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A四年市值缩水2000亿 分众传媒遭遇业绩滑铁卢

回A四年市值缩水2000亿 分众传媒遭遇业绩滑铁卢

2019年08月06日 20:24:00
来源:野马财经

null

回A四年市值缩水2000亿,大佬投资浮亏近半,分众遭遇业绩滑铁卢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暴雷年年有,今年有点多!作为昔日白马股,分众传媒(002027.SZ)顶着“海归”的殊荣,市值一度飙升至2700亿元,然而回A不到4年市值仅剩700亿元。

除了业绩暴雷之外,股东减持、市场竞争加剧也让昔日“中国传媒第一股”的日子不轻松。曾经表示“我用80亿美元买了一个教训”的江南春,面对2000亿市值缩水不知作何感想?

近日,分众传媒发布2019年中业绩快报,营收和利润双双大降。这也让分众传媒成为继东阿阿胶(000423.SZ)、大族激光(002008.SZ)后,又一业绩暴雷的白马股。就在分众发布2019年中报的前一周,其股价就已经显现出颓势,甚至创下回A以来的股价新低。

四年市值缩水2000亿

分众传媒2019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营收57.17亿元,同比下降19.59%,利润9.76亿元,同比下降75.98%。

null

图片来源:分众传媒2019年中业绩快报

事实上,分众传媒的业绩下滑早有端倪。

野马财经翻阅分众传媒历年财报发现,从2015年开始,其净资产回报率就在逐年下滑,近4年分别是73.2%、70.7%、67.7%、46.6%。

2018年三季度,分众传媒上演业绩大变脸,归母净利润从二季度的21.39亿元下降至三季度的14.63亿元,第四季度下降至10.18亿元;2019年一季度更是降至3.4亿元。利润下滑的口子已经开始被撕开。

如今,不出意外。2019年半年快报显示,分众传媒利润还在持续下滑。分众传媒业绩反弹的拐点在哪里?没人说得清。中信证券(600030,SH)发布的研报称,由于广告投放相对经济回暖滞后、新经济投放收缩等,预计分众传媒2019全年收入、盈利仍然面临较大下滑压力。

分众传媒还面临着市场的激烈竞争。

虽然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一再强调“分众传媒仍然没有竞争对手,在楼宇广告中仍然处于垄断地位”,但是2018年新潮传媒在百度扶持下的扩张,还是对分众传媒的垄断地位形成明显的挑战姿态。

新潮传媒在2018年营收达10亿元,几乎处于盈亏平衡。新潮传媒也一再对外表示其主要任务是扩张,换言之目前当然重点不是盈利。对于梯媒而言,扩张就是抢占点位。

年报显示,分众传媒在2017年底有150多万个点位,分众没有坐以待毙,到了2018年底已经增至260多万个。然而,分众传媒2019年一季度的营收相比2018年同期,不增反降11.78%。

不可否认,分众传媒的梯媒广告确实炒出了很多热门的新经济,从神州租车、饿了么到瓜子二手车、优信二手车、从瑞幸咖啡到BOSS直聘,都是分众的客户,分众也因此被誉为”新经济媒体之王”。

这些不断在跑马圈地的新经济企业背后都有资本助推。

如今随着一级市场融资变难,互联网企业自身也在过冬,能分出来用于广告的投入还会增加吗?华创证券研报显示,分众传媒广告主来源结构中,互联网公司营收占比从2014年的32.06%下滑至2018年19.82%。

股价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司经营的晴雨表。业绩低迷,股价也随之一路下滑。相比刚回A上市时的2700亿市值巅峰,如今分众传媒市值仅剩700多亿。

80亿美元买教训

16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江南春,拿着开广告公司赚来的5000万元,创办了分众传媒。大家都在强调媒体“内容为王”的时候,江南春逆势而行,偏偏要强调“渠道为王”。于是想到了做梯媒。

当时正值非典,扔出去的钱很快花完了,却没有接到什么订单。那个时候,分众传媒对面就是软银。不过对于软银和孙正义,江南春都不了解。

一天晚上,江南春和孙正义在厕所遇见,孙正义打听了江南春公司业务后产生兴趣,于是投资了5000万。这根救命稻草,很快让分众传媒焕发勃勃生机。

随着业务的扩展,分众需要的钱越来越多,账上现金流却越来越少。在几次融资后,分众最终在2005年于纳斯达克上市。

上市之后,有了更多资本的江南春开始接连并购,包括当时分众的竞争对手聚众。随着不停的收购和兼并,分众的摊子越铺越大,市值一度冲到86亿美元。

null

图片来源:分众传媒官网

江南春自言自己有点膨胀,彼时分众传媒对标的都是百度这样的企业。然而,就在2009年分众传媒迎来坠落,股价腰斩,市值跌倒6亿美元。后来江南春在公开演讲中,回顾分众的这次坠落,表示:“我用80亿美金,换来一个教训”。

