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何超琼:港澳发展要融入国家大计

独家 |何超琼:港澳发展要融入国家大计

2019年08月19日 08:23:50
来源:《封面》

凤凰网财经《封面》栏目|出品 文|易典

在中国互联网上,何超琼是一个“符号”。

信德集团行政主席、美高梅中国主席、香港妇联主席,她是被称作“顶级白富美”的澳门“赌王” 何鸿燊千金,也是执掌百亿帝国的港澳巾帼力量。她的家族、事业、爱情、婚姻,一举一动似乎都在聚光灯下被无限放大。

论语有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何超琼今年57岁,站在“知天命”和“耳顺”之间,言谈之间更加大气敞亮,对于一些尖锐问题也更加包容。作为财经界的名人,她曾接受了不少媒体采访,但这一次,我们坐在何超琼对面,不想再讨论赌王家族争产、事业上的起起落落、爱情婚姻的成败得失。我们希望能忘记她外在的光鲜“符号”,真正走入她的内心世界。我们谈论 “大时代”,听她高屋建瓴的畅谈香港与澳门的发展,以及“一带一路”的实现;我们也聊“小情绪”,听她娓娓道来,身为女性该如何与大众偏见和谐相处,如何看待被贴上“女强人”标签,如何面对老去的年龄。

两个多小时的对话,我们见证了她的商业思维与杀伐果断,也见识到她的脆弱与温柔。

更多内容,请点击这里关注

01

“香港的优势全球独有”

对何超琼来说,香港是她的“福地”。虽然出生在澳门,身为(香港)信德集团有限公司行政主席兼董事总经理,她事业的重心已有相当一部分放在香港。

香港成就了她,见证了她超越父亲,问鼎“香港女首富”的高光时刻。2011年,美高梅中国在港挂牌上市,按首日收报价计算,其董事长何超琼身家达36.34亿美元,已超过其父赌王何鸿燊。2013年何超琼跻身《福布斯》香港50位富豪榜,排名第十一位,净资产39个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香港女首富,排名前十位的富豪皆为男性。

在香江上流社会沉浮数十载,对于香港的过去未来,发展中的优势和劣势,何超琼如何评价?同为中国两大特别行政区,澳门是她的出生地也是“赌王”家族的发家之地,澳门和香港比又有何特色?

何超琼:香港大家都知道,已经是物流的一个重要港口,不单单是它已经有非常成熟的一些设备,最主要的是它是一个自由贸易港,所以税项以及很多法规方面跟国际已经完全接轨,而且行之有效了很多年。香港有很多非常好的国际一流的律师事务所,会议计师事务所以及专业服务机构,这使得很多订单即使最终不一定直接进入香港,但是也会经由香港的服务进入全中国。

至于金融方面更不用说了,香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而且也是一个非常蓬勃的融资平台,尤其是经由港交所,香港已经逐步跟很多城市建立了双边的对等的交易模式,这是全球独有的,所以经由香港其实也能够把很多的项目做到更有利的融资,以及向各个不同的市场去推广。所以香港确实是有他种种的,作为所谓的“超级联系人”的这种特别关系。

澳门,当然体量没有香港那么大。但是澳门也有他的(优势),有着跟葡语系国家长远合作的一些现成的关系,可以(使得业务更方便)进入一些葡语系国家,澳门也懂得他们的法规、法律,有非常良好的合作基础。最近因为澳门要打造成为一个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我们也着力于搭建我们自己的旅游网络平台,我在八年前已经推行了世界旅游经济论坛,这个论坛可以把行业界以及整个旅游产业的各种参与者在澳门连接起来,把澳门变成一个门户,一个平台,推进更多中国相关旅游发展的一些讯息。

02

“澳门有诚意也有能力跟着国家大政策走”

从香港谈到澳门,何超琼的谈兴更浓。澳门是她的家乡,也是“赌王”何鸿燊的发家之地。同为中国两大特别行政区,香港与澳门又各有不同。相比香港的“国际大都市”地位,澳门更有特色,凭借“博彩业”发家致富,回归祖国二十年来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封面》:今年是澳门回归祖国20周年,您对澳门在推动自身的多元化,以及以自己的所长服务国家所需方面,有什么样的展望?

