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石油股价距历史低位仅9分钱!年内跌去1800亿 机构减持

中国石油股价距历史低位仅9分钱!年内跌去1800亿 机构减持

2019年08月14日 07:17:58
来源:证券时报

近段时间,中国石油(601857)股价逼近历史最低位,“跌掉1个苹果2.5个腾讯6个茅台”,这家上市即巅峰的巨无霸仅差9分钱便要跌破历史低位。在其下跌中有大股东变相减持、机构撤退的身影,对于引人注意的基金大比例减持,接近相关基金的人士称:“属于正常建仓期跟随指数的调整。”

伴随着中国石油股价的下跌,随之下降明显的还有中国石油在各大指数中的权重变化,曾经“中石油涨一毛钱,大盘大约涨6个点”的神话早已一去不复返。但透过时间线拉长的权重变化,记者也清晰的看到一股“此消彼长”的力量。

逼近历史最低位▲▲▲

近一个月,中国石油股价节节下跌。8月13日,中国石油收盘价定格在6.14元/股,当日股价一度低至6.13元/股,距2013年6月15日最低点6.04元/股(复权后),仅差9分钱。

上市即巅峰,是中国石油留给投资者的深刻记忆。

2007年11月5日,中国石油回归A股。公司首日开盘价(48.60元/股)即历史最高价。此后,除牛市期间跟随性上涨外,中国石油其余时间总体均为横盘整理或震荡下行状态。公司上市后累计跌幅已超过80%。

2019年以来,中国石油下跌约13%,市值跌去约1800多亿元,表现远逊于大盘。

基本面上,中国石油的上半年成绩单要到8月30日揭晓。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5910亿元,同比增长8.9%,实现净利润102.5亿元,同比增长1%,基本符合预期。

“还是因为油价低吧,而且公司市盈率还是很高”在一位长期跟踪石化行业的分析师看来,中国石油的下跌并不意外。“现在需求没那么好,中国石油的资源储量价值是下降的,因为他的油田开采成本在上升”。

从股东方面看,上半年以基金公司为主体的机构投资者大幅撤出。2019年上半年末,作为最重要的市场参与主体之一,基金仅持有中国石油1.58亿股,为公司上市以来的基金持股数最低水平。并且,这一数据仅为2018年末基金持股数(14.41亿股)的11%。

另外,中国石油控股股东中国石油集团被指借道认购ETF“变相减持”。2019年5月10日,中国石油集团将持有的4.13亿股公司股份,换购市值对应的工银沪深300ETF份额,认购总金额30亿元。中国石油集团承诺,自“工银沪深300ETF”成立后90天内,不减持使用公司股票认购获得的基金份额。

2018年10月12日,中国石油集团以合计11.33亿股A股股份分别认购博时基金、华夏基金和银华基金发行的央企结构调整ETF。相关股份划转手续完成后,中国石油集团持有中国石油股份比例从去年三季度末的81.49%降至80.87%。而中国石油集团去年10月的这波“变相减持”在今年上半年已经显现。

减持因建仓期调整▲▲▲

记者注意到博时基金、华夏基金、银华基金三家基金公司今年上半年减持中国石油幅度均较大。而这三家基金公司正是2018年10月份时中国石油集团换购ETF的三家基金公司。其中博时央调ETF还在2018年年报中新进入中国石油前十大股东之列,只是在一季报中便消失不见。

据了解,上述三家公司的央调ETF产品为去年10月份时发行的跟随央企调整指数的基金产品,分别是博时央企结构调整ETF ( 512960 )、华夏央企结构调整ETF ( 512950 )、银华央企结构调整ETF ( 159959 ),今年以来三只ETF产品中国石油占基金净值比均有较大幅度变化。

华夏央调ETF重仓股票显示,2018年四季报时持有中国石油约3.57亿股,为第一大重仓股票,占其基金净值比的17.55%;但到2019年一季度时,该基金持有中国石油股份数量变为约2.11亿股,占其基金净值比的9.41%,中国石油仍为该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而到了2019年中,中国石油已经退居到该基金重仓股的第七位,持股数量仅为6473万股,占其基金净值比的2.84%。也就是说华夏央调ETF在半年之内减持了2.9亿股中国石油股票。

同样,博时央调ETF、银华央调ETF在2018年末时均大比例持有中国石油股票,分别持股4.99亿股和2.14亿股,占其基金净值比的15.60%、22.12%。今年上半年银华央调ETF减持中国石油约1.7亿股,截至2019年6月末,中国石油占其基金净值比仅为4.8%;在博时央调ETF持股中,中国石油已经退出其前十大重仓股,其准确减持中国石油数量无法的得知,不过仅一季度博时央调ETF便减持中国石油约2.74亿股,截至2019年6月末,中国石油占其基金净值比已低于2.83%。

