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来了年轻人

滨海来了年轻人

2019年07月25日 21:04: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宋馥李/文在连续五场规模盛大的动员会后,24名新的副主任走马上任了。人们津津乐道地观察着他们的简历:他们以往的经历,会给天津滨海新区带来什么变化?

1970年的朱玉兵,就任天津港保税区党委常委、管委会副主任,此前他是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书记。

1974年的朱财斌,就任天津滨海高新区党委常委、管委会副主任,此前他是南宁市兴宁区区长、兴宁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

1976年的郭磊,就任天津滨海高新区党委常委、管委会副主任,此前他是光大银行郑州分行公司业务部兼投行业务部总经理。

1974年的罗平,就任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常委、管委会副主任,他之前来自深圳,曾任深圳市数字城市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深汕特别合作区智慧城市研究院有限公司筹备组常务副主任。

1972年的白新宇,就任天津东疆保税港区常委,管委会副主任,他之前是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天津分行浦惠支行行长。

1984年的80后母锡华,就任中新天津生态城党委常委、管委会副主任,他此前任贵州遵义金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招聘

从2019年4月23日开始,滨海新区5个开发区面向国内外公开选聘管委会副主任。

经过报名、资格审核、面试、考察,最终聘任24名管委会副主任。

主席台上的这些新面孔,来自北京3人、上海2人、深圳1人、湖南1人、贵州1人、河南1人、广西1人。还有一些老面孔,也经历了层层筛选,获得了新的任命,有人虽然头衔没有变化,但从这一刻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24名副主任将脱离公务员身份,成为“打工仔”,三年一个任期,任期期满进行考核,合格方可续聘。

滨海新区组织部门为这些副主任们设置的薪酬标准是:年收入不低于50万!而对于产业招商类人员,可以按市场价值确定薪酬标准的条件,简单来说,就是凭业绩拿薪酬,多招商自然多拿钱。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此次共选聘管委会副主任6名,其中分管综合经济和安全环保1名、分管规划建设1名、分管财政金融1名、分管科技创新和营商环境1名、分管招商引资2名。

为什么要全球招聘?

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郑伟铭说了这样一段话:“泰达”因改革而生,因改革而兴。目前,全国各类开发区不下千余,“泰达”需要寻找最合适、最优秀的实干家和操盘手。

一石激起千层浪,滨海新区发起这个“招贤令”后,共有1056人报名竞聘这24个副主任职位。他们来自国有企业、大型民营企业、外企的人员占比较高,其中大部分具有大型企业集团的管理经验。

来自滨海新区组织部的一份文件说,报名应聘者整体素质较高。事实确实如此,从学历结构上看,报名者拥有硕士及以上学位的人员达到782人,占比74.05%,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235人,占22.25%,专业涉及到金融、贸易、管理等多个领域。

更重要的是,来自天津以外地区的报名者占到了45.36%,特别是来自于北京、上海、广东等发达地区的报名者共267人,占比25.28%。

虽然这几年的滨海新区仍然在爬坡过坎,在全国的区域竞争中,显得异常低调。不可否认的是,滨海新区仍然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我们来看看这五大开发区,有着什么样的魔力?因为这预示着24名管委会副主任们,有多么大的舞台。

整个滨海新区由五大开发区和21个街镇组成,开发区突出经济主业,街镇则承担社会职能。

为首的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其英文名称缩写为“TEDA”,音译为“泰达”,入驻了丰田、大众、雀巢、SEW、诺和诺德等跨国企业,形成了电子通讯、食品饮料、汽车及装备制造、生物医药四大支柱产业,是“滨海新区”的龙头和天津市重要的经济增长点。

天津港保税区囊括了天津的海港和空港两大资源,空中客车的总装车间就位于这里,形成了民用航空、海洋经济、高端装备制造、快速消费品四大集聚产业。

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这里是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国家双创示范基地,云集了新能源、新能源汽车、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

天津东疆保税港区是继上海洋山保税港区后,中国批准设立的第二个保税港区,最引人注目的是其融资租赁业务已居全国第一,是全球第二大飞机租赁聚集地。

中新天津生态城是中国与新加坡共建的战略性合作项目,是中国首个国家绿色发展示范区,现正在积极打造2.0升级版智慧生态城建设。

可以这样说,五大开发区每一个管委会副主任的岗位,都是国内开发区某个领域的前沿阵地,具有示范和引领的地位。吸引人们争相竞聘的,当然不止那50万的年薪,在未来的职业履历中添上一行滨海的字样,无疑会让每个人增加含金量。