何超琼:我认为澳门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回归20年来,我们的发展,我们的改变,我们的开放程度有目共睹。无论是在基础建设方面,还是在我们的旅游制度、旅游资源、旅游产品的完善,以及我们的服务水平来说,应该说全球都没有见到这种成果。所以我认为澳门应该继续走在这条路上,这几年大家都在谈,澳门要把其他的旅游产业都带进来,而且也需要发挥我们在大湾区的独有的位置这个优势。所以我认为(澳门的发展)是跟“一带一路”这个倡议的精神以及目标非常相符地,所我们怎么能够继续打造我们的平台效应,怎么可以围绕中华文化历史艺术,更多地跟海外互动以及交流,我认为在这几方面,澳门应该可以深化,而且更具体地去做一些工作。

《封面》:如果说澳门下一个20年对国家的政策有期许的话,您希望国家政策聚焦在哪个方面?

何超琼:我希望国家应该对于我们(澳门)有更大的信任,也看得出我们是非常有这种诚意,而且是有能力去跟国家的发展大政策走。我们既然已经形成一个大湾区的概念,我们就应该思考,怎么可以把资源共享,怎么可以建立一些一程多站,怎么可以共同地去推广大湾区这个地区,我们共同享有岭南地带的一种独有的文化。我们应该集合我们的力量,共同地去推广。

《封面》:但是大家也在关心,随着澳门经营的多元化, “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这样的平台,会引入更多的内地的资本甚至全球的资本,那对于何家来说是不是一个冲击,会不会有这样的担心?

何超琼:如果是说有冲击,这个冲击在二十年前不就发生了吗?二十年前,我们当时真的不知道,有那么多不同的企业对澳门有这么大的兴趣,以及真的来了以后,为澳门的发展带来这么大的收益。就像我们20年来证明的,(内地和海外资本地引入)带来的不仅仅是竞争,一个良性的竞争会成为澳门发展的推动力。

现在是怎么用上这个澳门的优势,能够再往外去找来更多的机会,不一定是在海外地区,甚至是在大湾区里面,我们如何把澳门的实战经验与成功再重复。第一站应该是横琴,因为他是我们最近的一个临近地,也是协定成为支持澳门发展的一个新区。

03

“至少要投入30%在‘一带一路’项目上”

如果没有中国内地的强大支撑,香港只是一个孤悬海外的岛屿。香港要突破局限求发展,就需要更好融入国家大计。“一带一路”是不可多得的契机,商业嗅觉灵敏的何超琼,已经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把商业版图向更范围延伸。

《封面》:我们都非常关注 “一带一路”倡议,我们也很关心像信德集团这样的领军企业,作为港澳企业以及整个港澳地区的代表者,是如何来看待和参与 “一带一路”的推进的?

何超琼:从2013年“一带一路”的倡议正式面市以后,其实我们大家都非常兴奋,对于我们港澳企业来说,如何确定我们未来发展的蓝图,更重要的是如何把我们香港跟澳门的这个定位或优势发挥出来,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用这几年时间,也做了一些研调跟部署。

我认为“一带一路”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成熟的阶段。因为从前在基础建设这种大型的大规模合作方面,民营企业其实很难有实际落地或者更深入地参与。但是以后,我认为,这些项目是可以允许更多企业间地相互合作,不会永远停留于去做基础建设,我们还要去探讨在应用方面,以及商业模式方面的合作。我们可以应用我们企业的力量,借由香港这个已经非常成熟的国际金融、航运、经贸的优势,把各种项目一一落实。我们其实在过去几年,已经在新加坡和其他亚洲地区以旅游作为我们的主干产业开展了一些项目。

所以率先来说,我们也逐步地在一些海外地区建设一个连锁品牌酒店项目,在台湾已经有一家,新加坡已经有一家,慢慢我们也希望在 “一带一路”沿线的其他地方找到机会。

《封面》:您的意思是把投资加上应对内地游客的经验打包,然后向外来推广?

何超琼:是的。

《封面》:您刚才也讲到了,其实 “一带一路”对于中国的文化向外推广是一个很好的路径,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国确实在跟对外接轨方面还有一些经验是需要学习的,您觉得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还应该在哪些方面继续加强,能够真正担得起世界领导者的地位?

何超琼:中国已经很快就是全球最大的一个经济体了,而且我们已经是成为全球购买及消费最大市场,所以其实他们更应该来了解我们中国的需求,同样,我们也应该多了解我们将来的合作伙伴、盟友、近邻,去思考与他们如何建立更良好地互动。

所以过去几年我们已经走访过欧盟,也去过16个中东欧洲国家和南美洲的4个国家,包括今年的阿根廷跟巴西。所以其实我们可以更多用上民间的力量,尤其是我们女性,代表中国的半边天。现在我们到处在全球跑,人家也是特别欢迎,他们觉得我们中国的女性是很独有的,包括我们的温柔和我们的亲和力,不一定都是谈生意,我们(中国女性)同时也有视野,也真的非常关注社会福利,以及其他国家的文化、艺术,能够(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伙伴)成为长远的朋友,将来我们的家庭跟家庭也能建交,然后可以延伸到下一代。

