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阿阿胶仓库调查:驴皮味道难闻 晾晒或不符合规定
财经

东阿阿胶仓库调查:驴皮味道难闻 晾晒或不符合规定

2019年08月02日 08:46:54
来源:第一财经

吴绵强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1996年至2016年,国内驴的存栏量由944.4万头锐减至259.3万头。其中,内蒙古、辽宁、甘肃和新疆系养驴主要省份,驴存栏量排名靠前,分别为75.5万头、49.9万头、36.5万头和20.8万头。]

近段时间,东阿阿胶(32.800, -0.56, -1.68%)(000423.SZ)在连续12年保持业绩高速增长之后,2019年上半年成绩单遭遇“滑铁卢”,这成为资本市场持续关注的焦点。

第一财经1℃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在其成绩跌入低谷的同时,曾被炒上天的阿胶原料驴皮的市场也是一片哀鸿,遭遇史上价格最低点。

近年来,在市场的培育之下,阿胶已成为与人参、鹿茸齐名的中国传统滋补品,东阿阿胶更是受到追捧,价格一路疯涨,被称为“药中茅台”,几乎到了让人“吃不起”的地步。

随着阿胶价格暴跌,其背后的驴皮价格也暴跌70%左右。究其原因,是国外毛驴进口的冲击还是国内阿胶产业的不景气?

从2010年算起,长达8年的时间内,东阿阿胶持续提价的底气又从何而来?

1℃记者以驴皮市场为切入点,通过实地调查,试图还原这些问题背后的内在逻辑。

外国毛驴来了

从山东济南遥墙国际机场出发,往西北驱车十余公里,穿过一座横跨黄河的浮桥,即来到养殖户徐志奎的驴场。这附近几十亩土地上,聚集了周边许多养殖户的毛驴,多的时候数量达上千头。

徐志奎说:“现在是驴皮价格的低点,跟过去几年飞涨时的情况不能比。”驴场大棚的地上摆满驴皮;驴皮仓库内,也摆放着几堆腌好的干驴皮,有2000余张。徐志奎说,驴皮的储存方式有冷藏和盐干两种,“盐干是许多阿胶厂目前惯用的储藏驴皮的方式,如果环境通风,温度适宜,可以储存两三年。”

“现在的驴皮不值钱咯,不能与过去相比。”徐志奎表示,一张成年驴皮大概有三四十斤,现在每斤的价格是在25元左右,这样算下来一张驴皮大概在800元到1000元之间。但在最高峰时,一张驴皮可以卖到三五千元。

50多岁的徐志奎是远近闻名的养驴户,在当地开设合作社已十余年,他亲历了驴皮价格从飞涨到跌落谷底的全过程。

据徐志奎介绍,2009年他刚入行时,驴皮的价格一斤不足10元,“当时驴皮贩子过来收购驴皮还不是论斤卖,都是按照张数来计算。”彼时,在下游需求端,采购大户东阿阿胶的阿胶产品还没有进行大规模提价。

然而从2010年开始,在长达8年的时间内,东阿阿胶持续提价十余次。据1℃记者调查发现,东阿阿胶的提价与市场的驴皮价格上涨或存在关联。

2010年1月,东阿阿胶对外宣称对阿胶块产品价格上调20%,理由是毛驴的存栏量逐年下降,驴皮资源日趋紧张,导致原料收购价格不断上涨。山东省一份法院判决书中的零售价格清单显示,东阿阿胶产品红标500g,2010年1月由243元/盒涨至403元/盒。

一年后的2011年1月,东阿阿胶宣布阿胶块产品出厂价上调幅度不超过60%。上述判决书表明,东阿阿胶产品红标500g,2011年1月零售价涨至750元/盒。

在上游驴皮市场端,盐干驴皮的价格亦持续上涨,平均价格由2012年的35元/斤涨至2014年125元/斤。

据1℃记者梳理公告发现,此后的2012年1月、2013年7月、2014年1月和2014年9月,东阿阿胶分别将阿胶的出厂价上调10%、25%、19%和53%,零售价亦作相应调整。有关权威资料显示,同期,东阿阿胶产品红标500g,零售价格分别为825元/盒、1098元/盒、1298元/盒和1986元/盒。

