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价值投资吧,白马股的底层正在发生转折性变化
财经

忘了价值投资吧,白马股的底层正在发生转折性变化

2019年08月25日 06:51:31
来源:经济观察报

经济观察报 记者 高若瀛 从暴雷、闪崩到跌停,原来众人眼里的白马股们,接连跌入至暗时刻。

恶意财务造假的那些,被资本抛弃当属应有之义,不在讨论范畴。而那些备受资本市场瞩目、被长线投资看好的明星企业,股价短期出现集体性波动,我们究竟该如何理解?

在这些公司业绩说明中,高频词是“业绩增长不达预期”,或许成为资本市场焦虑情绪宣泄的理由,这其中有偶然因素,但背后的必然值得深思。

当全球第四次科技革命浪潮遭遇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时刻,对于投资的含义、对于如何理解公司、对于如何理解企业转型,是时候重新审视原有的判断标准和依据了。

只有当人们意识到,在大转型的动荡时代,企业所有曾经的成功都面临被颠覆,所有影响成功的关键要素都将重新排列组合,回归企业价值的本质,再看白马股集体“失蹄”,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以工业时代产业特征为基础的一切都将被颠覆,面临智能时代的迭代与升级。这也意味着过去的白马股,如果不做出重大变革和转型,都会面临被颠覆的命运。

偶然性

一家公司市值的高与低,往往和情绪有关。

很多时候,对估值的想象决定了投资行为,这同样决定了影响市值的决定因素——价格,充满了情绪性。

短期内,在一系列事件的合力作用下——外部政策环境突变、行业经济不景气、业绩下滑等等,针对一家公司的负面投资情绪就会形成。

尽管具有偶然性,但当所有不利因素集中爆发,白马股也难逃铁律。可纵观绩优股相对更长的生命周期,这或许只是起起伏伏折线中的又一个谷底,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市场的强烈反应,多少折射出所谓关注长线、看重价值投资者的定力,远非想象中的那么牢固。中国资本市场的主场氛围,又一向以投机见长。

面对这样的氛围土壤,业绩集体变脸的白马股,遭遇市场用脚投票的结果,也就不足为奇。

必然性

如果事情真的这么简单,我们还有什么讨论的必要?

我们大可不用担心:从价值层面看,只要公司的“质”是好的;从估值层面看,只要公司的战略路线、所处跑道的预期没有释放重大变化信息,周期性波动过后,市值和估值总会回归理性和应有的水平位。

但事情显然正在发生变化,白马股们面临的挑战,远不止于此。

国际政经环境的变化、全球产业链的重构、中国企业的国际化等都是驱动企业变革的因素;数字化转型的课题,更是所有企业必须面对的挑战。

我们身处的早已不是“稳态”世界:在第四次科技革命的浪潮下,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充满不确定,世界不再是线性的,所有企业正处于“紊态”,是这个时代的典型特征。

即使是股神巴菲特提出的护城河概念,对于很多白马股而言,也已经出现重大变化。拥有一条能在未来若干年内不会受到侵袭的现金流,越来越变得不可能,这也是近期“白马股暴雷”根本性的时代根源。

云集诸多成熟公司的主板市场正在上演的故事是:以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等为代表的中国最核心资产的集体转型。

以身处传统行业的涪陵榨菜为例,半年报业绩失速,并非基本面的崩溃。但是我们要看到,业绩换挡背后,才是值得深思的关键因素。宏观经济的压力是一方面,渠道转型(下沉市场、增设办事处)、管理调整成为必然动作背后,又折射出什么呢?

同样的情况,也正在东阿阿胶身上上演。

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在6月18日的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十几年高速发展带来市场繁荣的同时,也面临外部环境变化,需要时间调整。曾经的“价值回归战略”挑战了对赌市场承压能力的极限,东阿阿胶必须对渠道进行改造,整合营销渠道、开辟新渠道新市场,必要时通过并购进行外延式发展。

说小了是渠道调整,其共同的背景是,中国经济、社会基本面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这是中国第四次科技革命展开的前奏。

即将改变的不仅是商业模式、企业运营的流程、服务用户的方式,进而要改变的是企业组织、人才结构……一切都将改变。

为了应对转型,无论是经济之巅的金融寡头,还是细细耕耘的产业巨子,每家白马企业都会有各自相应的动作。

作为各个行业的领头企业,如何实现产品市场、资源市场、股权市场的联动影响,通过调整资源组合能力,获取长久竞争优势,是所有白马股面临的根本挑战。

试想,当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供应商与制造商之间的信息即时互通、物流的即时响应等各环节并联之后,将是什么样的产业情景?反观当下企业的价值链,与C2M、工业4.0的价值链进行对照,会有天壤之别。

试想,当企业曾经赖以保持竞争优势的渠道优势,在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渗透、中国零售流通模式面临系统性变革的背景下,或许一夜之间将变得无足轻重。

如果我们认为这些是未来的话,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要素必然出现重大迁移。以工业时代产业特征为基础的一切都将被颠覆,面临智能时代的迭代与升级。

这也意味着过去的白马股,如果不做出重大变革和转型,都会面临被颠覆的命运。

不可能再以利润为导向

值得注意的是,在转型阶段,企业不可能再以利润为导向。

正如前文所论述的,投机氛围见长的中国资本市场,显然不是支持企业转型的理想土壤。恰恰,投资者看的就是利润,但转型的关键要素却是资源。

当企业面向未来构建各种能力和基础设施,以获得更多竞争能力时需要大量投入,从一条产品市场跨越到另一条,必然伴随着旧资产,甚至是原有高利润业务的抛弃和新资产的配置,这都意味着现金投入。为了补充能力,企业还需要对外部实施并购;为转型提供资金支持时,增发股份等融资行动也是必要行动。

在转型阶段,期待好利润、快增长几乎是不可能的。大多数时候,企业可能会发生亏损,甚至连续亏损。

此时,若还在用短期的利润导向,判断一家企业是否值得投资,无疑对那些有真正增长潜力的公司、对所谓价值投资,说大些,对中国资本市场的转型,都将是弊大于利。

连锁时代的寡头苏宁,2007年市值一度破千亿;而当其在2009年向互联网转型时,一直到2012年,市值一路跌至490.97亿元,市值腰斩大半。

这是转型的一个代表案例。这也是必须转型、将要转型、正在转型的白马股们,即将要面对的残酷现实,这也是其背后资本市场,必须正视的现实。

资本市场需要做出的选择,不单单是纠结投资短期还是长线,而是如何解读突然变脸的业绩财报背后,是真的危机还是潜藏的机遇;如何理解这一场场攸关生死的蜕变,是垂死挣扎还是预示着涅槃重生。

众所周知的故事是,苏宁这场转型持续了将近十年时间,近几年逐渐发力,公司市值逐渐回升到千亿。

大象确实能够跳舞,但这是稀有个体。过去的企业史表明,变革的失败率高得惊人。大多数时候,大象甚至很难完成一次转身。

如果说,一大批白马都面临转型,价值的毁灭是必然的。在走向成功转型的道路上,众多企业将被淘洗,未来会有一堆转型的瓦砾。

瓦砾之上,终会有一个个巨人成长伫立。他们会从增长乏力的折线低谷中,给资本市场重新画出一条漂亮的上扬曲线。这注定是场消耗战、持久战。