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通利润下降明显引发深交所关注,实控人准备出手

跨境通利润下降明显引发深交所关注,实控人准备出手

2019年06月25日 16:59:08
来源:华商韬略

作为阿里和亚马逊之外的跨境电商平台,跨境通可能遇到麻烦了。

文/ 华商韬略张津京

跨境通两年来第三次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与前两次针对管理层违规不同的是,这回针对的是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利润与预告缩水。

【1】

2018年10月29日,跨境通在第三季度财报中预计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6亿元至13.52亿元。

2019年2月28日,跨境通披露年度业绩快报,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为10.21亿元。4月1日,跨境通又发布业绩快报修正公告,将2018年度净利润预计值修正为6.01 亿元。

可到了4月25日跨境通正式发布2018年财报时,人们发现其2018年经审计的净利润最终定格在6.23亿元,与最初的预计折半。

昨日(6月24日),深交所发出监管函。

跨境通对此给出的答复是:对超过一年的存货进行了跌价计提。

这部分主要发生在环球易购公司旗下的电子类电商平台中。在第一次业绩快报中,该计提额为1.95亿元,业绩快报修正后,计提额增加至5.73亿元。而2018年年报显示,最终计提金额为5.64亿元。

根据跨境通的年报数据显示,由于其通过合作在20个国家建立了67个总存储面积过10万平米的海外仓,而以直营业务为主的跨境通,一般会将消费类电子产品提前运往海外仓存储。

这次就是针对在海外仓存储超过一年的电子产品,例如手机、扫地机器人、智能手表等计提跌价损失。

换句话说,就是这近6亿的损失是由于2017年跨境购从厂商购进而在平台上没有卖出的电子产品,因为库存而带来的价格损失。

【2】

跨境通旗下主要电子类电商平台Gearbest以自营业务为主。从国际网络排名网站ALEXA的数据可以看出,最近一段时间,Gearbest网络流量和网站排名呈现明显下降趋势。

由此可以推论,最起码在电子类的跨境电商平台经营上,跨境通可能遇到了一些问题。

这从刚发布的一季报也能看出些端倪。

根据2019年的一季度财报相关数据,跨境通营业收入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长2.19%,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2亿元,比去年同期同比降低了15.29%。

利润降低的最大因素是成本上涨,尤其是跨境通的销售费用,在一季度就已经达到14.93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为了尽快去除电子产品库存,跨境通利用线上活动、搜索排名、运费补贴等方式增加电子类产品销售,造成销售费用的上涨,属于可以预计的操作。

但如果控制不好,线上促销手段也会给电商平台带来麻烦。

【3】

虽然遇到一些问题,可从财报数据看,原来叫百圆裤业、2014年收购环球易购改名跨境通之后,这家上市公司的年收入都在增长。

但最近两年,跨境通的归母净利润率和绝对值都呈现下降趋势。

2017年年度收入140亿,归母净利润7.5亿。而到了2018年,年收入上升到了215亿,归母净利润却仅有6.2亿。

而从一季报数据看,这个趋势没有被反转。

在这样背景下,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杨建新、樊梅花夫妇6月初爆出寻求泸州老窖旗下金舵投资收购其手中全部的公司股份,就显得令人玩味了。

更有意思的是,现在跨境通主要业务来自收购的环球易购,而环球易购的创始人徐佳东在被收购后就成为第二大股东,并历任副董事长、总经理,现在是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反而这家公司创始人、大股东杨建新,仅担任监事会主席。

而向泸州老窖出让全部股份,并不是大股东、实控人杨建新第一次准备出手“退居二线”。

去年4月23日,跨境通曾公告,徐佳东拟以28元/股溢价收购大股东杨建新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跨境通7.27%的股权,加上徐佳东本人持有的跨境通17.56%的股份,若收购完成则徐佳东将成为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但当年11月,跨境通公告称,鉴于表决权委托在执行过程中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在不影响公司经营稳定性的情况下,经双方综合考虑公司现状等因素,友好协商后一致决定撤回表决权委托,并于2018年11月7日签署了《撤回表决权委托协议》。

即便如此,拥有跨境通实控权的杨建新还是在去年11月通过卸任董事长的方式,退出上市公司管理层。

据悉,6月6日杨建新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新余睿景已与四川金舵投资签署框架协议,其正筹划将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转让给金舵投资,并将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金舵投资。

相关人士向媒体爆料,这个股权转让行为已经报到当地国资委审批,预计年内就会有结果。

创始人的退出和国资的入场,将会给跨境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仍需观察。

但销售收入上升而利润明显下降,这已经成为跨境通管理层眼下亟待解决的重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