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哪吒拯救的公司:光线传媒半年净利骤降90% 有人嘲笑不会圈钱

被哪吒拯救的公司:光线传媒半年净利骤降90% 有人嘲笑不会圈钱

2019年08月04日 08:40:09
来源:AI财经社


谁曾想,哪吒,一个画着烟熏妆、满脸写着“厌世”的“丑八怪”,竟成为今年暑期档的票房黑马。

根据猫眼票房提供的数据,截至8月3日晚间,《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上映9天后,票房累计破20亿,超过《疯狂动物城》在2016年创下的15.27亿元的票房记录,位列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第一。

这次《哪吒》的票房大卖,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据7月30日光线传媒发布的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7月29日,靠着《哪吒》强势的票房成绩,电影出品方光线传媒成功进账2.03亿元~2.43亿元。受此消息影响,光线传媒近日股价大涨,截至8月2日收盘,光线传媒报价9.11元,较前一交易日上涨3.76%。

有业内声音预计,本次《哪吒》票房或将突破40亿,照此前公告披露推算,光线传媒在《哪吒》影片上的分成比例在22%~27%之间。最终《哪吒》上映或可为光线传媒带来近10亿的营业收入。

光线传媒上半年利润狂跌,影视板块全面沦陷

虽然有《疯狂外星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热门影视力挽狂澜,光线传媒上半年的业绩依旧一落千丈,Q1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而于近日发布的2019半年报业绩预告,营业情况更是相当惨淡。

据光线传媒披露,公司上半年净利润为8500 万元——1.05亿元,同比下降95.02%—95.97%,形成对比的是,上年同期公司净利润高达21.07亿元。结合更早前的Q1财报分析,光线传媒Q1净利润为9161万元,占掉上半年净利润的近90%,由此可以推断公司在Q2季度公司盈利微薄,甚至可能出现亏损的情况。

由此看来,身家达到205亿的王长田家族,今年要靠哪吒来续命了。

业绩预告中,光线传媒解释公司上半年利润下滑原因,是由于电影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电影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所致。此外,电视剧业务利润较上年同期也出现小幅下降。

东方财富网信息显示,光线传媒进入2019年后总共进行过10次股权质押,这似乎印证了公司当前缺钱的状况。这几笔股权质押中,有两笔已解除质押。最近一次质押发生在2019年5月16日,光线质押了6426万股给中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期限为一年,获得4.52亿元资金。至于资金动向,光线方面暂无披露。

事实上,光线传媒利润下滑只是影视行业入冬的冰山一角,同为难兄难弟的华谊兄弟,上半年领亏3.25亿元~3.30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77亿元。公司指出,报告期内上映的影片及电视剧较之上年票房差距较大是亏损的主要原因。

此外,多家影视公司上半年业绩沦陷。华策影视、唐德影视、中南文化、北京文化、印记传媒、长城影视、当代东方、骅威文化等均出现不同程度亏损,包括光线传媒、慈文传媒、欢瑞世纪、万达电影、幸福蓝海在内的5家公司业绩腰斩。

据悉,受此前政策因素影响,影片撤档、改名现象频发,其中《少年的你》《八佰》《小小的愿望》等多部头部电影遭紧急撤档,这或许是影视公司半年报集体沦陷的原因之一。

制图/ 徐曼菲

有业内人士分析,从目前披露影视公司半年度业绩预告来看,今年影视行业的形势比去年更加严峻,寒冬迟迟无法过去,对于众多影视公司而言,都面临着很大的考验。然而,在外界一致唱衰文娱行业的大背景下,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却在今年6月对外乐观表示,目前国内有超过2万家影视公司,“几千家倒闭是正常的反馈,到明年这个时候,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善。”

衍生品开发屡次滞后,光线传媒被嘲“不会圈钱”?

光线传媒在众多影视公司中,最舍得在动画方面投入。此前的几部爆款动画电影,《大鱼海棠》《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均出自光线之手。

公开报道显示,光线传媒很早就将发展方向对准了国漫领域。2014年6月,光线在连续停牌三个月之后,决定斥资4亿元收购动画制作公司蓝弧文化和手游公司热峰网络50.8%和51%股权。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喊话,要将光线打造成迪士尼一样的动画帝国,从此光线便在国漫的道路上一路进军。

2015年,光线传媒成立彩条屋影业,并陆续投资了十月文化、彼岸天、蓝弧文化、全擎娱乐和光印影业等13家动漫公司,展现出打造全产业链动漫集团的野心。

然而,高额的投资并没有带来相应的回报。相较于此次《哪吒》呈现出的惊人成绩,光线传媒此前发行的动画电影票房大多不温不火。除了较为热门《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等影片,2017年,光线出品发行的《大护法》仅获票房8800万元,进口发行片《烟花》票房也仅有7900万元;2018年,光线传媒参与出品的《大世界》票房只有263万元,不由让人觉得一丝尴尬。

密集推出动画电影的同时,光线下游的产业链却没能跟上,衍生品开发滞后,导致市场上山寨横行,后续推出官方手办时,已经明显错过了最佳销售时间。这似乎成为光线身上的一个“魔咒”,每当热门IP出现时,光线传媒总显得有些措不及防:

典型的案例是在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时,由于片方对影片市场预判失误,没能在衍生品上作出相应准备,直到电影上映数月后,官方的衍生品“小小空”才姗姗来迟。同样的情况在《哪吒》上映期间再次出现,有观众表示自己想买相关手办、周边都不知该去哪买。多番跟不上市场需求,这不禁惹来外界对于光线“不会圈钱”的嘲讽。

《大圣归来》官方衍生品

在衍生品市场较为成熟的国外电影市场,公司70%—80%的收入是来自影片衍生品,而在国内这个情况是相反的,变成了影片收入占80%。业内人士表示,衍生品的开发一般是在电影上映半年前,尤其是手办的制作,设计图、模具、小样都要和IP方详细沟通,这些是没办法短期加速完成的。

目前,《哪吒》的衍生品开发方已经定为是末那工作室,该公司曾负责《大圣归来》《大护法》《大鱼海棠》等影片的手办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