一个好的例子,就是前几天我到海外出席活动,除了官方活动以外,他们也邀请我到家里,然后周末的时候带我去购物和喝茶,我们(女性)就是很自然地会有另外一方面的这种交往。

《封面》:如果对您在“一带一路”这个方向上的经营做一张资产负债表,你认为它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何超琼:我认为,对我们这种规模企业来说,起码应该要有30%以上。我们希望在未来十年,每一年要到一个国家或地区去开拓。另外,就是刚才说的,为什么香港、澳门有这种独有的优势,就是我们可以是加入“一带一路”这个团队。因为现在我知道已经逐步有很多的基金或者是债券的模式,所以如果你想搭上这个快车,或者是能够分享这个发展的成果,不一定只用你自己的能力,我们可以找来更多的合作伙伴,投资于一些我们已经见到可能有成绩的领域。

04

谈“女强人”:我们有能力选择不当一个弱者

香港、澳门和“一带一路”国家倡议共同组成了一个恢弘的“大时代”,但在“大时代”中我们也注意到何超琼的一些女性化的“小情绪”。相比男性企业家,她更温柔平和,更注重观察和细节。谈及“一带一路”能帮助中国文化走出时,她温和笑言:“我们中国的女性是很独有的,包括我们的温柔和我们的亲和力。”

在当下的互联网舆论环境中,涉及到女性、“女强人”、事业家庭平衡、爱情婚姻等问题的讨论,常常充满戾气,制造了不少性别矛盾、双方对立。作为一名女性,何超琼对于这些每一位普通女性都会面对的问题怎么看?她有何解决方案?

《封面》:您认为对于女性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何超琼:女性在我们社会是一个特别的群组,我们除了做自己的事业以外,也必然是家庭的核心成员。无论是照顾老人家,照顾幼儿,我们都必定需要多功能,也是需要关心社会,关心家庭。所以我们必定要学习更多的知识,跨越不同的板块,不同的功能,尤其是现代社会,非常容易能够获取资讯以及借鉴经验。

《封面》:我们感觉到现代社会对女性的要求是非常高的,要求我们家庭事业外表都要兼顾。但是当我们提到男人的时候,可能更关注他在事业方面的成绩,您认为这对女性公平吗?

何超琼:其实我认为反过来说,是一种对女性的推动,能够带给我们更多收获。因为我们要更努力,更重视各方面,不只是每天做完自己的工作就圆满了,可能要从早到晚处理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家务和我们的容貌。我认为这当然是给予我们更大的压力,我们要花很多时间,才能面面俱圆,但其实这也是一种锻炼吧。我们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

《封面》:您会希望被别人称作女强人吗?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何超琼:我觉得现在所有的女性,都大概是女强人吧,其实我们每个人,无论你本身是温柔的,还是比较刚烈的,我们都是很强大的。现在女性都知道,我们(与男性)有同等的机会,我们是有能力去选择不当一个弱者的。

《封面》:女性在职场上,可能会有一些性别优势,您觉得女性应该善用这种优势吗?

何超琼:对,男性有他的性别优势,女性也有她的性别优势,我认为这不是竞争,也不是所谓的冲突。大家其实就是能够各自用上我们最有优势的地方,从而社会就比较和谐了。

《封面》:所以您认为女性在职场上主要的性别优势是什么呢?

何超琼:我认为她们的优势有好几方面。她们比较细心,她们看事务的方式,跟男性有一个区别,这不是优良与否的问题。因为我们从小锻炼,就是必定要照顾其他人,不仅仅是照顾你自己。所以我们无论是做怎么样的岗位,我们看事务比较全面一点。同时我们有些时候比较人性化一点,也会从大方针或者是社会整体的环境去找到解决办法。

我给你一个很好的例案。在我的企业里面,主管人事部的大都是女性。她们看待事物的时候,会顾及到员工的家庭背景及很多其他方面,就是怎么去让员工做工作的时候,也得到公司的一种照料。服务行业也是,我们留意到大量服务供应,包括酒店和会议展览的员工都是女生,就是因为她们在统筹事物的时候,比较细心。

《封面》:您认为婚姻对于女性的幸福来说是必要的吗?