此后,江南春沉下心来,决定好好“讲故事”。但是美国市场的投资者不买帐,分众股价一直未见好转,甚至还被浑水做空。2013年分众传媒从美国退市,在一众财团的帮助下完成私有化,当时市值26.46亿美元(约180亿元)。

在私有化过程中,江南春签了一份对赌协议:分众传媒如果在私有化四年内(2016年)仍未重新上市,公司75%以上的利润将全部落入收购主体GGH的口袋。

因此,从退市开始,江南春就一直在寻求回A的机会。2015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终于借壳七喜控股正式上市,在约定的时间完成了回A之路。

而借壳之时,分众传媒曾经承诺,公司2015-2017年扣除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9.58亿元、34.22亿元和39.23亿元。

为了完成承诺,分众传媒一方面保证营收的增长,一方面也在压缩成本。最终在开源节流的措施下,分众传媒完成了业绩承诺。这份业绩也给分众传媒披上了光鲜亮丽的外衣。

分众传媒回A后,股价一路飙升,市值最高时达2700亿元。而分众也坐稳了“中国传媒第一股”的宝座,成为资本市场“香饽饽”。

就在2018年7月,阿里巴巴及其关联方以约150亿元战略入股分众传媒,持有后者10.33%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有巨头加持,在投资者的预想中分众业绩应该会更上一层楼,然而预想并没有出现。

按照2019年8月6日分众4.85元/股的收盘价来看,阿里巴巴及其关联方账面损失约75亿元,浮亏近50%。

江南春靠分众躺着赚钱的日子是结束了?

“A股减持王”的解禁难题

压在分众传媒股价上的大山,还有一个就是大额解禁问题。

2015年9月,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回A上市时,交易对价逾400亿元。

这笔交易也为近年带来天量解禁。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解禁和减持两个词似乎成了分众传媒的固定搭配。分众传媒一度被称为“减持王”。

当时重组预案显示,七喜控股以10.46元/股的价格向江南春控制的Media Management(HK)、中信资本的Power Star(HK)、复星国际旗下的Glossy City(HK)等43家境内外交易对方发行38.14亿股股份。

其中,参与分众传媒借壳的7家境外机构股份限售时间为12个月。2016年12月29日,分众传媒迎来第一批限售股解禁潮。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在内的7家境外股东持有34.75%分众传媒股权、合计30.4亿股解禁,但在半年内基本“按兵不动”。

null

(分众传媒第一批解禁名单)

2017年4月17日,分众传媒迎来第二批限售股解禁。解禁对象为财通基金、国华人寿保险、诺安基金和博时基金等7家机构,共持有5.78%分众传媒股权、合计5.05亿股。

与此同时,第一批解禁名单中的中信资本、复星国际等老朋友们开始蠢蠢欲动。当时,分众传媒的股价已较借壳上市时上涨逾3倍。

2017年6月16日,分众传媒第二大股东Power Star和第五大股东Gio2(HK)抛出“清仓式减持”计划,分别拟减持不超过7.41股份、6.77%股份。分众传媒股价受此影响承压,当年6月19日开盘即封死跌停板,市值一日蒸发逾百亿元。

不到半个月后,分众传媒第四大股东Giovanna(HK)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1亿股,占总股本2.4%。

野马财经统计发现,仅2017年分众传媒4名境外股东就累计减持49次,合计减持13.25亿股,合计套现金额高达151.95亿元。分众传媒因此被称为2017年A股“减持王”。

到了2018年,原七喜控股创始人易贤忠再次减持555.18万股,套现金额约7592.58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为提振投资者信心,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将以集中竞价方式回购公司股份,回购资金总额不超过30亿元。

然而没等到分众承诺的回购完全实现,投资者却等来股价的连续下跌。截至2018年底,分众累计回购股份数量仅7亿元。

2018年底,分众77.13亿股的限售股解禁,占总股本的52.55%。此次解禁后,分众传媒再无解禁股份,实现全流通。而在其解禁的36位股东中,分众传媒控股股东持有限售股34.26亿股,占总限售股份的44%。

今年2月,分众又发布公告,将回购股份的资金总额从原来的30亿调整为不低于15亿元,不超过20 亿元。如今投资者关心的不仅仅是分众传媒的回购问题,而是上述30多家机构若争相离场,分众传媒能否兜得住这过半市值的解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