据山东当地多位养殖户以及驴皮贸易商介绍,市场上驴皮的价格真正涨起来,是在2015年之后。彼时价格高峰阶段,一斤驴皮能卖到上百元,整张驴皮价格可达3000至4000元,有较大的驴皮甚至能卖到5000元。

2015年11月,东阿阿胶宣布对东阿阿胶、桃花姬阿胶糕以及复方阿胶浆的出厂价上调15%,零售价亦作相应调整。资料显示,同期,东阿阿胶红标500g达2365元/盒。

此后的2016年和2017年,东阿阿胶继续上调产品价格。2016年11月,东阿阿胶宣布对东阿阿胶、桃花姬阿胶糕和复方阿胶浆的出厂价分别上调15%、25%和28%;2017年11月,东阿阿胶又宣布对东阿阿胶、复方阿胶浆出厂价上调10%和5%。

2014年至2017年,驴皮价格有所回落,最低时每斤在40元左右。但研究畜牧业经济的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李杰,在经过实地调研后发现,驴皮价格又在2017年初涨至最贵约90元/斤。

彼时,国内驴皮价格高昂,许多阿胶企业和驴皮贸易商看到巨大红利,纷纷将目光瞄向国外,“满世界找驴”,继而引发了驴皮进口之风,东阿阿胶亦开设埃塞俄比亚原料基地。

“驴皮进口每年均有配额限制,进口驴皮的手续较难办理,能直接开辟海外货源渠道的商家并不多。”徐志奎说。

在暴利的诱惑下,许多不法贸易人士冒险走私国外驴皮。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驴皮走私”等关键词,可看到许多走私驴皮的案件。

“曾经有那么一两年时间,走私驴皮比卖毒品还挣钱。”一家大型阿胶企业负责原料驴皮的人士告诉1℃记者,该公司以前亦向十几个国家采购驴皮,2016年和2017年下半年,国外一头驴的价格仅500至600元人民币。因此很多人进入中亚等国家宰驴剥皮,运回国内。

“国外大量的廉价驴皮入境冲击,与国内驴皮存在价格竞争。”上述阿胶企业人士告诉1℃记者,二者互相降价,国内驴皮价格持续回落。

驴皮市场低迷的行情很快开始显现。2018年8月,据甘肃省畜牧业产业管理局相关人士发表的《甘肃省驴产业发展现状及问题》论文称,进入2017年10月之后,一方面受新环保政策的影响,包括山东某阿胶厂在内的部分阿胶生产企业国内驴皮收购数量锐减;另一方面国内市场高昂的驴皮价使得生产企业不得不另辟蹊径,从非洲及西亚等地进口驴皮,严重打压了国内驴皮市场,市场驴皮价不及两年前的1/4,目前成年驴皮市场价格维持在650~800元左右。

转眼进入2019年,时值大暑节气,驴皮市场行情稍有些回暖,但仍在低谷期徘徊。

阿胶产能大户暂停收皮

驴皮是阿胶企业用来熬制阿胶的主要原料,很多驴皮商人认为当前市场上驴皮价格的低迷,与东阿阿胶等大型阿胶企业不再大规模收购驴皮有关。

“说句良心话,我过去通过销售驴皮确实挣到了钱,但这两年驴皮市场的行情确实大不如前,主要还是下游阿胶厂基本不再收皮了。”一位养驴户对1℃记者称。

目前国内阿胶企业众多,而龙头企业则有东阿阿胶、福牌阿胶等。据媒体报道,东阿阿胶在阿胶系列产品市场,占据的市场份额较高。按照一名与东阿阿胶合作过的养驴户的说法,“(东阿阿胶)如果不控制住相应的原料驴皮,恐怕无法支撑如此大的市场份额。”

