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万亿股权质押下的“暗礁” 哪些证券公司被伤得最惨?

4.4万亿股权质押下的“暗礁” 哪些证券公司被伤得最惨?

2019年08月24日 10:47:00
来源:经济观察报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斌 随着A股市场上市公司“黑天鹅”事件过去一年多频频上演,券商的股票质押回购业务也成为了重灾区。

近期,多家券商陆续公布了2019年中报,曾经给券商带来业绩大幅增长的股权质押业务对部分公司的业绩影响较大,多家券商因而大幅计提资产减值准备,比如,国元证券(002728.SZ)计提减值准备2.24亿元、国海证券(000750.SZ)计提减值准备1.07亿元、东方证券(600958.SH)计提减值准备3.89亿元、西部证券(002673.SZ)计提减值准备3.17亿元……合计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规模约为11.55亿元。

随着2019年A股市场回暖,股票质押总规模和风险规模均大幅下降。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市场质押市值为4.41万亿元,较2018年底的5.58万亿元减少1.17万亿元;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为2.39万亿元,较2018年底的2.8万亿元减少约4000万元。

方正证券策略团队认为,以“展期”、“置换”、“突破质押比例和质押率上限”为核心的质押新规是质押缓释和控制风险的最重要原因。即使上证综指下跌至2497.28点位,质押风险仍不会恶化到2018年底的情况。

爆雷重灾区

曾经,股权质押业务给券商带来了业绩的大幅增长,但时不时曝出风险的个股,导致其股价跌破股权质押的预警线或平仓线,也将一些券商推向“刀口”。

截至8月22日,A股已有12家券商披露2019年中报,其中,国元证券、国海证券、东方证券、西部证券、东北证券5家券商因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踩雷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计提规模约为11.55亿元。

在前述5家券商中,计提金额最高的是东方证券,公司上半年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共计4.45亿元,减少公司上半年净利润3.33亿元。其中,在各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中,以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金额最高,为人3.89亿元。

东方证券公告显示,公司分别踩雷*ST东南(002263.SZ)、*ST刚泰(600687.SH)和*ST大控(600747.SH)3家上市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按照账面价值和预计可收回金额之间的差额,今年上半年分别对其计提减值准备1.77亿元、1.80亿元和6981.58万元。

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对部分券商的业绩形成了巨大的“侵蚀”。以国元证券为例,公司上半年对存在减值迹象的金融资产(含融出资金、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其他债权投资和应收账款等)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准备合计2.56亿元,减少公司当期净利润1.92亿元。其中,公司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2.24亿元。

而国元证券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33亿元。可见,因相继踩雷待购回的标的证券ST华业和ST中孚,国元证券计提减值准备对业绩的“侵蚀”作用明显。

从目前券商披露的上半年度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可以看出,ST股成为券商股票质押回购业务频繁踩雷的重灾区。除了上述已经提及的ST股之外,西部证券分别对乐视网 (300104.SZ)、ST信威(600485.SH)和ST中南(002445.SZ)分别计提减值准备 2.49亿元、6259.20万元和470.40万元;东北证券对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1.18亿元,主要涉及*ST利源(002501.SZ)、恒康医疗(002219.SZ)等质押股票。

事实上,个别券商在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同时,也有小部分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进行了转回。其中,山西证券上半年转回计提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减值准备542.33万元,转回计提约定购回业务减值准备5.92万元;东方证券上半年转回其他股票质押式回购减值准备3789.61万元。

高比例质押公司风险依旧

股票质押虽然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上市公司或股东的融资需求,且具有成本低、效率高、资金来源广、业务发展迅速等优点,但仍存在股市行情、企业经营、股东履约的不确定性。特别是一些质押比例较高的个股,在平仓抛售或被动减持的风险下,可能形成恶性循环。

8月20日晚,大港股份(002077.SZ)发布的公告显示,持股5%以上股东、公司副董事长王刚在海通证券办理的股票质押合约发生违约,海通证券拟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对王刚质押标的证券及其所产生的权益违约处置卖出方式实现其债权,拟处置王刚持有的公司股份66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所持公司股票存在被动减持的风险。

截至公告披露日,王刚持有公司股份数量为5299.4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9.13%。王刚所持有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的数量为5290.36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83%,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9.12%;累计被司法冻结的数量为3139.46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59.24%,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5.41%。

此外,因高比例股票质押,藏格控股(000408.SZ)大股东的资金链已然断裂。今年6月以来,藏格控股第一大股东藏格投资因贷款违约,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遭冻结;今年7月不得不以资抵债偿还对上市公司的债务。

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A股上市公司中,有523家股权质押达到预估平仓线,合计疑似平仓市值为2233亿元。其中,疑似平仓市值超过30亿元的有9家上市公司。世纪华通(002602.SZ)、三安光电(600703.SH)、广汇汽车(600297.SH)疑似平仓市值居前三甲,分别为59.81亿元、53.42亿元和38.93亿元。

质押比例越高,理论上质押风险就越大。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深天地A(000023.SZ)、海航投资(000616.SZ)、大通燃气(000593.SZ)金宇车城(000803.SZ)、创维数字(000810.SZ)、申通快递(002468.SZ)等125家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累计质押数占持股数比例达100%。

整体规模和风险有所缓解

虽然今年上半年“黑天鹅”事件频发,导致部分个股股价跌破股权质押的预警线或平仓线。但总体来看,随着2019年A股市场回暖,以及股票质押新规的出台,股票质押总规模和风险有所缓解。

从质押规模来看,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两市质押股数占总股本的比例 9.13%,较 2018年末的9.71%下降了0.58%;算数平均质押率为14.88%,较2018年末的16.13%下将了1.25%。

股票质押风险方面,W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22日,市场质押市值为4.41万亿元,较2018年底的5.58万亿元减少1.17万亿元;大股东疑似触及平仓市值为2.39万亿元,较2018年底的2.8万亿元减少约4000万元。

方正证券策略团队认为,从2018年底至今,股权质押风险被有效控制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2019年前半年的股市总体是上涨的;2019年1月发布实行的“股权质押新规”,相当于允许股权质押“展期”和“置换”,这也极大程度上缓释了风险;股权质押纾困基金积极驰援;质押融出方对股权质押业务积极整顿。券商、银行等资金融出方经历2018年的惨淡教训后,今年普遍整改股权质押业务,倾向上更加稳健保守,防范再出大的风险事件。

2019年1月18日,沪深交易所发布股票质押新规,核心内容包括两方面:一,“展期”,融入方违约且确需延期以纾解其信用风险时,若累计回购期限已满或将满3年,经交易双方协商一致,延期后累计的回购期限可以超过3年,以存量延期方式缓解融入方还款压力;二,“突破质押率上限等特殊安排”,因新增交易融入资金全部用于偿还违约合约的,可不适用单一融出方及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上限、质押率上限等条款限制。

股票质押风险和市场下跌容易形成恶性循环。近年来,股票质押风险最大的时候发生在2018年底,即市场下探至阶段性低点2440期间。不过,据方正证券策略团队测算,即使上证综指下跌至2497.28点位的时候,质押风险仍不会恶化到2018年底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