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化智联为什么会成为城市发展加速器
财经

传化智联为什么会成为城市发展加速器

2019年08月09日 14:35:47
来源:凤凰网商业

“再没有比胶州更好的区位优势了。” 传化智联山东大区总经理李胜说。这段时间,位于上合示范区胶州核心区的传化青岛公路港正加紧启动一带一路多式联运。这个贡献了青岛公路干线物流服务业增加值一半以上份额的物流平台,已经正式改名中国传化(上合)国际物流港。

为什么说青岛发展看胶州?长期以来,胶州被视为青岛发展的外围地带。7月24日,随着中央深改委确立青岛建设上合示范区的落地,青岛口岸将依托青岛口岸多式联运,打造成为上合组织内陆国家面向日韩和亚太市场的出海口。

国家方面对于上合示范区的这个定位,意味着胶州将成为中亚到东南亚及日韩国际贸易大通道的枢纽,这个历史性机遇,也注定了胶州的崛起。那么,被新一轮大机遇砸中,成为上合示范区核心区的胶州,未来会成为比肩郑州重庆西安的物流枢纽,进而带动青岛突破吗?

胶州王牌:海陆空铁集中于胶州15分钟交通圈

上周,李胜和中铁联集集装箱青岛中心站洽谈了公铁联运,对接中亚、中欧班列,后者是山东境内唯一的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之后和青岛港接洽,商讨进口美国牛饲料如何从青岛港直接拉到传化智联公路港进行仓配一体化运作;这一周,李胜还要和胶东机场洽谈针对电子产品等高档货物的公路和航空联运,胶州政府答应配给传化智联青岛公路港一个2000平米中转仓。

上合示范区核心区位于胶州,共有61.1平方公里,包括36.7平方公里的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和24.4平方公里的概念性规划新区。自从7月24日中央深改委确定青岛建设上合示范区的“大礼包”落地后,作为核心区的胶州加快了协调节奏,专门成立了一个以常务副市长挂帅的工作小组负责多式联运工作。

胶州一带一路多式联运的启动,成为胶州起飞的关键

近期,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已经是两次来山东,一次会见山东省省长龚正、一次会见胶州市委书记孙永红。传化智联青岛公路港被定位为传化的北方中心,徐冠巨两次来山东,就是想趁着上合示范区这个巨大政策红利落地,加快建设青岛北方枢纽基地。

目前,传化智联在山东有11个公路港,位于胶州的青岛公路港目前是传化在全国布局的100多个公路港中面积最大的公路港。“如果检验检疫、海关、保税、商业这些链条能够打通,多式联运优势一旦发动起来,胶州这个枢纽未来发展前景一点不逊于重庆、西安、郑州。“李胜说。

上述这几个中西部中心城市都是内陆港,而胶州枢纽比它们多了一个青岛港。

2019年上半年,青岛港吞吐量居全国第五,“港口如果和公路、铁路联运,这是青岛很大的一个优势。”李胜说。

目前,青岛的海陆空铁枢纽全部聚集在胶州15分钟交通圈内,这也是胶州湾腹地最开阔的地区,这里距离青岛港所在的黄岛只有15公里,青岛的铁路中心站场也在胶州。

而胶州未来最大的王牌青岛胶东国际机场位于胶州市中心东北11公里,在胶济铁路和胶济客运专线之间。胶东国际机场一期年旅客吞吐量3800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44万吨,全部竣工后年旅客吞吐量6000万人次,年邮货吞吐量110万吨,这个体量相当于2018年全国第三大机场广州白云机场吞吐量。

未来,全长约60公里的青岛地铁8号线将串联起青岛主城区、红岛和胶州市,连接起胶州北站、胶东国际机场、红岛站和青岛北站这些重要节点。

峰会效应

“示范区建设将依托青岛口岸多式联运功能优势,打造上合组织内陆国家面向日韩和亚太市场的出海口。”这是国家方面对于上合示范区的定位。这样一个定位,决定了它未来整体发挥的价值。

目前,胶州产业新区已经是青岛固定投资的热点区域,已签约的上合组织特色小镇、中俄乌青岛国际创新科技园都是百亿级大项目。上合示范区已开工项目17个,总投资约130亿元,中外运(上合)智慧物流产业园总投资20亿,主要面向上合组织国家开展大宗商品交易、期货交割、综合物流、互联网+集装箱、冷链、跨境电商等业务,228家贸易企业也已聚集到上合示范区,京东、苏宁的跨境电商、物流园区项目也被吸引过来了。