对于养殖户所指“东阿阿胶掌控原料驴皮市场”的说法,7月26日,东阿阿胶内部人士对1℃记者予以否认,“我们不会掌控驴皮,也不可能(掌控)。”

虽然东阿阿胶否认掌控驴皮市场,但1℃记者调查发现,其公司内部的驴皮库存量颇为庞大。并且,外界无从知晓东阿阿胶到底囤积了多少驴皮,公司年报亦未对此进行详尽披露。

东阿阿胶仅对存货中的原材料进行了披露。据东阿阿胶近年来的年报,2017年、2018年东阿阿胶的存货账面余额分别为36.07亿元、33.69亿元。据年报披露,存货包括原材料、在产品、库存商品等。年报显示,2017年、2018年,东阿阿胶存货中原材料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9.54亿元、18.22亿元。

7月25日,1℃记者前往东阿阿胶位于东阿县城的一家驴皮仓库调查发现,这里空旷的水泥地面上,堆积了大量驴皮。

1℃记者现场看到,这里是一片被居民区包围的露天晾晒场,一边是一堆堆被蓝色雨布包裹着的驴皮,另一边工人用叉车将驴皮卸至空旷的地段晾晒。在夏季太阳的炙烤下,驴皮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东阿阿胶内部人士透露,这里的原料仓库堆积了约800吨驴皮。作为熬制食用阿胶的原料,工人们如此晾晒驴皮,东阿阿胶有关人士也认为“并不符合规定”。

7月26日,东阿阿胶内部权威人士独家对1℃记者透露,公司目前库存有3000多吨驴皮,都是在2016和2017年从市场上收购而来。彼时正是驴皮行情颇为疯狂的时候,市场价格处于高点。

从原料驴皮到销售终端,东阿阿胶追求掌控全产业链。公司2018年年报表明,“从掌控驴皮收购终端,到下游OTC药店市场,东阿阿胶形成了全产业链掌控的模式。”

据上述东阿阿胶内部人士透露,“公司驴皮收购有三种形式,第一是自采,第二是供应商配送,第三是屠宰场自留。目前供应商提供的驴皮占比达80%。”

事实上,按照正常的市场供需关系来说,在驴皮市场低迷的时候,下游需求量大的阿胶厂理应加大采购量才是。但据1℃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驴皮需求大户东阿阿胶却暂停了驴皮收购。

作为阿胶系列产品的生产大户,东阿阿胶每年要在市场上采购较多的驴皮。不过,最近,1℃记者接触的多位东阿阿胶负责内部采购的人士均表示:“公司已暂停收购驴皮。”

东阿阿胶负责河南、湖北和湖南区域毛驴销售以及驴皮回收业务的人士反复向1℃记者确认,目前公司已暂停收购驴皮,“如果一定要卖给我们,可以直接先销售给公司的驴皮供应商,现在的收购价是25元左右/斤。”

为了确认上述人士的说法,7月24日,1℃记者又以养驴户的身份致电东阿阿胶驴皮供应部,询问目前东阿阿胶是否还采购驴皮,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给出明确答复,“现在是暂停阶段。”

上述女性工作人员进一步表示:“目前我们(公司)的新仓库还没有建设好,验收还未完成,预计到第四季度才能弄好。(目前)这边仓库无法使用,所以还得暂停一段时间。”对于外界所说的东阿阿胶公司有许多驴皮存货还未用完的说法,上述女性工作人员称,“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7月26日,1℃记者前往东阿阿胶总部,该公司内部权威人士证实,公司确已暂停收购驴皮,预计今年8月底9月初开始恢复收购。

