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召回,未来呢?
财经

蔚来召回,未来呢?

2019年06月28日 14:24:40
来源:中国企业家

“正是因为不敢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在决定是否召回时毫不犹豫。采用更换电池包的方式来消除安全隐患,虽然是代价最高的一种方法,但却是让我们最安心的方法。”李斌说。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陈睿雅

编辑|马吉英

头图摄影|邓攀

造车新势力在国内首次出现召回事件。

6月27日,蔚来宣布召回部分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这些车辆的共同特点在于,其动力电池包均搭载了规格型号为NEV-P50的模组。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由于个别走向不当而被模组上盖板挤压的可能性。在极端情况下,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可能发生磨损,从而造成短路,存在安全隐患。其他出现电池安全事故的ES8也采用了同一类型的动力电池包。

6月27日晚,蔚来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蔚来APP中发表《让大家担心了》一文,称“正是因为不敢辜负大家的信任,我们在决定是否召回时毫不犹豫。采用更换电池包的方式来消除安全隐患,虽然是代价最高的一种方法,但却是让我们最安心的方法”。

据蔚来电动力工程副总裁、蔚来驱动科技研发负责人黄晨东在蔚来APP上发布的“相关问题说明”,整个召回会在两个月内完成。期间,蔚来会主动联系车主,通过代取送车的方式在换电站或者服务中心为车主更换电池,完成召回操作。

来源:蔚来APP截图

蔚来车主张先生告诉《中国企业家》,27日上午,他所在的蔚来服务微信群里,被拉进了一位“加电小助手”,这位“加电小助手”告诉大家,2天后,车主们可以申请“一键换电”服务,申请之后,会有蔚来员工专程来给大家进行加电,“顺便换电池”。

自2019年4月以来,电池引发的新能源汽车事故发生多起。

据《中国企业家》不完全统计,特斯拉已在上海、美国旧金山、香港、比利时四地发生四次自燃事件。其中第四次,特斯拉Model S车型在特斯拉超充站加电过程中发生了自燃并烧毁。四次自燃事件均无人员伤亡。而蔚来则在西安、上海和武汉三地,共计发生三次电池事故。

截至2019年5月末,蔚来共销售17550辆蔚来ES8。从6月18日开始,蔚来第二款量产车ES6开始交付。

受到召回事件影响,蔚来开盘一度跌超4%,后有所收窄、回升,截至《中国企业家》发稿,蔚来较开盘涨1.96%。

召回始末

据黄晨东,5月16日的上海安亭事故后,蔚来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小组,与行业技术专家和动力电池包的电芯与模组供应链合作伙伴等相关各方,共同主导了事故调查。最终综合总结参与调查的各方意见形成书面结论,并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进行召回备案。

“从事故发生到正式备案发起主动召回我们只用了一个半月时间,这个速度在行业内也是非常快的。”黄晨东称。

在此次召回中,蔚来将为所有召回车辆免费更换搭载规格型号为NEV-P102模组的电池包。同时,电池流通体系内所有NEV-P50模组电池包也会被全部更换。“P102模组内部结构采用不同设计,不存在电压采样线束被挤压磨损的风险。”黄晨东称。

黄晨东提到的一个背景是,随着电池技术的发展,蔚来的合作伙伴为公司提供了不同方案,双方一起论证研究后,电池模组从2018年10月20日起,从P50切换成P102,“进行生产切换时我们并不知道P50的模组存在安全隐患”。

而在6月27日下午,蔚来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也发表公告称,经调查发现,由于此次召回的电池包箱体和宁德时代供应的模组结构产生干涉,在某些极端条件下可能出现低压采样线束短路风险,存在安全隐患。该批次模组采用定制化设计,该设计仅使用于此次召回的4803辆ES8产品。

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龙告诉《中国企业家》,究竟是线路布局的问题,还是电池包设计结构不合理的问题,这需要有专业机构做出一个合理的分析。

近期频发的电动车安全事故,已经引起相关部门重视。6月17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发布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安全隐患排查工作通知》。《通知》要求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对本公司生产的新能源汽车开展安全隐患排查工作,重点对已售车辆、库存车辆的防水保护、高压线束、车辆碰撞、车载动力电池、车载充电装置、电池箱、机械部件和易损件开展安全隐患排查工作,前期已进行过检查的车辆,可不再重复检查。

据了解,蔚来已成立了跨部门行动小组,联合相关供应链合作伙伴持续对产品的质量管理体系进行优化。

但涉及到新能源汽车的核心之一——电池,一位电池行业资深人士表示,电池产品一旦完成生产,从外观及检测只能发现部分问题,很多问题只能在使用过程中逐渐暴露。突击式检查可以对流程控制、生产管理、设计方面重新评估,而在用产品则更多是根据已积累的数据库进行排查。

危机与挑战

汽车召回在汽车行业的发展中如影随形,这也是新能源汽车和造车新势力成长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挑战。

在过去几年里,被视为电动车界标杆的特斯拉,也屡屡身陷召回风波。最近一次召回是在2019年1月,特斯拉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发布召回计划,决定自2019年4月10日起,召回2014年2月4日至2016年12月9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 S汽车,共计14123辆。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副驾驶安全气囊装配了高田公司生产的未带干燥剂的硝酸铵气体发生器。

同样在今年6月,奥迪发布了电动车e-tron车型的召回计划。e-tron于2019年上市,此次召回目的,是为了解决可能存在的车辆漏水问题,以防止火灾发生。根据奥迪的说法,雨水可能会通过高压充电端口渗入,进入高压电子设备。此情况有可能会引起电池起火。

但对于蔚来而言,此次召回影响依然不容忽视。

蔚来称后台对电池是有监测的,但黄晨东称,多次事故中的模组安全隐患“是由电压采样线束经长期积压磨损造成短路,无法通过现有的监测手段事先发现隐患”。

如何维系整车厂的品牌形象以及与供应商的合作关系,是蔚来当下的挑战。“市场上总的电池产能是严重过剩的,但是优质的产能、优质的产品还是相对是比较紧缺的。”刘彦龙表示。

2018年,蔚来实现亏损14亿美元。今年5月,蔚来以优化管理效率为由,在硅谷的两家办事处裁员70人,并关闭了其中的一家办公室。2019年一季度,公司交付量为3989辆,而2018年四季度的交付量则为7980辆。一季度财报下调预期,第二季度预计营收为11.3亿元至12.9亿元,前提是完成预计2800~3200辆车的交付。

李斌曾称,蔚来已经走过了组队集训阶段,进入到第二阶段的资格赛阶段。未来三年,蔚来需要全力以赴,赢得参与未来竞争的资格。目前来看,蔚来在资格赛阶段面临的压力,有增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