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集团破产重整 被指掏空上市公司ST银亿
财经

银亿集团破产重整 被指掏空上市公司ST银亿

2019年06月20日 18:30:36
来源:花朵财经

银亿集团可以说是被盲目多元化害惨的企业。

6月20日,ST银亿(000981.SZ)公告称,又有一笔合计到期本息金额为6950.26万元债务违约。针对上述到期未清偿债务,公司目前正在全力筹措资金,积极寻求解决途径并将尽最大努力尽快偿还。

堂堂上市公司连6000万都还不起,这像天方夜谭。但这就是活生生的现实,主要是被大股东掏空所致。截至4月30日,大股东及关联公司占用了上市公司22.48亿资金,而导致上市公司面临强大的债务压力。银亿集团也于6月14日向宁波中院作出破产重整申请,可以说,银亿是盲目多元化害死的企业,而上市公司ST银亿也被其掏空。

不过ST银亿董秘办向花朵财(F-Finance)经表示,公司不会因为目前的困难就放弃多元化,市场有高有低,仍会坚持房地产+高端制双主业。

01

盲目扩张

银亿集团在宁波地头是响当当的企业。目前银亿集团列中国500强第215位,中国服务业百强第83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61位,宁波市百强企业第3位。

银亿集团官网显示,2017年,集团实现销售收入783亿元,创利税40多亿元。旗下有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ST银亿、*ST河化(000853.SZ)及康强电子(002119.SZ)。

这么牛逼的企业怎么就连27亿都还不上了?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银亿集团银亿多元化上瘾,此前一直疯狂的并购,导致负债高企,不但自己还不起钱,还向上市公司抽水,挪用上市公司的钱还债。

银亿集团早年收购了宁波当地的很多大中型国企,2007年,熊续强又进军能源、金属行业,通过投资,银亿集团在山西创办了集原煤开采、煤炭洗选为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并在广西新建了当时国内第一大镁厂和第二大镍厂。

这些可以说都踩准了鼓点,银亿多元化成功也尝到了甜头,但在汽车上,银亿可谓找准了方向碰上了玻璃门。

2016年,银亿股份决定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的综合性公司。当年银亿集团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分别是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三家花费超过120亿元,并将美国ARC和比利时邦奇注入了上市公司。但汽车零部件的利润远没有整车高,但却受汽车行业影响,2018年以来,中国汽车行业遇冷。

收购就会产生巨大的商誉,当公司不能盈利时,商誉减值导致的亏损就接踵而来,其中大股东将美国ARC集团注入上市公司ST银亿,ST银亿耗资33亿元,2017年期间,ST银亿又收了宁波东方,这两家公司耗资108.26亿元。

当时交易对手西藏银亿也做了业绩承诺。承诺表示宁波昊圣2017-2019年度实现的净利分别不低于1.68亿元、2.62亿元和3.26亿元。然而,2018年年报显示,宁波昊圣实际只实现了692.46万元的净利,宁波东方更是亏损7.92亿元,两家公司的业绩远远低于承诺。

为此,公司计提10亿元的商誉减值,将公司业绩拖入亏损的深渊。

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亏损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对于亏损的主要原因,公司表示,一是受公司旗下汽车零配件销售利率下降影响;二是对收购宁波昊圣、宁波东方形成的商誉进行了10.27亿元的减值计提,导致公司净利大幅下降。而商誉总量超过亏损数额,由此可见多元化盲目扩张是亏损主因。

02

过度抽血

大肚子汉遇上荒年景是最麻烦的,本来要把地产和汽车都做大的银亿,却遭遇了2018年汽车业寒冬。

ST银亿在其更新后的2018年年报中表示,去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下行压力加大。汽车行业产销下滑,出现自1990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加强,企业普遍遭遇严峻挑战,经营压力和流动性危机凸显,公司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去年很多地产公司赚的盆满钵满,银亿却全面亏损。这就不奇怪了,收购太多就会导致负债,而如果被收购企业效益不好,商誉就会爆雷,导致企业亏损。2017年末,ST银亿的商誉金额高达69.8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15%,占净资产的比例达到37%。

多元化应该是做大主业的情况下发展其他业务,但银亿集团没有,从其主业地产业上可以看到,2012年开始银亿集团就开始多元化,之后银亿集团房地产收入不断降低。

从2015年到2018年,银亿在中国规模房企排行榜上的位置不断下沉,从2015年开始,销售额逐渐下降,分别为90.5亿、61亿、67.8亿和58.5亿。58亿的房地产销售额在地产界可以说是小个头,老大的销售额已经超过4000亿。银亿在房地界的排名也从108位下滑到186位。

多元化除了做大,更多是为了抗风险,本指望一个行业出现危机时,另一个行业顶上,但没想到,盲目多元,只是把原来的主业血给抽干了,而新的业务未必是能够造血,隔行如隔山,新进入的行业往往按原来主业的思路布局,最后不能盈利,反而把主业给拖垮。

今年以来,很多地产公司原来因为扩张遭遇资金问题,不得不得将旗下项目转让给其他公司。今年1月,银亿股份以6.63亿元将湖州四宗地块的项目公司转给其他公司。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认为,站在房地产发展的角度看,银亿股份在地产业务发展方面显然是错过了扩张的机会,而且业务不够聚焦,这也使得此类企业面临很多压力。而这两年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政策落实,此类企业的债务等方面的压力继续增加,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做好较好的处置,进而也出现了破产重组的压力。

很多地产企业都是在做多元化的模式。都是投资型的企业,即地产投资只是其多元化投资的一部分,这个时候往往会有各类压力。类似企业的债务问题,恰是说明了在这两年“瞎折腾”,导致错过了投资的机会,进而使得企业资金方面的压力增加。尤其是部分企业的管理内部比较混乱,在多元化产业转型方面,过于分散,进而导致出现了各类新的问题。

03

挪用上市公司资金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上市公司这边亏的一踏糊涂,大股东银亿集团又挪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还债。因为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引起中小投资者的不满。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ST银亿向关联方提供资金的发生额达到了22.73亿元。其中包括向宁波卓越圣龙工业技术有限公司支付的13.7亿元,以及向宁波盈日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提供的5.87亿元,上述两笔款项都是以支付不动产转让款形式支付,列在预付款项,形成债权,但两家公司在收到该笔款项后,已转付公司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用于偿还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的金融机构贷款等。

根据公司公告,截至今年4月30日,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资金余额约为22.48亿元,公司承受严重的债务压力。

对中小股东来说,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有时候就是很讨厌,利用实控人的身份把资金挪作他用,而从法理上讲,这些钱是全体股东的钱,大股东也没资格挪用,这就是主人不在家,管家随便来的情况。大股东挪用资金替关联公司还债,或背关联公司担保贷款的事,宁波不是出了一次了,有个宁波中百,大股东在没有召开股东会董事会的情形下,偷偷让宁波中百替关联公司做了担保,当年宁波中百才五六亿的体量,担保金额就高达5亿。

上市公司ST银亿自身已经债务累累。流动负债达到190亿元,总负债高达21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约63.88亿元,ST银亿这是虱多不痒债多不愁,自己负债百亿了,却向关联公司提供款项,以供实控人还债,甚至不排除是实控人安排的。这是典型的利益输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