何超琼:我当然认为,婚姻或者说是找来一个好的人生伴侣是重要的。其实现代妇女是很幸运的,从前可能在我的年龄,你必定是根据一种已经既定的程序(来进行),就是你几岁应该已经结婚了,几岁你必定要生孩子了,因为过了以后,可能是会失去这个机会。但是现在因为科技的关系,有很多妇女能够把她的人生用另外一种方法去编排。虽然(婚姻)还是重要,但是其实你自己有更多的选择了。

05

谈年龄:长大原来是一件好事

无论贫富贵贱,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每一个人终将面临“衰老”的问题。在自媒体繁荣的时代,何超琼年轻时的结婚照片传遍网络,被很多网友赞叹:“惊为天人!”

生在钟鸣鼎食之家,头脑聪慧、容貌较好的何超琼也要面临年龄的问题。过了“知天命”之年,她已经不年轻了。她如何面对时间流逝?是否担心衰老?又如何看待大众对她及背后家族的超高关注?聚光灯下的生活愉快吗?

《封面》:作为一个名人,您的生活一直受到很多的关注。面对这种大众对您的评价,您会怎么来看待呢?

何超琼:老实说,年轻的时候还是很在意的,而且有些时候心里面是很不高兴,因为确实可能自己已经花了很大的努力,也是很希望能够办法去纠正一些(外界)对我的误解。

但是现在年纪大了,要照顾、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很多。其实你成熟了以后,已经明白到,你是在社会里面的一分子,但不是最重要的,其实有很多事物在围绕你。你要找来你自己能发挥的(所长),你必须要在社会里面是有贡献的。慢慢人家就会看到你的工作,而不是看到你的面孔,或者是关注你的背景。

所以到了最后,就是以工作,以你的诚意,去希望能够改变人家对你的观感。而且反过来说,也没太多的时间去想了。所以现在做事情比较简单了,我们希望能做到有更多的贡献,然后宁愿是给予其他的女性有更多的机会。

《封面》:所以您刚才提到年龄大了这个问题,您会在意年龄这件事吗?

何超琼:我不会,我认为长大,年龄慢慢逐步的成熟,原来是一件好事,就是解决了很多年轻的时候自己对社会、对自己的不认知,那时候我们对自己的自信还是不足够。现在不是说我所有事务都可以驾驭,但起码我认为我知道我能做什么,什么是应该做的。

《封面》:您认为自己算是一个女性楷模吗?

何超琼:我不敢说是楷模,但是我愿意,如果大家都拿我作为一个启发她们的人物,我愿意多跟大家交流。

06

家族生意不一定需要一个人去接班

采访的最后是“快问快答”环节,没有了前后铺垫,一句话的回答简单直接,也更为坦率。

《封面》:有没有做过最后悔的,最后悔的一笔交易,觉得最让自己觉得失败的,是这种不太光彩的。

何超琼:最的一个,应该是失掉的一些机会,不一定是他输钱的那一个投资。有些时候就是,可能当时还没有这种信心。

《封面》:在什么地方?

何超琼:十几年前,当时我已经是想弄一个,像目前很多线上的旅游交易平台。

《封面》:像携程这样的吗?

何超琼:对。

《封面》:现在如果生意上遇到难题,第一个去找的人是谁?

何超琼:生意上找的,(遇到)难题,我第一个找的,其实永远都是我的股东。

《封面》:能完全走进内心,第一个想找的人是谁呢?

何超琼:内心第一个找的人是谁?

《封面》:就是现在遇到困难,第一个走进你内心,就想找他倾诉一下,哪怕不是要解决方案。

何超琼:这个比较难了,因为我是比较独立的。

《封面》:如果现在考虑到家族生意的传承,您属意的接班人,会是什么样子的?

何超琼:是否真的需要有一个人呢?这个还不一样。我认为现在刚好是,让更多我们的家族成员,有能够加进来,然后大家去学习,怎么可以发挥自己的不同的优势。

《封面》:最后一个问题,现在钱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何超琼:钱对我来说,就是希望能够把资源用得更好。

在两个多小时的采访里,何超琼侃侃而谈,谈及港澳发展与企业发展战略,各种数据顺手拈来。谈及“一带一路”的国家倡议,对宏观政策与发展趋势了如执掌。听其言观其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继承者和成功的女性企业家。

唯独在结尾露出了三秒钟的“破绽”,当主持人问及“遇到困难,想第一个找谁倾诉?”她一改之前的流畅访谈,停顿了三秒钟,才谨慎开口:“这个比较难了,因为我是比较独立的。”这也是整个采访,唯一一次出现明显停顿的地方。

澳门回归20年来蓬勃发展,紧跟国家政策,“一带一路”的开放倡议让更多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成功出海,这是她的“大时代”。

受教育水平全面崛起,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向高位,但在崛起的过程中仍然面临着很多挑战与难题,需要克服孤独与偏见。身为女性楷模,她也有这些“小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