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财证券三度冲击A股 净利降八成IPO或有障碍
财经

湘财证券三度冲击A股 净利降八成IPO或有障碍

2019年06月20日 09:04:54
来源:长江商报

null

●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

错失大智慧4年之后,湘财证券再次冲击A股市场。

前晚,A股公司哈高科(600095.SH)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新湖控股等股东持有的湘财证券股份。如果重组完成,湘财证券将实现曲线上市。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一起看似简单的资产借壳重组背后,是一场新湖系精心设计的资本局。

湘财证券的控股股东为新湖控股,新湖控股及哈高科的控股股东均为新湖集团,实控人为新湖系掌门人黄伟。黄伟还通过新湖集团元控制新湖中宝,并为大智慧第二大股东。

此次哈高科重组湘财证券,于黄伟而言无疑是一场左手倒右手的资产腾挪游戏,但对于湘财证券和哈高科而言意义非凡。

在补充资本金的压力下,湘财证券早就有上市梦想。2016年,精心筹划的借壳大智慧以失败告终,湘财证券转而走独立IPO之路,并进入上市辅导期。只是,其辅导期被延长,在众多券商涌进资本市场之际,湘财证券的压力陡增。

于哈高科而言,2006年,新湖系接盘以来,哈高科颇为不堪,长期游走在保壳边缘,今年一季度陷入亏损。

显然,哈高科重组湘财证券,不仅会让哈高科摆脱壳股窘境,还能让湘财证券顺利借壳。

昨晚,一券商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哈高科盘子小,市值不过20亿元,基本上没什么债务,是一个非常干净理想的壳,湘财证券借壳更为容易,后续增资扩股空间更大,更易达到湘财证券上市融资目的。

湘财证券再度借壳

一改独立IPO画风,湘财证券决定走4年之前的资本老路——借壳上市。

根据哈高科披露的公告,公司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新湖控股等股东持有的湘财证券股份。

新湖集团系哈高科的控股股东,同时系新湖控股的控股股东,新湖控股系湘财证券的控股股东,因此本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预计本次交易涉及金额将达到重大资产重组的标准。

新湖系旗下资产腾挪,湘财证券试图借壳上市,4年前的资本手法再现,只是具体情节略有不同。

2015年,经营异常惨淡的大智慧重组湘财证券,大智慧拟联合子公司财汇科技作价85亿元收购湘财证券100%股权,并配套募资27亿元。如果交易完成,湘财证券借实现曲线上市,新湖系将获得大智慧26.02%股权。

新湖系与大智慧缠绵已久。早在大智慧上市之前,新湖系就已入股大智慧,2010年上市时,其持股比为9.26%。但在限售股解禁之后一路减持,至借壳之前,已经完成了清仓。

原本精心设计的“联姻”之举已经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不巧的是,在这节骨眼上,2013年虚增利润东窗事发,大智慧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湘财证券曲线上市计划也因此泡汤。随后,新湖系通过受让股权,依旧成为大智慧二股东。

绕道大智慧上市失败后,湘财证券谋求独立IPO上市。

2017年3月,湘财证券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方案的公告,称公司拟在上交所上市,拟发行股票不超过16亿股。但在去年3月,又延长上市方案有效期,延长期为12个月。

去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的湘财证券终止挂牌,市场据此猜测,湘财证券将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当时,A股迎来券商IPO大潮,南京证券、长城证券等相继上市,中泰证券、国联证券和红塔证券家,华林证券券商正在排队。

去年10月下旬,湘财证券又宣布增资扩股。然而,直到今年3月,仍未见其有上市实质性进展。

没料想,湘财证券放弃了直接IPO,仍然走曲线上市之路。

净利降八成IPO或有障碍

筹谋已久的IPO上市之路为何转向?或许与湘财证券自身经营业绩滑坡密切相关。

2016年以来,A股市场走出震荡调整行情,受此影响,大多数靠天收的券商经营情况不太乐观,部分抵御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券商业绩滑坡、风控不足导致的踩雷事件频频见诸报端。