养驴亏损背后新品待掘

驴作为传统农业生产工具养殖历史悠久,曾经在家庭畜牧饲养中占有绝对优势地位。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至今,驴作为传统役畜在现代农业生产中所处地位逐步弱化,对驴肉、皮、奶等经济价值的开发成为养殖的主要目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1996年至2016年,国内驴的存栏量由944.4万头锐减至259.3万头。其中,内蒙古、辽宁、甘肃和新疆系养驴主要省份,驴存栏量排名靠前,分别为75.5万头、49.9万头、36.5万头和20.8万头。

2016年驴皮价格高峰时期,驴的价格亦水涨船高,当时很多农户希望通过养驴赚钱。然而现实来看,许多养殖户的希望似乎“落空”。

据1℃记者走访山东济南、聊城等处的养驴合作社发现,当地养殖户大多处于亏本经营状态。

徐志奎是一名资深“驴倌儿”,据他介绍,毛驴的繁殖力并不强,四年生三胎或三年生两胎,每胎一个,要养一年多才能出栏,“天然的哺育因素,直接导致养驴产业无法大规模化。”

此前,有阿胶企业宣称,“一头驴就是一个小银行”,但山东当地的养殖户向1℃记者表示,他们想通过养驴赚钱,颇为不易。当地养殖户给1℃记者算了一笔养驴经济账:首先需要购买驴驹,价格在四五千元。饲养10个月左右后,驴驹才能长大出栏待售,行情好的时候可以卖到1万元左右。饲养成本在2000元左右,主要是草料、场地租赁、水电以及人工工资等。这样算下来,除去购买驴驹的成本和饲养成本,农户养殖一头驴能赚两三千元左右。

东阿县农户刘立宝在2017年底开始养驴,那会儿行情还没有那么差。刘立宝提供的相关驴场资料显示,场里有360余头驴,每年需要支付10万余元的场地租金给村委会。此外,刘立宝说,每个月还需要几万元的草料和人工等成本。

“现在驴皮价格低迷,驴肉每斤的价格才12至13元,一头四五百斤重的成年驴售价才五六千元钱。现在如果卖了全部的毛驴,将出现大额亏损。”刘立宝说,“早知道我就不干这一行了。”

除了山东之外,甘肃当地亦出现了类似情况。据上述甘肃省畜牧业产业管理局相关人士的调查,2018年6~8月,在市场收购驴驹全舍饲养殖情况下,一头驴从130kg左右的驴驹育肥到250kg出栏,养殖户平均亏损2000元左右,“严重挫伤了养殖场(户)的积极性,对自繁自育、有放牧条件的养殖户影响相对小一些,但与养殖牛、羊等其他草食畜相比,仍然无利可图。”

驴皮在整驴价格中约占三分之一,当前低迷的市场环境,直接影响着养驴户的养殖热情。

'" id="sinaadtk_sandbox_id_11" name="sinaadtk_sandbox_id_11" style="float: left;">

有许多养殖户对当前的驴皮和驴肉市场感到焦虑。东阿县的多位养殖户告诉1℃记者,据说本地的大阿胶厂驴皮存货已非常饱和,“他们说三年左右都不会收购新的驴皮。”徐志奎预测,“可能也得再过两三年,驴皮紧张的局面才能得到缓解。”

目前,有些养殖户已开始自谋出路。在见到1℃记者的当天,徐志奎还专门去当地工商部门领取了新的合作社营业执照,他之前变更了合作社的业务范围,新增加了“驴奶及阿胶的加工销售”,“现在驴皮价格这么低,与其观望等待市场回暖,不如我自己加工成阿胶对外销售。”

据了解,有新疆、山东的养驴户正在推行驴奶产品的市场销售。一名新疆养驴户对1℃记者介绍,当地存栏的肉驴主要以母驴为主,母驴除了可以孕育驴驹之外,还可以产奶销售。

不过有养驴户亦感到担忧,对于国内的许多消费者而言,牛奶制品才是首选,驴奶的口味以及营养价值仍无法被消费者所接受,要想开发驴的其他产品附加值,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