记者就此事进行了采访,接近相关基金的人士张文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相关基金是去年10月份时成立的,当时中国石油换购比例较大,初始占比较高,但这样是不符合跟踪指数产品规则的。根据基金合同规定,相关基金设立后会有6个月的建仓期,跟踪指数的基金产品,在建仓期内会一直进行相关权重的调整,相关股票权重会越来越靠近指数标的权重,“6个月之内只要调整到权重一致就可以了。”

对于上述现象,熟悉指数基金的相关韩梅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央调基金2019年上半年全部属于建仓期,2018年年报时持仓权重和指数中个股权重有一定偏差的,但到2019年中报时已经与指数权重相当。”并表示建仓期的权重变化是一种正常现象。另外,记者注意到,在上述三家央调ETF中,除了中国石油,还有中国中车、中国中铁等央企个股也存在类似情况。

根据指数编制方案,央企结构调整指数样本股是从国务院国资委及其下属央企集团实际控股的所有上市公司中,分别将属于国民经济重要领域、战略新兴产业、科技创新行业,符合央企兼并重组方向,以及归属于央企改革试点集团的上市公司的股票作为待选样本。根据待选样本市值规模、股东权益回报、红利支付水平、科创投入程度、国际业务发展情况进行综合评估,最后选取代表性的100家公司。指数采用自由流通市值加权,分别设置3%的个股上限和10%的行业权重上限。

8月12日该指数权重数据显示,海康威视、中国国旅、中国重工、保利地产等个股权重较高分别为3.57%、3.44%、3.33%、3.20%,剩余个股权重均低于3%,其中中国石油权重排名第11为2.66%。综合上述三家跟踪指数基金情况,2019年中报中三家指数基金个股权重与央企结构调整指数中个股权情况已经趋于相当。以博时央调ETF为例,该基金权重排名前四位的个股分别为中国国旅、海康威视、中国重工、中国神华,权重分别为3.47%、3.14%、3.08%、3.02%。

权重变化对股价影响不大▲▲▲

虽然是刚推出不久的指数,但在央企结构调整指数成分股中,中国石油权重却在一直称下降趋势,由最初的2.96下降到8月13日的约2.66。另外,记者注意到中国石油各主要指数中的权重均成下降走势,特别是在上证综指中尤为明显,中国石油权重由上市之初的23.48(2007年11月19日)下降到8月13日的3.20,已经低于工商银行、贵州茅台、农业银行等;在沪深300中,中国石油权重由上市之初的1.89下降到8月13日的约0.42。

众所周知,中国石油作为A股公司的巨无霸,其在不少指数中均有着重要地位,而每一个指数背后也都有数量不等的基金产品。指数中权重的下降将对个股有多大影响?

上述熟悉指数基金的韩梅介绍,指数基金对于个股资金面的影响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指数基金自身份额变化,申购增多时资金也会按照指数权重相当的比例流入个股,在个股权重变低的情况下,只是流入该股的资金比例变小而已;另外一种情况是当成分股被调出指数时,基金配置上会随之调仓。“如果指数基金份额不变的话就不会有影响。”

深圳某基金经理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指数基金会依据个股的权重调整来调仓位,但指数大部分都是市值加权的,个股权重变化非常小,基本只有剔除时,才是相对较大的变化。”

对于中国石油权重的下降,韩梅表示:“主要和公司的股价下跌和分母扩大有关。”具体她介绍到,上证综指是以总市值加权得到权重,中国石油上市便是股价最高之时,市值由上市初(2007年11月5日)7万多亿下降到现在的1万多亿,另一方面上证综指成分股数量由原来的900家增加到现在的超1500家,“分子缩小的同时分母变大,权重自然变低。在沪深300等其他成分股中,由于权重采取自由流通市值加权计算,中国石油初始权重并未有太大,但基于同样的原理,其权重也在逐步降低。”

上述深圳基金经理称:“未来中国石油的权重还会进一步降低,因为对于大部分指数规则来看,市值的大小确定了权重大小。股价上不去,自然权重不会上升。时至目前,即使中国石油的股票价格已经很低了,但对应的市盈率仍然高达27倍左右,而TTM市盈率则为22倍左右,对标海外成熟上市公司埃克森美孚等上市公司,不具有估值上的优势。”

“此消彼长”的力量▲▲▲

在这种时间线拉长的变化中,记者也注意到“分母变大”除了成分股数量变多原因外,还有一种此消彼长的力量存在。

在中国石油等一批传统产业个股权重下降的同时,像海康威视、隆基股份、方大炭素等个股的权重却在逐渐上升之中。

以上证综指中的方大炭素、隆基股份为例。方大炭素在2008年初时其在上证综指中的权重仅为0.0215,但到了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权重已变更为0.0897,权重增长了3.17倍;而隆基股份在其上市后不久的2012年中时,在上证综指的权重仅为0.0307,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权重为0.2865,权重增长了8.33倍。沪深300中,海康威视在其上市不久的2011年中时权重为0.07,今年8月13日其最新权重为0.9308,权重增长约12.3倍。

