵州醇时,其公司市值先后突破2007年的峰值,涨到了160亿元之上。而截至今年6月10日,维维股份的股价已大幅缩水,市值约为56.5亿元,还不到当年的零头。

始于一年赚两倍、终于十年“难解套”

维维股份的“白酒之旅”始于2006年——最初,这是一门“一年赚两倍”的好生意。

2006年,手握重金、豪气十足的维维股份以8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江苏双沟酒业38.27%的股权,成为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随即维维股份再度增资3600万元,对双沟酒业的持股比例增至40.59%。

转过年来的2007年,维维股份即以3.98亿元的价格将所持双沟酒业全部股份,转让给了宿迁市国丰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这笔投资,让维维股份大赚2.1亿元,一年多时间,投资收益率超过了180%。

尝到甜头后的维维股份,开始把业务重心向白酒偏移。

2009年10月,维维股份斥资3.48亿元买下枝江酒业51%的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这一笔投资,几乎把出售双沟酒业的款项,连本带利都投了进去,而令维维股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投就是十年。

在这十年间,白酒业江湖豪强四起,茅台五粮液坐稳前排,洋河泸州老窖第二梯队紧跟其后,而一度进入中国白酒行业十强的枝江酒业,却连连滑坡,从当年颇具规模与特色的地方名酒,沦为如今的籍籍无名之辈。

公开数据显示,枝江酒业营收首次下滑出现在2012年。此前一年的2011年,枝江酒业迎来了营收的历史高峰——19.99亿元,至2012年,营收大幅滑坡至15.59亿元,2013年营收滑至14.35亿元,2014年营收滑至11.52亿元,2015年营收滑至10.66亿元,2016年营收滑至8.46亿元,2017年营收已滑至5.19亿元。

连续6年营收下滑之后,枝江酒业净利润也从2012年的1.78亿元,一路下滑至2017年的亏损193万元。据公开数据,2012年枝江酒业净利润为1.78亿元,2013年为1.27亿元,2014年为0.14亿元,2015年为0.31亿元,2016年为0.22亿元,2017年,白酒行业普遍复苏,枝江酒业却逆势亏损193万元。

如今,在维维集团宣布回归主业,并“清仓”贵州醇之际,枝江酒业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或已只是时间问题。

据了解,面对多元化不利的现状,维维曾多次喊出“聚焦主业、回归主业”的口号,并多次转让旗下子公司,对业务进行“瘦身”。

除了2009年和2018年转让双沟酒业和贵州醇,2013年,维维还转让了旗下能源子公司100%股权。2016年,维维又转让子公司维维乳业全数权益,同年年底,维维还将房地产子公司的股权以1.9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向记者表示,维维股份回归“大食品”板块,是其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唯一路径,维维股份并不具备多元化运营能力,不断的剥离不良资产,回归主业,从产业端、资本端、渠道端以及消费端来看,属于正确的中长期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