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汽车维权风波 车主亲述“心碎”经历

小鹏汽车维权风波 车主亲述“心碎”经历

2019年07月16日 22:35:20
来源:创业邦

连何小鹏自己也感到不解,一款实力更强的产品推出,本该“力压特斯拉、手撕比亚迪”。但最终,却惹得的老款车主们指着鼻子骂“骗子”。

7月10日,小鹏汽车正式发布2020款小鹏G3,补贴后售价为14.38-19.68万元,续航分为401和520公里两个版本。

它比老款G3(365公里)高出30%,但价格相差却不大。

多位小鹏G3车主就向邦哥透露,从定车到提车之间,从未得知会有新款车型在7月10日上市。

甚至,在小鹏汽车官方APP上,面对用户关于是否会有新车上市的询问时,小鹏客服的回答仍是没有时间表、没有相关政策,而此回复就在7月7日,即新车上市前的三天。

随后的两天时间里,舆论持续发酵,车主纷纷指责小鹏汽车欺诈消费者。

一位去年4月就订了2019 款G3的小鹏汽车忠实粉丝罗熊,向邦哥表示,在看到“加量不加价”的新款G3推出后,他的感受是:两个字,心碎。

12日,何小鹏在道歉信中提到了补偿方案:现款小鹏车主在3年内购买小鹏汽车新车时,额外享受1万元的专属补贴权益。但显然,有车主并不买账。

次日,对补偿方案不满的老款G3车主们,聚集在小鹏汽车总部,向小鹏讨要说法。但最终,这次“小鹏车友会”,以车主被警察带走而草草收场。

事件发生后,何小鹏在微博上写到:“汽车行业正处于传统模式向智能时代新模式的转变,我们在厌烦了“挤牙膏”式升级的同时,又暂时还接受不了“跨越式”的推新。但快速的迭代终究能给我们带来更极致的产品,我们甚至应该希望这样的迭代来得再快一些。”

此时,近万名老车主,还在等着小鹏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车主:我等了一年

新车到手就变旧款

据“盲订”的G3车主罗熊表示,他早在2018年4月26日就订了车。但直到今年4月他才提到爱车。

这一年时间的等待,换来的并不是极致的智能化体验,而是新车一夜变老款、服务态度恶劣、部分功能失灵等等遭遇。

罗先生提供的截图

罗先生向邦哥表示:“我排号是41X号,但交付不是按照这个顺序来的。”

在预订小鹏G3之后,去年6月,一名小鹏汽车的销售添加了罗先生的微信,但并未与其主动取得沟通。

直到10月18日,罗先生主动询问该销售关于提车时间、金融方案相关事宜时,这名小鹏汽车销售才回复:“我们大概是在十二月底开始第一批的交付,大概陆续应该是在一月二月份”。

“估计就十几辆”,在双12大会上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宣布2019款G3正式上市交付,在现场,小鹏向24位车主交付了2019款G3。罗先生则是和数千名预订车主一样,只能坐在远处看人家提新车。

发布会结束第二天,罗先生前往小鹏总部签订合同。当时他与小鹏签订合同时还出了小状况,由于合同问题,他来回签订了3次合同。

合同签完后,他被告知“元旦可以拿车,后面大群里有说1月份开始交车”。但罗先生回忆,小鹏销售给的交付时间一直在往后延。

罗先生提供的截图

春节开新车回家的计划泡汤之后,2月23日,罗先生咨询小鹏销售,关于交付的时间,并表示有与自己配置相同的车主提车了。而小鹏销售的回答是:“现在提车的都是小鹏员工。”

“购车所需的资料都办弄好了,等待交车”,3月14日,罗先生再次咨询小鹏销售,得到了另外两个延期交付的理由:1、他购买的白色高配车型的交付在三月;2、金融方案有问题。

罗先生本身从事金融行业,负责信用咨询。所以他对自己征信,以及车行审批标准比较清楚。之后,罗先生发起追问。但小鹏销售对于金融方案出现的“所谓的问题”,支支吾吾。

“直到3月17日晚上,他打语音过来对我开骂,当时微信语音没有录音,然后要我退车”,罗先生气愤的告诉邦哥。秉承着对小鹏的信任,罗先生最终还是坚持等待。

4月3日,等待一年时间的罗先生,终于提到了这台2019款小鹏G3。

但故事才讲到一半。7月4日罗先生的车被撞了,停在小鹏汽车充电站里充电。而小鹏在4月通过OTA升级了哨兵模式(车辆剐蹭报警),但在这起事故中并没任何反应。小鹏方面的解释是,充电过程中,哨兵模式无法启动的。

“充电桩那里有两个摄像头其中一个正好对着我车,另外一个是视野盲区,我找他们要监控录像,物业推小鹏,小鹏推给物业。客服给的答复让我自己出险”,罗先生无奈的表示。

7月10日,等待一年时间、刚开了3个月不到的2019款G3车主罗先生,收到车主群的消息轰炸——2020款小鹏G3上市,续航增加到520公里,比自己的那台老款“期货”多了155公里。

量产慢,闯的祸?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公开信中写道:我们很容易在变化的场景,用正确的逻辑,得到错误的效果。抱歉,我自己也犯了错误,我们这次硬件的快速迭代,真的给我们之前的朋友添堵了,对不起!

小鹏,到底哪里出错了?