“这些企业权重变化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经济发展趋势和预期”,韩梅表示:“指数权重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经济发展方向,跟国家经济结构调整也具有一定相关性,一些新兴产业在国家产业中的占比提升,个股在指数中的权重自然上升,传统行业在国家供给侧改革过程中占比逐步降低。另外,资本市场对新兴产业的发展预期肯定是优于传统产业的,这也会使他们的估值高于传统产业。”

隆基股份正是得益于近几年光伏产业的快速发展,公司专注于单晶硅棒、硅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单晶硅光伏产品制造商。2012年4月份上市以来,公司股价已经累计上涨幅度已超10倍。

海康威视则是基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特别是公司在注重传统安防业务的同时,加快技术创新,逐步实现智能物联网与信息网之间的数据交互,成为国内安防行业领跑者。公司股价自2010年上半年上市以来涨幅近8倍。

想当初,中国石油曾是A股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市值过万亿美元的股票,但在新经济、新产业不断发展的浪潮中,其绝对市值缩水超过7万亿元。

一份深100指数变化的研究中也指出:行业变迁背后是经济社会发展模式的演进。从深100指数成份股所在行业近十年来的权重占比变化,可以明显看到传统行业下降、新兴行业上升的趋势。原材料、金融地产、工业、能源等行业所占权重明显下降,而可选消费、信息技术、医药卫生等行业所占权重一路上升。虽然在2009年四万亿投资和2015年供给侧改革期间有所反弹,但整体趋势不变。

千亿市值股阵容更新▲▲▲

市值变化,传导着市场的真实波动,也一定程度上传导着经济律动,这在A股千亿市值公司的变化上也能窥知一二。

今年以来,A股千亿市值股阵容更新。截至8月13日,市值超千亿公司共计77家,较2018年末的59家有所扩容。其中,市值逾万亿的“金字塔尖”公司有6家,超3000亿的“第一梯队”公司达21家。

其中,工商银行以1.87万亿元的市值居首。国有四大行中,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也在万亿线以上,市值分别达1.3万亿元、1.18万亿元,排名A股第三、第五。

中国平安今年陆续启动超大手笔回购计划,刺激公司股价迭创新高,其年内市值增幅超过4000亿元,现已约1.5万亿元,仅次于工商银行。

贵州茅台、五粮液两只高端白酒股今年表现亮眼。前者市值再破万亿元,后者今年重返3000亿元以上。

在收入、利润的高基数背景下,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白酒龙头今年延续业绩高增长趋势,一季度净利增幅均超过30%。

2019年3月4日, 贵州茅台市值时隔9个月再度突破万亿关口。7月1日,贵州茅台登上千元股宝座。近期,该股稍有回调,但目前市值仍高达约1.2万亿元,位居A股第四。

五粮液今年以来涨幅达136%,现股价在历史高位震荡,其市值也从去年末的近2000亿元飙升至现在的4500多亿元。

家电龙头格力电器近几年市值一路向上,并于今年站上了3000亿元。老对手美的集团亦表现不俗,目前市值约3500亿元,仍对格力电器保持市值优势。

前述市值增幅较大的个股基本都是基金经理的“心头好”。基金2019年二季报显示,前十大重仓股分别为中国平安、贵州茅台、五粮液、格力电器、伊利股份、美的集团、招商银行、泸州老窖、立讯精密和长春高新。这也反映出基金公司对大消费、大金融领域的偏好。 

而从近几年千亿市值股阵容的变动情况看,一批消费股、科技股龙头市值跃升较快。除了前述白酒、家电等龙头外,海天味业、中国国旅、海康威视、恒瑞医药等个股近两年市值增速也比较快。相较之下,近年来,中国铝业、中国中冶等部分周期股市值下滑较多。此外,部分行业因持续处于低潮期,龙头股市值缩水较多。如传媒业的万达电影、分众传媒,已从曾经的千亿市值跌落。

今年以来,又有多家公司跃升至千亿市值级别,比如牧原股份、泸州老窖、立讯精密等。

值得一提的是,7月22日登陆科创板的中国通号,上市首日市值便突破千亿元,成为科创板首只千亿市值股。

在这种变化中也不排除一些千亿市值公司变化的“黑天鹅”因素。因董事长王振华被刑拘,新城控股自7月4日起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迄今股价累计下跌逾四成,最新市值约540亿元,蒸发逾400亿元。今年4月,新城控股市值一度站上千亿元。

又如此前知名千亿白马股ST康美,去年底,证监会在日常监管中发现,ST康美财务报告真实性存疑,涉嫌虚假陈述等违法违规,当即立案调查。现已初步查明其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而自今年4月底财务造假坐实以来,ST康美便开启暴跌模式,现市值仅约151亿元。

(注:文中张文、韩梅等人士为应采访者要求化名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