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内已有86股易主 接盘方国资占四成

今年内已有86股易主 接盘方国资占四成

2019年07月11日 06:39:29
来源:北京商报

2019年以来A股上市公司易主案例频现,近日航锦科技、莱美药业等均披露实控人拟发生变更的公告。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内已有86家公司完成实控人变更,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接盘方有四成以上为国资背景。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上市公司易主背后与经营困难、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等因素有关。

微信截图_20190711003408

航锦科技拟易主

7月10日,航锦科技披露公告称,公司筹划的重大事项涉及控制权变更事宜。7月9日,航锦科技收到控股股东新余昊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余昊月”)出具的《关于拟实施债务重组的告知函》及新余昊月与武汉信用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信用集团”)签订的《债务重组意向协议》。

具体方案显示,新余昊月将已到期债务总额约21.82亿元中的部分债务(具体金额以双方签署的框架性协议为准)以其所持有上市公司股权抵偿,由新余昊月负责过户给武汉信用集团名下。

根据武汉信用集团、新余昊月分别与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青岛路支行曾于2016年5月25日签署的《委托贷款委托合同》和《委托贷款借款合同》显示,武汉信用集团曾向新余昊月提供借款13.83亿元,利率19%/年,借款期限三年。截至2019年7月4日借款期届满,新余昊月欠武汉信用集团的到期债权本息合计约21.82亿元。

除上述以航锦科技股权抵偿的债务外,武汉信用集团同意就新余昊月的剩余债务给予展期或续贷,期限三年,新余昊月以其持有的剩余航锦科技股份全部质押给武汉信用集团,为剩余债务的展期或续贷提供担保。展期或续贷的条件以双方签署的正式展期或续贷协议为准。

过户转让完成后,武汉信用集团持有的航锦科技股份比例不低于公司总股本的20%,武汉信用集团取得航锦科技的实际控制权。届时航锦科技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武汉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而在2016年7月,新余昊月曾斥资19.83亿元通过受让方大化工(系航锦科技前身)29.16%股权成为控股股东,时隔三年后,航锦科技却再度易主。与多数公司不同的是,易主预期并未刺激航锦科技股价上涨。交易行情显示,航锦科技7月10日早盘低开1.28%,全天呈现单边下挫走势,临近尾盘,航锦科技触及跌停板。截至当日收盘,航锦科技跌幅为9.98%,收于9.11元/股。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航锦科技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不过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36家公司迎国资入主

实际上,今年以来上市公司易主案例频现。

据Wind统计数据显示,按发生日为统计标准,今年以来截至7月10日,A股上市公司共有86家公司披露实控人发生变更的相关公告,去年同期披露实控人发生变更公告的上市公司数量为50家。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国资接手上市公司掀起一股热潮。经Wind披露的统计数据计算,今年以来截至7月10日,在实控人已经发生变更的86家上市公司中,其中36家的实控人有着国资背景。依照该数据计算,实控人变更为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占到今年实控人已变更上市公司数量的比例约41.86%。

7月9日,清新环境发布公告称,7月8日公司收到四川发展国润环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润环境”)提供的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出具的《证券过户登记确认书》,本次协议转让股份的过户登记手续已完成,过户日期为2019年7月5日。交易完成后,国润环境直接持有清新环境无限售流通股2.736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5.31%,公司控股股东由世纪地和变更为国润环境,实际控制人由张开元变更为四川省国资委。

今年6月10日,莱茵体育的控制权也完成变更。今年3月11日,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与成都体育产业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都体投集团”)签署了《关于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成都体投集团通过受让莱茵体育29.9%的股权成为该公司控股股东,目前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成都市国资委”)为莱茵体育实际控制人。此外,成都市国资委还在今年3月曾入主中化岩土。

稳定企业生产经营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多地国资频频出手接盘上市公司的背景有两个,一是结构性因素和周期性因素叠加,加上贸易摩擦引起的外部环境不稳,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仍存,一些上市公司出现经营困难。

以今年3月已经易主的慈文传媒为例,该公司主要从事影视剧的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移动休闲游戏研发推广和渠道推广业务及艺人经纪业务。数据显示,慈文传媒在2018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14.35亿元,同比下降13.84%,对应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0.94亿元,同比下降367.93%。

潘向东还表示,一些上市公司融资出现困难或者股权遭到抵押。国资频频出手接盘上市公司的目的是稳定企业生产经营,保障就业,进而稳定金融市场、宏观经济,避免风险传染。

对于国资接盘的内在动力,潘向东称,“国资接盘这些上市公司均是当地政府纳税大户,通过国资接盘缓解上市公司经营困境;二是降低地区系统性金融风险。对上市公司尤其是民营企业而言,股权转让本身有不得已的因素。其中被国资接管的不少公司均是杠杆率过高的企业,接管之后可以有效降低杠杆率,企业经营风险下降。同时实现产业协同效应,对于上市公司中资金压力比较大的企业,通过银行融资难度会比较大,而通过将股权转让给国资可能让有质量的资产实现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

“国资接盘上市公司具有较强的合理性,有利于国资做大做优做强,有利于稳定金融市场、宏观经济”,潘向东如是说。北京商报记者刘凤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