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快爆雷记录?丰山集团1.2万股东“关灯吃面”

史上最快爆雷记录?丰山集团1.2万股东“关灯吃面”

2019年07月15日 07:06:3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次新股“爆雷”的期限被再度刷新。

7月14日晚,丰山集团(603810.SH)发布公告称,因园区集中供热公司不能在7月18日前恢复供热,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超58%营收的原药合成车间无法恢复生产,公司股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丰山集团将在7月16日戴上“ST”的帽子。

值得注意的是,丰山集团2018年9月12日才上市,上市期限刚满10个月,这家主营农药生产与销售的化工企业就“惨遭”ST。

事件一出,投资者“怨声载道”。

根据丰山集团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丰山集团虽然只有2000万流通盘,但股东户数却高达11750户,截至7月12日晚的流通市值约为7.57亿元。

有市场人士认为,今年以来,在响水特重大爆炸等化工事故接连爆发,不少地方政府都开展了对化工行业的整治工作,供热厂检修只是“整治”措施之一,公司是否能复产受政策环境影响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丰山集团所在的江苏省就是此次化工整治行动的“排头兵”,早在今年5月江苏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了《江苏省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方案》,并在多地开展大核查行动。

除了丰山集团外,辉丰生物(002496.SZ)、兄弟科技(002562.SZ)、吉华集团(603980.SH)等不少化工行业上市公司,也被卷入了这场化工整治风暴,其中辉丰生物被迫停产的合成车间,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超61%的收入。

重要车间停产

早在4月17日晚,丰山集团就“预告”了这场危机。

彼时,丰山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4月16日接到园区唯一供热公司——盐城市凌云海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热公司”)的通知,后者拟对蒸汽管网全线进行安全检修,计划欲4月18日停止对外供热。

这直接导致丰山集团重要的原药合成车间停产,上市公司预计,停产检修周期将在20天左右。

然而等待了大半个月,丰山集团始终没有等到供热公司恢复供热的消息。

此次临时停产的原药合成车间,主要生产氟乐灵、烟嘧磺隆、精喹禾灵、毒死蜱四种原药产品,这些原药产品也是丰山集团的“拳头业务”,2018年度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主营业务收入比重的58.68%。停产之后,丰山集团的经营或将大受打击。

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5月31日,丰山集团原药销售收入已经较2018年同期下降8.67%。

根据最新沟通情况,短期内危机或还将笼罩在丰山集团上方。

丰山集团预计,供热公司不能在7月18日及之前恢复供热,公司原药合成车间仍将处于停产状态,复产时间不确定。

上述情形符合《上市规则》中“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3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丰山集团股票将于2019年7月15日停牌1天,7月16日起实施风险警示,实施风险警示后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实施风险警示后公司股票将在风险警示板交易。

股价较最高时跌三成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丰山集团的投资者难以适应。

抛开这场突发事故,丰山集团尚没有爆出过其他负面信息,业绩也稳定增长,是游资青睐的对象。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2018年,丰山集团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9.77亿元、10.19亿元、12.59亿元和13.17亿,实现净利润分别为7481.97万元、7192.33万元、1.07亿元和1.39亿元。

2019年一季度,丰山集团再度业绩大爆发,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4亿元,同比增长15.91%,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5324.35万元,同比增长74.55%。

上市之初,丰山集团实现了连续5个涨停板,股价最高涨至56.06元,市值曾突破44.85亿元,但进入2019年,随化工整治、重要车间停产等因素影响,公司股价节节败退,2019年累计下跌4.50%,同期上证综指上涨17.51%,跑输大盘。

截至7月12日晚收盘,丰山集团股价为37.83元,较最高时跌去32.52%。

但这并没有阻挡游资的热情。2019年一季报中,丰山集团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除了第一席位的法国兴业银行(持股37.13万股,占比0.4641%)外,其余九大席位全为自然人股东。

化工股雷声不断

丰山集团的危机并非个例,还有诸多化工企业因“供热问题”停产。

与丰山集团同属一个供热公司的辉丰股份,也在5月8日公告重要车间停产。

因供热公司停止供热,辉丰股份临时停产了合成二氰蒽醌、烯酰吗啉、氟丙菊酯、甲基磷酸二苯酯、咪鲜胺五个原药产品的车间。

上述车间2017年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收入比重为14.43%,本次临时停产的合成车间与之前尚未复产的合成车间2017 年产品实现收入占当年合并收入比重为39.29%;占2018年合并收入比重为61.6%(“占2018年合并收入比重”是以2017年的相关产品收入与2018年合并收入的比重)。

7月12日晚,辉丰股份修正业绩预告称,因为公司原药部分尚未全面复产,第一批复产原药于4月中旬因园区热电厂停产检修也进行临时停产以及部分子公司尚未恢复生产等。辉丰股份上半年业绩从预亏0-5000万,增至预亏7500万元-1.75亿元。

7月12日,兄弟科技也发布了子公司临时停产进展公告,表示全资子公司兄弟维生素为相应江苏省化工整治方案及相关要求,已经于4月14日起停产进行整治提升工作。

4月18日,兄弟维生素所在园区集中供热公司停止对外供热,供热公司为园区内唯一供热点,截止目前,园区集中供热仍未恢复。兄弟维生素已完成所有提升改造工程,待供热公司恢复供热后,兄弟维生素将按计划积极进行复产工作。

刷新最快ST记录

遭遇“飞来横祸”的丰山集团,有望刷新A股最快ST的记录。

在此之前,上一个被大众议论纷纷的次新股还是*ST天圣(002872.SZ),其于2017年5月19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前三年业绩增速飞快, 2014年、2015年、2016年,分别实现扣非后净利润1.51亿元、1.65亿元、2.06亿元。

但上市不到一年,*ST天圣几大客户负责人纷纷被纪委调查,公司包括董事长在内的4名高管也相继被卷入行贿、生产销售假药等事件。

上市刚满10个月,2018年3月24日、5月5日,*ST天圣原董事长刘群、原总经理李洪先后被有关机关留置。同年5月14日、5月31日,*ST天圣副总经理李忠、王永红也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8年12月3日,*ST天圣再发公告表示,刘群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等职务,其子刘爽于12月6日召开的董事会上被推举为新任董事长。

据悉,2003年至2018年初,时任天圣制药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的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约1475万元,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约970万元。

重庆一分检认为,刘群及天圣制药的上述行为应当以涉嫌单位行贿罪和对单位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在剧烈动荡之下,*ST天圣财报更是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4月29日,*ST天圣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此时,距离其上市还不到两年。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