2018年7月,济南铁路局投资50亿元建设的济铁物流园正式开园。随后,位于胶州湾国际物流园的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整合了济铁物流园、青岛港、中铁集装箱青岛中心站和中铁多联四方资源,目前,多式联运中心营业大厅已开始启用,胶州湾国际物流园区内正在建设胶州湾保税物流中心(B型),而胶东国际机场5公里处的青岛胶东临空经济示范区正在建设综保区。

而传化智联这家最先在胶州“插上一脚”的浙江民企,已尝到财富拓荒者的甜头。

胶州市是胶州湾畔地域面积最大的一个独立区县市

2014年,总投资50亿的传化智联青岛公路港落户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这个国家级开发区引进的第一家企业。当时这里还是一片盐碱地。这一年,青岛设立西海岸新区,大黄岛版图下,原胶南片区迅猛发展。

2016年6月传化智联青岛公路港正式运营时,胶东国际机场开建,青岛开始向北扩张。到2019年,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已经聚集了普洛斯,京东、海尔日日顺、联通等企业,形成了一个物流集散片区,清华大学也将物流研究院落户在了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今年,传化智联青岛公路港平台上客户营业额预计到100亿,作为胶州总部经济的一员,这家平台预计今年将给胶州贡献8亿税收。随着企业进驻,整个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土地被盘活。2014年,传化智联落地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时,拿到8万元/亩的工业用地,20万元/亩的商业、住宅、金融配套区用地。现在,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商业用地已经涨到50万元/亩-60万元/亩,住宅用地在400万元-500万元/亩。

2016年,胶州房价均价在5000元左右,青岛上合峰会后,胶州房价最高涨至猛涨至目前的11000元。峰会效应不光体现在房价上。2018年,胶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在全国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排名飙升了65位(全国排名第66位),在2019年赛迪全国百强县排名中,胶州一跃排名全国第12位,山东第2位。

胶州枢纽的核心价值

2016年,胶州确立了要培育、打造三条千亿级产业链,一是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链,二是现代服务业产业链,三是依托胶东机场和国家级欧亚经贸产业园,打造航空航天和汽车制造产业链。到目前为止,在现代服务业产业链上,已经汇集了中外运、中集、传化、有住网、普洛斯这样的物流龙头企业。在上合示范区的运作模式中,则物流先行放在第一步。

为什么是物流先行?

李胜分析说,传统投资比如开设工业园区,投资很大,有风险,进度慢,而商贸物流作为吸附财富的快速通道,如果迅速把运力资源整合起来,能快速聚集起强大的商流、人流、信息流、资金流,见效最快。

从2019年上半年青岛经济半年报看,所有数据中外贸最为亮眼,货物进出口增长17.2%,高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的13.4%,上合示范区已经成为青岛外贸的“加速器”,这是青岛经济保持增速的主要驱动力。

国家层面对上合示范区的定位是,示范区建设将依托青岛口岸多式联运功能优势,打造上合组织内陆国家面向亚太市场的出海口。

胶州枢纽连通起中亚国家至日韩、东南亚国家的国际大通道

“打造一条物流国际大通道,打通日韩、东南亚和俄罗斯、中亚地区的大通道,这是胶州枢纽的核心价值。”传化青岛公路港业务总监张全文说。

张全文在物流行业干了多年,曾操盘过临沂和西安“长安号”中欧班列。在他看来,临沂绝对是山东乃至整个北方商贸物流集散的内陆中枢,它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30%的运价,覆盖全国1800个县级以上城市的2000多条公路配载专线,成为全国的物流洼地;而在国际通道枢纽上,胶州区位优势最为显著。

2018年7月26日,济南铁路局集团公司以胶州火车站、山东济铁胶州物流园、中铁联集集装箱青岛中心站为主体,整合海关、港口等资源,成立了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实行“一口价对外、一站式服务、一体化招商”。 2018年,这个多式联运中心的中欧班列(含中亚班列)到发402列,占全省的81%。青岛给予过境班列3000元/货柜的补贴。

欧亚班列“齐鲁号”从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驶出

目前,从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开行国内外班列16条,其中6条国际班列,2条回程班列。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正在推动中亚棉纱、中欧板材、纸浆班列等欧亚回程班列的开行,2019年第一季度筹备增开哈萨克斯坦锌合金、铬铁合金回程班列,以解决中亚班列空箱返回问题,还筹备增开白俄罗斯明斯克方向的中欧班列。

政府“店小二”角色和挖掘改革“试验田”

