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生物收购医院陷“罗生门”:院长公开反对收购
财经

海王生物收购医院陷“罗生门”:院长公开反对收购

2019年08月07日 22:30:2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金喆 吴泽鹏 

“我已经不能抑制住自己的愤怒了……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7月31日凌晨,一封署名为院长雷正秀的公开信在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的微信群里传播开来。

这家三甲医院正面临改制,医院院长雷正秀强烈怀疑遴选结果的公正合理性,用公开信的形式反对海王生物(000078,SZ)入主。随即,公开信等质疑在社交网络上曝光。

但近一周后,面对质疑以及记者的采访,海王生物方面仍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中标信息是在哪儿查的?我们都不知道。”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与该医院的战略合作意愿仅处于商谈阶段,截至8月5日,公司没有缴纳收购保证金,更没有开展尽职调查,也没有签订战略合作意向协议。

今日(8月7日)午间,海王生物公告称,针对媒体报道个别人员罔顾事实并通过微信群等渠道散播对公司不利的有关内容情况,公司已收集了相关材料,不排除向行业主管部门等进行举报。

至此,海王生物对江汉油田总医院的收购事项便进入“罗生门”。一方面是上市公司对遴选结果极力否认,一方面是以院长为代表对遴选结果强烈反对。收购还未开始便惹来不少风波,背后则透露出国企附属医院改制的共有难题——若引进民间资本完成重组改制,民间资本办医该如何取得信任?

院长带头反对海王生物入主

7月30日下午,江汉油田总医院召开遴选会,为医院选择新主。知情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根据此前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遴选会结果,若无其他变动,海王生物子公司将收购医院100%股权。

院长公然反对遴选结果,在国企附属医院改制的过往案例中实属罕见。雷正秀从2016年起担任江汉油田总医院院长,过去几个月,她一直试图用自己的研究结论去游说医院董事会成员,但收效甚微。于是,会议结束后不久,雷正秀成为医院里首个站出来公开反对的医院领导班子代表,进而出现本文开头的一幕——雷正秀在医院微信群发布了《给全体员工的一封信》。

知情人透露,今年4月,江汉油田总医院管理层曾到海王生物考察,雷正秀也在其中。尽管现场考察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但雷正秀回到江汉不久,媒体报道海王生物2018年年报中的财务问题、深交所的问询函引起了她的注意,再加上康美药业、恒康医疗等有过医院并购经验的上市公司接连“爆雷”,雷正秀对海王生物的收购转为持保留态度。

为了解开这些疑问,雷正秀前后多方咨询。她认为,海王生物的资金链极为紧张,主营业务又是药品流通,并不具备接管一家医院的实力。她将自己梳理的报道、寻求的专业人士意见都向医院董事会成员进行了说明,并多次找到董事长沟通,但效果并不明显。

7月30日,遴选会如约而至,最终结果在雷正秀意料之中。随后,她把公开信抛到了微信群里,公开质疑遴选会谈判过程不公开、不透明,没有职工代表和独立董事参加,也不准录音录像。并且,雷正秀也对海王生物入主医院的真实目的提出质疑——海王生物是三家备选企业中唯一缺乏医院管理经验的单位,而且报价最低、不对医院运营提要求。

“他们只要规模不求利润,有可能是想‘炒股价’。”有知情人称,江汉油田总医院与海王生物在过往有业务交集,但后者每年配送到医院的药品份额不大。除了海王生物,华润集团和新里程集团都派人参加了遴选会,但投票结果看起来像是一部戏,“搞不明白为什么海王生物会高票当选。”

对于以上说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日(8月7日)多次拨打江汉油田总医院董事长胡望明的电话试图求证,但一直无人接听。

海王生物:未收到中标通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江汉油田总医院成立了一个由院董事会和医院经营班子组成的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与有意向的医院管理方接洽,经过几个月考察选定了三家备选单位,海王生物是其中一家。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本次中标的具体单位是海王生物旗下孝感海王银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孝感海王),初步收购价格在6亿元以下。

但这一说法遭到海王生物方面否认。该公司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到,目前,公司尚未收到中标通知,且合作进程远未达到收购价格谈判的阶段。

天眼查数据显示,孝感海王是湖北海王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海王),海王生物直接或间接持有湖北海王股权的比例为88.15%。

“公司与江汉油田总医院具有友好合作关系,江汉油田总医院为当地知名三甲医院。为了增加与医院合作的粘性并进一步巩固关系,根据医院意愿,公司参与了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投资者遴选”,海王生物方面回复记者称,“公司目前与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合作意愿仅处于商谈阶段,截止到8月5日,公司没有缴纳收购保证金,更没有开展尽职调查,也没有签订战略合作意向协议”。

今日(8月7日)午间,海王生物发布关于部分媒体近日报道说明的公告,其中提到,目前孝感海王仅参与了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战略投资者遴选,尚未开展尽职调查,目前对收购该医院没有实质性的计划。

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近几年医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提速,经营上有了很大提升,去年营收规模已经达到4.5亿元,石化系统的收入占比也在降低,整体趋势向好。

国企附属医院改革难题待解

据了解,由于历史原因,江汉油田总医院在2003年首次进行改制,所有职工按工龄长短配股成为医院的“当家人”,但这种“内部约定”的非正规持股模式因国企附属医院改制“大限”而打破。新的改制自今年3月开始,民间资本参与竞逐,海王生物也由此被卷入。

国企附属医院改制“大限”,即国家六部委于2017年联合制定下发的《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国资发[2017]134号),其中明确规定,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国有企业办教育机构、医疗机构改制、移交和集中管理。

但《每日经济新闻》此前报道,国内约2700家国有企业医院的改制移交在2018年底进入尾声,绝大多数医院赶在“大限”前夕与国企说了再见,但也有不少医院仍在徘徊中。

政策为国企附属医院谋划了四条路径:移交地方管理、关闭撤销、资源整合和重组改制。任何一种方式,对于许多待在“温室”中的国有企业医院而言都充满挑战。此前,中国海洋石油南海西部医院就通告称,“受企业医院改革工作的影响,医院将进入关闭撤销程序”。

变革会触动利益,这让很多国企附属医院的决策层和职工都陷入了摇摆中。同时,外部单位进入整合也充满了不确定性,“如果外来单位整合不好,医院的运营情况会不会不如现在?”

一位企业医院内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企业附属医院必须改革,这既是政策要求,也符合医院自身的发展需要,但谁来改?怎么改?“这道选择题,谁也不敢说哪个(选项)是最佳答案。”

海王生物方面同时表示,已经留意到媒体报道目前江汉油田总医院内部有不同的意见,但“这为医院内部意见,我们不发表评论。”

记者注意到,在今日(8月7日)的公告中,海王生物同时明确,孝感海王“仅仅是计划与医院进行战略合作,无权对医院现有管理体系进行改变,也不可能接管任何一家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