当然,在滨海新区全面改革的大车轮下,每位应聘者都在取舍之间做出了选择,他们必须放弃已有的公务员身份,放弃已有的职级待遇,投入到这场真正的竞争中。要知道,五大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原来本就是行政副局级。有一些人在此次竞聘中仍然留任原职的,也同时取消了副局级的职级。

尽管如此,报名的盛况前所未有。5个开发区的选聘岗位,报名比例达到44:1,个别一些岗位——例如滨海高新区管委会分管科技创新的副主任职位,达到了105:1。

经过初选,142人进入了面试。滨海新区组织部门重点考察应聘人员专业素质、职业背景调查,在反复比选后,最终聘任24名管委会副主任,其中天津经开区7人,天津港保税区4人,滨海高新区5人,东疆保税港区4人,中新生态城4人。

24位副主任一上任,五大开发区的管理层一举实现了年轻化。管委会副主任的平均年龄44岁,较改革前年轻9岁,其中80后干部3名,占12.5%;70后干部19名,占79.2%。且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17名,占70.8%,具有博士学位的7名,占29.2.%。

改革还在继续。接下来,这些开发区将实行全员聘任,建立任期激励和考核激励制度,聚焦开发区经济发展主要职能。

也就是说:每个开发区,除了正局级的党工委书记兼主任之外,其余所有人员均为聘任,五个全面企业化管理的新组织,将出现在滨海新区。

放权

滨海新区的这一轮改革,不止于竞聘。

上半年,《国务院关于推进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创新提升打造改革开放新高地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出,其中提出,允许国家级经开区按照机构编制管理相关规定,调整内设机构、职能、人员等,推进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优化协同高效。

《意见》对用人给出了具体的指导意见,成为改革的突破口:支持国家级经开区创新选人用人机制,经批准可实行聘任制、绩效考核制等,允许实行兼职兼薪、年薪制、协议工资制等多种分配方式。

《意见》同时支持国家级经开区按市场化原则开展招商、企业入驻服务等,允许国家级经开区制定业绩考核办法时将招商成果、服务成效等纳入考核激励。

在这一改革背景下,天津成为了最快贯彻执行的地区。看似石破天惊的全球招聘,实则是在中央的整体改革部署中,率先突围。

而“全球招聘,全员应聘”之外,还有一项更为关键的改革:放权。

同样是上述《决定》,天津市决定赋予开发区更大自主发展权。除依法应当由市人民政府管理或者需要全市统筹的重大事项以外,市人民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可以将市级管理权限授权或者委托开发区管委会行使,以提高行政效率。

改革落地体现为:天津市向滨海新区下放625项市级权力事项,从制度上充分放权赋能,真正实现“滨海事滨海办”。

在7月22日国新办举行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省(区、市)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上,天津市市长张国清介绍,天津在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之间,永远要保持双城的格局,不要把滨海新区和中心城区摊大饼摊到一起,始终保持双城的格局。

滨海新区,作为京津冀地区一个独立的经济板块,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中国的区域经济增长格局中,从珠三角到长三角再到环渤海,再到今日的京津冀。中国在摸索改革和开放的进程中,遵循着一条由南向北,由前沿推向腹地的脉络。

浦东新区和滨海新区的主要使命之一,便是以局部开放促进全国的改革创新。近几年获批的数个国家级新区,功能定位均已转变为加快区域经济发展。这种转变,一方面有助于国家级新区价值继续放大,另一方面是它们需要配合国家宏观层面的区域经济战略。

对于滨海新区本身来说,次第获批的国家级新区,正在稀释着这顶帽子的含金量。当国家级新区的阳光普照各地,新区所谓的政策红利,也就渐渐不复存在了。不能坐等政策红利,而且政策红利越来越无法带来实质效用。

可以说,今天的滨海新区,其对区域经济的引领作用,也悄然转变为服务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服务于与雄安新区这一千年大计。

张国清表示,雄安新区的出海口设在天津,设在滨海新区。

天津正积极推进雄安新区建设发展的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加强产业对接、交通互联和开放合作,推进天津自贸试验区的制度创新成果,向雄安新区推广。

这同样可以解读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下的天津,有更大的改革压力。进一步实施机构改革,提高开放程度,也是滨海新区作为天津前沿滩头阵地的使命。

24位管委会副主任,是这一轮自我革命的肇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