实际上,小鹏汽车首款SUV,早在去年12月就上市交付了,但整个交付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此前,何小鹏和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打赌2018年要交付一万台。但最终蔚来在年底超额完成了1万辆交付,但小鹏却远远没有。

根据公开数据,截至今年5月,小鹏汽车已经销售7359台G3,6月底刚下线第1万台,按计划要7月才完成这1万台车的交付。

交付进度缓慢,成为这次新款到手成旧款的导火索之一。

实际上,另外两家新造车势力,蔚来和威马分别在6月和9月开始交付,只有小鹏在12月中旬才开始交付。所以,外界有质疑问题出在代工上。

给小鹏汽车代工的海马汽车,早已自顾不暇。

4月22日,海马汽车披露了2018年度报告。在该业绩周期内,海马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37亿元,同比扩大64.65%,年报披露2天后,海马汽车因为三年来未盈利被上交所特别对待,股票名称更名为“ST海马”。

近3年海马汽车产、销量逐年大幅下降,2016年海马汽车的产销量分别为22.08万辆、21.64万辆,到了2017年则降低为13.46万辆、14.03万辆,而2018年更是断崖式下跌到6.02万辆、6.75万辆,产销量相比2016年下降了72.73%、68.80%。

即便步入到2019年,海马汽车的情况已不容乐观,海马汽车曾提及,因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退坡较大,海马汽车将停产部分纯电动车型。

与蔚来汽车一样,“小鹏的交付延期,与代工模式有关的质疑声”也层出不穷。

但代工模式艰难的主要原因是品控困难,代工生产从理论和实际层面都难以满足新兴电动车的生产要求,新势力在生产制造上热衷追求高难度创新。

汽车分析师任万付认为,“新势力造车延迟交付主要是因为产能爬坡遇困所致,特斯拉曾经长期受制于产能爬坡问题,新能源车的产能爬坡确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涉及装配工艺和流程优化的问题,也有可能涉及产品设计优化的问题,或者是供应商供应产品的问题,关键在于如何改进才能保证产品一致性。”

在宣布2020款G3上市时,何小鹏在微博上写到:“造车这事,有时候想想真不是人干的,所以我们一直在说,慢就是快”。

他所说的“慢就是快”并无道理。据邦哥了解,车主们对于G3的使用感受评价颇高,但唯一的硬伤,就是续航太短。

但这次升级,恰巧戳中老车主们的伤。

换新电池?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认为他是创业企业,能支持就多支持,能宽容就宽容些”,曾经自己创业罗先生对于成立仅5年时间的小鹏汽车,一如既往的宽容。

即便是广东地区车主前去总部维权,他并没有参与其中,他也相信小鹏会给出一个大部分能满意的答案。

据邦哥了解到,老车主们的诉求主要有三种,1.更换续航更高的电池;2.免费置换长续航版;3.直接退车。

据小鹏方面表示,他们已经收集了车主们的合理诉求,希望双方能够得出一个满意并且合理合法的解决方案。但对此,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

而就目前何小鹏所提供的补偿方案:在3年内购买小鹏汽车新车时,额外享受1万元的专属补贴权益。

“总体来说,对车没有太多意见。而目前的新款车型,确实意料之外,买这款车是认为日后会有升级电池,类似蔚来电池升级,”罗先生最后还补充道。

但事实上,老款需要更换520公里续航的电池,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工信部的系统中,邦哥查询到,老款与新款之期有一个细微的数据变化。新升级续航的G3,在轴距上增加了15mm。

也就是说为了装新的电池,底盘进行了调整。不仅如此,连整个电池包都进行了大换新。

在广汽新能源、吉利新能源推出搭载宁德时代811电池的量产车问世后,小鹏也想赶上这一技术迭代的“首班列车”。但与前两者不同,小鹏G3是一台已经量产交付的车型,本次新车型又是换代。

很多G3车主们又在问,为什么不能像蔚来ES8一样升级电池。

去年蔚来发布ES6的时候,续航大幅升级,最高的续航版本达到了510公里。而对于续航仅350公里的ES8老车主来说,也经历了与小鹏汽车车主们同样的心路历程。

但与小鹏不同,蔚来的所有车型均采用换电模式。

“可充、可换,可升级”,李斌曾多次在发布会上自信地介绍换电系统,今年初,蔚来公布的2019年度续航升级方案:从今年9月开始,用户可根据自身需求将70kWh电池包升级为84kWh电池包。

此前李斌还承诺,对于2019年3月底前完成大定的用户、已提车用户,均可享终身有效的电池升级六折优惠。用户可在任意时间享受一次6折升级新电池包的权益。

虽然,蔚来换电站的投入上,一直入不敷出,但高续航电池的升级方案、召回更换电池计划,也证明前期的投入并没白费。

从事换电行业的奥动新能源相关人员向邦哥表示,现在电池升级速度很快,若不车电分离,电池升级就要车辆升级。车电分离模式,只需要更换标准电池包即可。

电动汽车的迭代,在未可能会来得更快,关键还是要看车企们如何在争夺市场的同时,考虑到老车主们的权益。

今年3月,特斯拉全系车型出现大幅调价,最高降幅达34万,部分车主上门店拉横幅维权。

事后,特斯拉给出的解决方案,所有在降价前购买特斯拉的车主,可以半价购买自动驾驶仪或全自动驾驶仪,最多可以少花6000美元。

而就在今天,特斯拉再次宣布Model 3降价,最高差价达到3.4万元。

但显然,身为特斯拉铁粉的何小鹏,把特斯拉这个“坏习惯”也学过来了。

写在最后

“随着技术的成熟越来越多普通人都将从科技的快速更新迭代中获益,科技产品的性价比会越来越高。”身为何小鹏朋友的快播创始人王欣,今日在微博上为小鹏汽车叫屈。

“如果是因为购车过程中沟通不畅、体验不佳而抗议,这是互联网车企应该优化改进的问题,因为运营和用户体验是互联网的核心指标。”

此前,何小鹏在小鹏品牌日上,说了一句引发汽车圈热议的言论:“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

而这次,互联网老兵何小鹏,却在擅长的运营上栽了跟头。

(罗熊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