湘财证券的经营业绩同样不乐观。2016年,其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下降47.00%、65.19%,净利润从2015年的12.39亿元缩水至4.22亿元。2017年,净利润微增至4.22亿元。但在去年,湘财证券营业收入为9.89亿元,同比下降26.86%,扣非净利润为6221.98万元,下滑幅度达85.05%。当年,投行、经纪、自营等业务全线下滑。

不仅仅是经营业绩下滑,湘财证券还多次因经营违规被监管,这也令其处于风口浪尖之中。

2016年8月,湘财证券因违规开户并漏报违规开户比例3.23%,被股转系统出具警示函。

2017年3月,盟云移软因重大资产重组程序违规,作为其主办券商的湘财证券被采取出具警示函、要求提交书面承诺的自律监管措施。

去年4月,因湘财证券2017年年报中出现的债权资产大幅变动、待售资产核算等问题,被股转系统问询。

盈利能力下降、经营屡屡违规,或将加大湘财证券IPO难度、亦或延长IPO时间。而这,似乎是湘财证券不太愿意看到的,其通过上市拓宽融资渠道的心情较为迫切。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湘财证券频频融资。去年初,其在新三板进行股权融资15.18亿元,随后又进行增资扩股等融资,累计融资约50亿元。尽管如此,湘财证券仍然急着补充资本金。

2018年,券商行业净资本排名中,湘财证券以75.44亿元居第52位,净资本规模较2017年下滑14.30%。

备受关注的是,在券商投行化和财富管理转型的进程中,券商之间的竞争已经演变成净资本的竞争。作为中小券商湘财证券,补充资本金较为迫切,股权融资无疑是最为便捷途径。然而,同为中小券商南京证券、红塔证券(已过会,6月24日申购)、长城证券、华林证券、天风证券等券商争相跻身A股市场,而湘财证券上市仍无期。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湘财证券业绩不佳IPO有难度,通过重组途径上市,能更快实现期上市梦。

只是,业绩不佳的湘财证券该如何估值?借道哈高科能否顺利过关,似乎也是一个未知数。

黄伟的如意算盘

湘财证券最终能否借壳哈高科上市成功暂且不论,单就重组事项而言,就是新湖系掌门人黄伟精心设计的多方共赢资本局。

截至目前,黄伟旗下拥有新湖中宝、哈高科两家A股公司,其产业涉足地产、金融、医疗、商贸等多个领域。其中,金融资产除了参股银行等,还控股有新湖期货、湘财证券。

此次重组,表面上是黄伟实施的一次左手倒右手的资产腾挪,实则意义深远。一旦重组完成,除了湘财证券多年上市梦圆、资本补充渠道拓宽外,还惠及哈高科及新湖中宝。

值得一提的是哈高科,2006年左右,新湖集团通过受让股权晋升为控股股东,黄伟成为公司实控人。

然而,黄伟接盘13年来,和高科经营业绩一直欠佳,2009年还出现过亏损,2015年扣非净利润也出现亏损。

实际上,13年来,不仅哈高科的净利润处于微利状态,且营业收入一直在低位徘徊,2015年至今,更是低于3亿元。这也意味这,哈高科早已沦为一个壳公司。

今年一季度,哈高科实现营业收入9809.20万元,同比大增189.72%,但净利润为亏损782.45万元,同比下降44.90%。

此外,在哈高科的主营业务中,房地产业务占了半壁江山。去年,公司房地产业务收入为1.71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6.97%,占比过半。

新湖系的新湖中宝,更是以房地产为主业,去年,房地产业务贡献132.68亿元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7.02%。

由此可见,新湖系内部两家上市公司存在同业竞争问题。虽然新湖集团曾承诺哈高科将逐步退出房地产行业,但在哈高科持续走在保壳边缘的情况下,如果剥离地产业务这一主业,哈高科将面临持续亏损的退市风险,时至今日,其仍然以地产为主业。

此次重组如果顺利完成,不仅湘财证券实现曲线上市,哈高科也就走出多年的经营困境。而且,未来,哈高科还会将地产业务剥离,彻底解决同业竞争问题。因此,这将是一次三方共赢局面,这就是黄伟的如意算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