从国内情况看,随着中欧班列爆发式增长,班列开行量成了变相拼财力,导致区位优势干不过补贴这一现象出现。齐鲁晚报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年底,全国59个城市开行中欧班列,运行线路65条,累计开行达1.3万列,其中山东省欧亚班列到发496列。

全国中欧班列(含中亚班列)开行方面,成都、重庆、西安、郑州、武汉这五座城市是绝对的主力,其中西安、重庆、郑州三地的中欧班列补贴力度最大,郑州一个集装箱补贴在1万元,西安更高。2018年,陕西省和西安市两级政府给予“长安号”补贴,“长安号”一跃成为开行最多的中欧班列,而货源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地,包括浙江、广东的货源都被吸引到西安集散。

现在,国家“点名”青岛了,如何撬动胶东枢纽的杠杆效应?在于政府如何扮演好“店小二”角色,如何把上合示范区这块改革“试验田”的政策红利发挥到极致。

在传化重庆公路港,这家浙江民企已经尝到多式联运的甜头

重庆渝新欧中欧班列是全国标杆,传化做为承运商,通过渝新欧专线把来自白俄罗斯明斯克的奶粉、面粉、牛肉运到重庆再往全国各地分拨,去年一个单位运价从20多美金降到17美金;通关速度从3天缩短到1天。客户下单到见到货品要60天,现在只需要25天。重庆市政府出面,还帮助传化打通了白俄罗斯农业部的关系,从白俄罗斯进口农产品。

“政府发挥政策优势、资金扶植优势,通过协调各个部门,使效率得到很大提升;剩下的事,交给海港、铁路、公路相关企业去做。”张全兴说,政府统筹,政企协同作战,而成都、重庆、西安、郑州作为交通枢纽的快速崛起,和资源相对集中有莫大关系。

以成都为例,今年上半年国内主要城市GDP排行中,成都名义增速高达12.1%,位居榜首,成都首位度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排名靠前,资源高度集中促进了成都快速发展。

就物流而言,整个四川的物流集散,包括公路、铁路运输枢纽、跨境电商等都在成都,成都的国际多式联运及商贸物流中心都集中在成都青白江区域,四川省对于物流行业的扶植政策也都集中在成都,“重点打造几个大项目,就把成都这个枢纽做起来了。”李胜说。

现在,在传化成都公路港,这个聚集了大西南85%以上货源信息的巨大枢纽,成为西南地区链接“一带一路”南下大通道的发动机,它直通东南亚昆曼大通道,使中国的西南地区一下从开放的末梢变成前沿阵地。

青岛物流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山东现存的一个问题就是资源分散,跨境电商、中欧班列分散各地,青岛、济南、淄博、青州、临沂都在搞中欧班列。如何出台相关政策,把全国各地的货物通过“毛细血管”汇集到胶州,走这个国际大通道,打造一个国际物流集散洼地,这是胶州的当务之急。

对比成都的快速发展,山东必须打造一个交通、商贸、金融的核心枢纽,拥有从上下两头吸附财富流量的能力,对此,山东各界应达成共识,对全省物流业的发展形成一个总体规划,进行资源整合,将龙头企业扶植起立,以此带动交通枢纽的快速崛起。

另一方面,如何充分用上合示范区这块“试验田”的政策红利,也考验当地官员智慧。在青岛市提出的“学深圳,赶深圳”中,胶州上合示范区对标的是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注意到,有关一带一路,国家在全国画了多个圈,意图通过更加开放的政策,激活当地经济。比如中哈连云港物流合作基地,享有海关特殊监管政策和哈铁快运公司在中国的集装箱业务代理权。办理铁路出口或过境业务,只需要“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随着保税仓库的投入使用,有效带动日韩汽车配件、电子产品、板材、大件设备、矿产品货源选择从连云港过境中转到中亚。

2003年,中哈两国领导人商定在霍尔果斯口岸中哈边境设立总面积5.28平方公里的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中哈合作区),这是世界首个跨境自由贸易区,也是全国首个境内关外的跨境人民币创新金融业务实验区,享有比深圳前海、上海自由贸易区更为优惠金融开放政策。去年青岛上合峰会期间,现场直播了中哈合作区坚戈现钞跨境调运这项金融创新业务。中哈两国通过开展本币结算合作,有效地降低了汇率成本,减少美元等国际货币大幅波动带来的汇率风险,这也是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的内容之一。

目前,上合示范区已实现进出口10.8亿美元,成立了100亿的上合一号基金。未来,在上合示范区这个“试验田”,能否争取到在海关监管、资金跨境流动、人员往来等方面先行先试政策,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形势下,这对保持青岛外贸稳定增长具有重大意义。

(免责声明: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