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乐食品IPO:业绩增长注水,招股书或涉嫌虚假陈述

菊乐食品IPO:业绩增长注水,招股书或涉嫌虚假陈述

2019年08月07日 18:54:53
来源:花朵财经

今年是奶企冲刺IPO的“大年”,前有王均瑶缔造的均瑶大健康和刘永好的新希望乳业,后有区域性的李子园和菊乐食品。不过,均瑶大健康因为碰上瑞华这样的“猪队友”不得不暂停,留下三家企业继续较劲。

花朵财经(F-Finance)注意到,2017年四川菊乐曾有过一段IPO的记忆,但后来不知为何中止了。时隔两年卷土重来,菊乐食品是铆足了劲还是为了上市而上市?我们从财报中验证一下。

01

23年走不出四川省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水路九连环”。这首在1999年春晚后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正是四川菊乐的产品困境。四川菊乐成立于1985年,第二年开始推出纯牛奶,在这条路上兢兢业业干了20多年。虽然有刘永好的新希望,但四川菊乐在当地还是响当当的牌子,毕竟成都有一条路就叫菊乐路。

不过就如同大部分乳企一样,四川菊乐的地域性也十分明显。据四川菊乐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至2019年1-3月在四川省内市场的营业收入分别占到当期公司总营收的98.43%、98.62%、98.47%和98.14%。换句话来说,菊乐奶用了23年的时间,仍难走出四川省。

产品区域过于集中被很多媒体拿出来说过,还有一点就是重销售轻研发。但这是很多食品企业都存在的问题,花朵财经不做赘述。如果你要问我2017年和2019年菊乐食品上市的材料有什么变化,我可能会说,最大的变化就是野心,因为它想通过上市筹更多钱了。2017年申报材料时,菊乐食品想募4.85亿元,2019年已经变5.60亿元了。在募投项目未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菊乐食品打算把多出来的钱用到营销服务中心升级建设上。听上去,是不是感觉很虚?

对其产品进行深入剖析,花朵财经发现,四川菊乐每年超过80%的收入是由“含乳饮料”贡献,其他品类均还相对弱势。四川菊乐近年来低温奶产品发展一直不咋样,主要靠促销来获得市场增长,其毛产品利润2016年以来一路下滑。截至2018年,四川菊乐的低温产品实现营业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是11.87%,但对应的主营业务毛利润占比仅7.58%。

02

2018年公司业绩增长“注水”

根据四川菊乐的招股书,四川菊乐的实控人是童恩文,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童恩文实际持有四川菊乐73.35%表决权,并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42.83%股份。本次股票发行后,童恩文仍将持有公司55.01%表决权,是四川菊乐当仁不让的实控人。

现年72岁的童恩文仍然是四川菊乐的董事长。但是其实早在2011年,媒体就报道称,把菊乐食品“拉扯大”的童恩文已经逐渐退居幕后,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新产品的开发、市场发展和规划等领域,接替他出任总经理职位的是年轻“海龟”高朝晖(招股书写作“GAO ZHAOHUI”)。

这个董事长后面再说。花朵财经初看招股书时,被四川菊乐2018年的净利润增幅给shock到。2017年公司的净利润为2228.56万元,到了2018年却增长到了7202.63万元。是什么导致2018年四川菊乐的净利润大涨?

原来2018年四川菊乐的业绩增长“被注水”了。2017年的业绩低谷是因为四川菊乐在2017年支付了一笔高达4664.26万元的股权激励的加速行权部分款。

根据四川菊乐的说法,这个股权激励其实是发生在2016年。2016年10月,菊乐有限通过股东大会审议同意以增资的方式实施员工股权激励,新增注册资本为571.04万元,其中董事长童恩文现金认缴541.04万元,员工持股平台成都诚创现金认缴30万元。在2017年12月披露的招股书中,仅在2016年确认了股权支付费用307.5万元,但未对实控人童恩文确认股份支付费用。根据证监会《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中要求,公司需要对童恩文的出资补充确认股份支付费用。2017年计入的4664.26万元是2016年员工激励的股权加速行权部分支付的支出。

如果没有这笔管理费用的支出,恐怕四川菊乐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的增长就没有那么好看了。

此外,四川菊乐在初次IPO前夕还多次分红。招股书显示,2016年4月,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2015年利润分配议案,分配利润1004.69万元;2016年10月,公司股东大会又同意2016年前三季度的股利分配,将公司可分配利润中的1.63亿元向全股东按照持股比例进行分配。2018年4月,四川菊乐审议通过了2017年度利润分配方案,拟每股派现0.1元(含税),派发现金股利总额为924.8万元;2019年6月,公司又通过2018年度股利分配方案,向全体股东每股派现0.2元,派现总金额达1849.66万元。

花朵财经粗略计算了一下,童恩文个人在2016年至2018年间,按照直接和间接持有的42.83%股权计算,累计分得大约8599.90万元。按照其2018年的年薪105.92万元来算,相当于他81年的年薪。

03

涉嫌虚假陈述?

花朵财经注意到,为了更好地上市,四川菊乐2018年其实也做了不少事情。其中国内包括2018年3月以80万元购买了奶奇乐33%的少数股权;2018年5月购买菊乐乳业40%的少数股权,交易价为400万元。

此外,四川菊乐的部分关联公司也被注销,其中包括,公司关联公司唯肯广告已经于2018年5月注销,创恩文化已经于2019年1月注销。2019年6月,菊乐股份还将其持有的兴众农业4.32%股权全部对外转让。

这系列的“操作”中,关联交易板块引起花朵财经的关注。四川菊乐的招股书提到一家叫成都快健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快健商务)。这家公司是成立于2013年,致力于区域性电子商务的综合服务商,童恩文目前持有其100%股权。

8月7日花朵财经从菊乐集团官网上看到,快健商务是菊乐集团旗下的电商板块公司,主要通过“快健康”APP进行电商业务运营。

2016年,快健商务还是四川菊乐的重要关联方,快健商务从四川菊乐采购奶产品在其电商平台上销售。2016年当年关联销售金额为843.82万元,占到当期公司总销售额超过1.2%。到了2017年,这个关联销售额骤降至63.79万元。

四川菊乐方面表示,自2017年4月起,快健商务调整产品结构,已经停止向公司采购产品,该项关联交易预计不会发生。

然而,花朵财经2019年8月7日在“快健康”APP上仍然看到大量“菊乐”奶制品在平台上销售。

这里面的疑问是,如果快健商务因产品结构调整不再向四川菊乐采购乳制品。那么,快健康APP上的菊乐产品是从哪里采购的?四川菊乐是否涉嫌虚假陈述?

这或许就需要四川菊乐来解释了。

种种疑问之下,四川菊乐二次冲刺上市,能否成功?花朵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